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痛


偶然的体会,天天精神奕奕

服药后,眼睛恢复正常,偏头痛也有好转,但每天早上起床后还是觉得头很紧绷,好像偏头痛随时都会复发,总是战战兢兢。


二十多年的头痛 第四天开始就一点也不痛了

我从小身体就很虚,经常打针吃药,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就患上了头痛病,痛到会呕吐。二十多年来一直靠止痛药止痛,但有时吃了止痛药还是会很痛。我的睡眠也不太好,总是做梦,每天都是打瞌睡犯困,比较容易情绪化,一想到不开心的事就会掉眼泪。


Wendy:頭痛消失、手可以抬高了

我是參加了5月17日觀海禪師主持的大法會後進來菩提禪修的。感覺效果特別好,所有後來還開玩笑的對帶我去參加法會的瑪耀師兄說為甚麼不早點帶我來菩提禪修。參加法會那天,我的頭剛好很痛,但沒想到法會上經過禪師的加持加持,我的頭痛消失了。


徐瑞芳:頭不腫脹了

我今年56歲,但記憶不好,忘性大,頭一天開Party,第二天就完全忘記,想不起來。還有頭痛,痛得像頭腦長瘤一樣,我還有腸炎,失眠便秘。


怡淙:我的心灵终于有了新的归宿

15年前,我在银青高速公路遇到了一场惨重的车祸,我被两车相撞的冲击力甩出了好几米远,当场因为流血过多昏迷不醒,从此脑部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賓佩:頭不再痛了!

我在宣傳單看到9月份“脊椎健康日”能量加持的廣告,就想來試一試,來了以後被這個場面感動了。


林慶生 :我的手痛好了

我來禪堂是因為我太太的原因。我太太參加上一期的國語健身班,回家跟我說她的感受很好,我能感覺到她整個人都變開心了,不像以前那麼愛抱怨。我想哪一天我也去感受一下,我太太馬上在網上找到了八天半粵語禪修班。她幫我報了名,於是我們倆一起來上這期班。


德實:89歲的我重拾年輕健康

我很喜歡師父賜的法名,ㄧ拿到法名我就告訴自己,菩提法門是很好的法門,是實修實證的法門,法名有個「實」,所以我下定決心,從第一次上健身班開始,每ㄧ個月的課程都要來上,到現在已經連續上26個月的課程,唯一的遺憾是,還沒有上過八卦內功班,這次終於有機會來上八卦內功班。


持露: 菩提禅修令我絕處逢生

我於2012年11月,由老中醫如曼師姐帶來禅堂。當時我已是將近20年的糖尿病患者,每天要打針,要吃10粒藥。我經常要喝水,每兩小時就要進食,盡管如此,我的手依然發抖,全身無力。第一次到禅堂,是由女兒和另一個朋友架上二樓大堂的。我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不要說煮飯做事了。吃飯時,我連菜也挾不起來。白天我每隔半小時就要上廁所,晚上每兩小時就要上廁所一次,根本無法獲得足夠的睡眠。


Serena Ong Bee Geok

我有頸椎的毛病,這是長期對著電腦工作的職業病;頭部也曾因爲意外伤害而留下頭疼的後遺症。課程期間,我接受頭部加持,疼痛減輕。隨著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我多年的頸椎毛病得到改善,頭部的疼痛在第六天完全好了。感恩金菩提禪師的慈悲加持,老師們的悉心教導,讓我獲益良多。願更多有緣人來到菩提禪堂!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996#.VExWsvmUc3A


昱高:禪修讓我收穫多多

很幸運,我能來到菩提,自從進入菩提後(到現在正好十個月),我的身體得到了非常多的改善! 來菩提前,我的身上有很多的病症(小病在這裡不提了,都好了。):


達僑: 走八卦治好了頸椎痛、肩痛和偏頭痛

我已接觸菩提禅修一年多,受益極大。在國內時,我是一名建築設計師,來到加拿大後,也從事與電腦相關的工作。長期伏案的工作性質,造成了由職業引發的頸椎、肩膀和頭部疼痛。這些已經困擾了我3年多,而且越來越嚴重,後來每周4到5天都有十分嚴重的偏頭痛襲擊我,已經無法照常上班,每天下午3、4點時就已感覺全身無力、精疲力竭,真是萬般的無奈、郁悶和絕望。


譚麗嫦:菩提禅修让我枯木开花

40年前曾從巴士跌下受傷,以後一直頭痛手痛腰硬。35年前大兒子出生時,由於難產醫生沒有開刀,強行自然生產的結果,令我的盤骨和腰骨受到嚴重傷害,兒子的頭也腫了2周。多年來曾學過4種氣功,但身上的傷痛並沒有明顯減輕。


王依俐:信息纸让父亲告别头疼

二0一四年春節前,特別回去看我父母,我就帶了積攢了好多次的禪師加持的水和紙。我走之前,正好趕上我們的一個健身班結束,好多師姐都主動把自己的紙和水都給我,如芬老師也給了我好多加持的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