標簽 颈椎痛


六字大明咒让我30多年的颈椎、腰椎不痛了

2018年10月9日(周二)晚上集体大加持,老师用金菩提禅师诵念的“六字大明咒”加持音乐,还有金菩提禅师亲赐宝扇为我们集体加持过后,我痛了30多年的颈椎、腰椎完全不痛了,回到家10点多钟倒头就睡,一直到天亮,睡得特别香甜。


严重疼痛消失 我不再依靠拐杖了

接受能量加持后,疼痛减轻了。走了“八卦”后,我没再吃止痛药了,双脚有力了,全身的疼痛减轻了,也不需要依靠拐杖走路了。上了健身班后,尾龙骨的疼痛消失了,腿部的疼痛也减少了,青筋几乎看不到了,黑斑也减少了。另外,我得糖尿病指数也降低了。


走了八卦,我找回体力,找回健康 Rainbow after practicing Energy Bagua

一个星期后,我睡眠改善了;2-3个月后,身体的病痛酸麻逐渐消失;三高慢慢恢复正常;过去常发作的感冒和尿道炎也好转;手指在不知不觉中恢复正常。双腿有力,还在11月随团登上云南香格里拉4500米石卡雪山,面对零度以下严寒、高山缺氧,我却第一个爬至最高点。


葉和川 :久病成良醫,了解疾病真相治愈嚴重病痛

當提起自己過去的疾病,葉先生滔滔不絕。可他說的內容竟全部是:脊椎健康對身體健康的影響和重要性。如同一名專業脊椎醫生般,他將脊椎的各種問題和可能造成的傷害,以及傷害後所引發的健康問題,詳細逐一列舉。大家都聽呆了,稱呼他爲脊椎健康專家。


胡秀慧:我的病痛都消失了

三十幾年前,在一場同學會當中,我同學無意間摸到我的脖子說:「你的脖子很硬耶!」但是當時因為忙碌,我也不在意,二三十年後的同學會,我趁機請教我同學脖子硬有甚麼方法可以改善?


周锦前:菩提禅修利益别人,成就自己!

      我叫周锦前,一年前我在一家素食馆拿到了《禅修与健康》的杂志,看了之后觉得很不错,可是那时因缘不具足就没有来。我学佛好几年了,经常义务去讲佛法。


【韩国】万珠:走进菩提我得到了很多,我会继续努力修行!

我的修行感言 (在韩中国人 万珠) 两个月前,我在韩国佛教电视台看到金菩提上师的讲课,印象非常深刻,好多话就像是对我说的,那种亲切的感觉好像让我找到了家。我很快找到首尔禅堂,报名参加了菩提禅修初级班。随后又到釜山参加了五天的健身班,感觉身体的变化特别大。


Jenny:希望在中國的八十歲媽媽也能受益!

經同事介紹而來,參加過三次法會,雖然都只是半場,但是收穫很大。前兩次參加的時候,整個過程像是舒服地睡了一覺,頸部的不適消失,第二天精神都特別好。 今年六月,去加拿大玩了一個星期,由於沒帶夠衣服,受到了風寒,腰開始疼痛。這次參加法會多待了一會兒,之後覺得腰好了一大半,當場便能很隨意地扭腰。法會上,也把現場的能量傳遞給在中國的八十歲媽媽,希望她也能受益。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6881


李丽桃:颈椎不痛了,心结打开了!

(左:李丽桃;右李丽娟)         李丽桃:一年前,我的颈椎开始非常疼痛,甚至不能提起手臂,也不能手按地。今年7月份,机缘巧合下,我去到香港禅堂,有给让法世禅师调理,当时病痛就好了大半。


张静雯:来菩提禅修都是为了女儿!

        前言:         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39岁的张静雯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小女儿在1岁多时被检查出患有癫痫症,4年多来,用遍了各种方法都没能看到病症的好转。一个偶然的机缘,菩提的光芒照进年轻妈妈的心底。9月15日至9月22日,新加坡禅堂举办的健身班上,让我们来听听她的分享……       我是张静雯,今年39岁,是两个女儿的妈妈。      我的小女儿在1岁前的发育是非常正常的,11个月大的时候就学会了走路,而且可以走得很稳,也会清楚地叫“爸爸、妈妈”。到她1岁多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走着走着路会突然蹲下来,好像很害怕,还会全身发抖。在观察了一个月之后,我带她去看医生,医生看了她的脑电波报告,诊断她患了癫痫症。她今年快5岁了,除了一直在尝试、换新的药、增加药量,她的癫痫一直没什么好的进展。每天早上醒来她都没办法站立起来,几分钟之内会不停地抖三、四十次。发作后她就会累得又倒下去继续睡觉,加上药物的影响,她整天昏昏沉沉的,眼神也总是呆呆的。从病发开始,她的大脑一直退化,5岁的孩子智力只相当于正常孩子1岁半的水平,说话也吐字不清。原本她可以走得很稳,现在一定要有人扶着才可以,因为癫痫发作而撞到周围尖锐的物品受伤已经很多次,所以必须要时时刻刻有一个人在她身边照顾她。为了她,我真的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2012年5月,一个朋友来看望我,她买了CD、教材还有《药师佛心咒》,给我介绍“大礼拜”,并亲自教我怎么做、怎么观想。可是那时候我还不了解菩提禅修,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只是偶尔做做,一个星期一、两次而已。     今年4月,在这位朋友的鼓励下,我带女儿参加了“健康加持法会”,看到现场马上有那么多人受益,我动心了,也有了信心。从法会后,我就开始很积极、很努力地每天坚持做大礼拜,每次半小时到45分钟。做的时候我就观想女儿开开心心,站在莲花上、白云上跑来跑去,甚至观想师父陪她一起玩……每天上班前做半个小时的大礼拜,这一整天我就会比较有精神,能够支撑工作和照顾女儿的精力。到6月尾的时候,我发现女儿的癫痫没有再发作,眼神也开始亮起来。7月的时候去复诊,我向医生提到她的进步,医生建议先做脑电波检查。之前做了四五次的脑电波检查,都没有什么改善。可是这次的结果一出来,医生都很吃惊:到底我们做了什么,她有这么大的进步?     孩子暑假后回到学校,她的老师也惊喜得连连赞叹:到底这一个多月的假期你们做了什么,让她的进步这么大?     这个健身班第三天的时候,晚上睡觉前,她清楚得叫了我一声“妈妈”!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清楚地发音了!      不光是这些,她的精神状况也是改善了很多。以前她一天要睡很多觉,现在她从早上6点钟起床后,直到晚上11点才肯上床休息,哪怕是不睡午觉也很有活力。在健身班第二天的时候,她早上4点多就自己起来了,我对她说:“如果你这么早起来,就没有人有空陪你玩,你就得自己跟自己玩啦!”从那天起到现在,每天我要出门了她还没起床。      还有一次,因为大女儿要上课,所以6点钟就起来换衣服,她看到姐姐起来,就也坐起来。这个时候我的女佣跟她说:“今天没有上课,你可以继续睡。”她听到后居然又躺下继续睡。她居然听懂了我们说的话!要知道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跟她讲话的时候,她都是傻傻的,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以前看到人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无精打采,现在你如果给她好吃的,她还会很兴奋地拍手!这一切的转变都是从我每天坚持做大礼拜开始的!真的太神奇了!      我自己有偏头痛和颈椎痛的问题,可能是“职业病”。特别是每个月来例假前,我的偏头痛非常严重。又或者是早上没有喝咖啡,到下午偏头痛就会发作,这个问题伴随我已经有十年了。在禅修班刚开始的几天,我的偏头痛和颈椎痛变得格外严重。之前我都会吃药控制,这次我决定给自己机会,相信师父的能量,尝试一下不用药物,而是每晚都放着师父的音乐睡觉。      很幸运的,这个班第二天的时候,我辟谷了,第三天午餐时,我吃了一个小苹果。不知道为什么,到做大光明的时候,我就去厕所把吃下的东西吐了出来,跑了好多次,吐的是天翻地覆,不光是刚刚吃下的苹果,还有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什么东西,总之就是把肚子吐了个空!没想到的是,从第四天起床后到现在,我的头和颈椎都轻松了!不仅如此,辟谷到现在瘦了4公斤,精神也比较好。晚上11点睡,4点就自然醒了,还很精神,以前可是睡到6点还不舍得起来呢!      我的先生特别固执,以前我跟他讲佛教的东西,他从来都不信的,而且每次一聊到这些话题我们就会不欢而散。我说服了他很久才给我来上这个八天班,他还跟我讲条件:“你去上课可以,但是你出门前最好给我准备午餐”。我都答应了!      第三天晚上的时候我跟他分享这几天发生的故事、见证的时候,他又开始不高兴。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发脾气,可是那天,我觉得我要柔软一点,我对他说:“我做这么多,难道不都是为了我们的女儿吗?我是看到别人效果很好,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是委屈得很: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东西他都没有支持我?隔天早上我看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就走过去抱着他,对他说:“我爱你”。没想到他居然抱回我说:“还是你最好……”以前如果我们有争吵,隔天我可以好多天不和他讲话,他叫我我也不会回应他。现在听了师父的课,师父教我们要柔软,要用慈悲的心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我发现,当我用这样柔软的方式去对他的时候,他给我的也是柔软的,真的很管用!       虽然我的老公还是认为女儿的改善是因为我们做的物理治疗和我们对她的陪伴,但是我相信,这都是大礼拜带给我的,这都是菩提禅修带给我的,是师父的加持和护佑。感恩金菩提禅师,感恩菩提禅修!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5924&extra=page%3D1


韓靜:《袈裟》让我與菩提禪修結緣!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左右,我接觸了菩提禪修。那時,我在一家月子中心上班,看到了一本《袈裟》放在桌上,我很好奇地拿起了《袈裟》閱讀,我看得津津有味,愛不釋手。我還將這本書帶了回家,一口氣將書看完。哇! 這本書真是很神奇,為什麼呢?


Carmen:菩提禪修让她重獲新生

十年之後  重獲新生        Carmen的分享是伴著淚水開始的,在分享中她幾次泣不成聲。在十年多的時間裡,Carmen先後兩次發生嚴重車禍,造成頸椎、脊椎多處受傷,頭部動了手術。從此,她每天都好像生活在一片漆黑之中,每天的生活對於她就是一種折磨。


Mei的母親:頸椎和其他的問題也都奇蹟般的消失了!

Mei的母親:是女兒介紹我來菩提。我的眼睛開刀三個星期了,依然看不清東西,需要戴眼鏡。第一次參加爾灣的法會時,觀海禪師問我“妳為甚麼帶著眼鏡?”我回答“我的眼睛剛開完刀,看見燈光會很難過。而我的血壓有一點高,還有頸椎也不太健康;每隔五分種,我就要喝點水。”就是那次法會,禪師為大家加持加持後,回到家時我發現我已經不需要帶眼鏡了,而頸椎和其他的問題也都奇蹟般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