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 視力


After meditation, my eyes are relaxed and I am calm

For the past 8 years, I have been wearing glasses for long-sightedness and my eyesight has deteriorated with my degrees increasing from 100 to 300. Just before the class, I needed to strain my eyes to read with my existing pair of glasses. Therefore, I suspected that my eyesight has worsened and that I might have to be prescribed a […]


Our amazing benefits received in Bodhi Meditation! (双语内容)

I have been experiencing very bad heel pain, especially on my left heel for the past 6 months. They hurt badly from the moment I woke up and lasted through the day. None of the western prescription, TCM and acupuncture that I have tried really resolved the problem. I was on the verge of considering going for pain relief injections. […]


視力改善了

來上這個八卦內功班,讓我能夠在姿勢動作方面可以更明確到位。 這個班上完後,視力改善了,感覺手臂有痠麻以及手掌熱燙。每日這樣的修練,效果顯著,讓我的信心與日倍增。 陳烈堂 來自如來論壇


做大禮拜 體重減了三十五磅

陳達 做大禮拜 體重減了三十五磅 視力提升了 我今年八十五歲,糖尿病、膽固醇高及高血壓的問題,已有三十年之久。


琨添:能量加持讓我恢復了聽力!

我是琨添,在學校謮書時參加了射擊隊,由於年輕好強,練習射擊時不肯用防耳工具,終於把右耳搞坏了!這40年來飽受耳鳴之苦,距離超過兩步以外跟我対話,我就不能百分百聽清楚!醫生讓我戴助聽器,但我覺得自己還不老,不願意戴。


陳美蓮:菩提禪修,撼動人心的幸福感!

       我的體質敏感可以感受到能量,10/10在台北科技大學的法會,法源老師在上面加持的時候,那加持的能量衝到我心裡面,讓我覺得很震撼!當天我心悸跟頻尿的問題立即改善,我就趕快報名參加健身班。


黄明珠:我感覺到了菩提給我帶來的好處!

        很開心能來參加菩提禪修。我在這裡分享一下上健身班後身心靈的感受!         我有近視,這幾天我的眼睛會一直流眼淚,不是哭;到第四天早上來禪堂,發現我的視力好了很多,我可以看到更遠的地方。我的身體也輕鬆了許多,每天回到家,先生讚美我精神顯得很好,皮膚變光滑了,也變漂亮了,這是我最欣慰的地方,雖然我已步入中年,愛美的心我始終沒有改變。         在性格上,我也變得不會那麼容易生氣了,比較會控制。         雖然短短幾天,我感覺到了菩提給我帶來得好處,我會持續修練下去,希望可以學到更多菩提的功法。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6301&extra=page%3D1


周鈺蕊 (Anna):從內到外的改變!

    二0ㄧㄧ年十二月份,我在ㄧ間超市看到‘袈裟’。那裡有很多書,不知道為什麼? 我特別想要拿‘袈裟’這本書。回去後,很快地我就將‘袈裟’看完,或許是緣份,這本書就是很吸引我。


許乃元師兄:我更是覺得自己變勇敢了!

來到禪堂以前,我最大的兩個問題是「經常失眠」及「視力惡化」。我從國中就開始失眠,甚至肝指數也偏高!原本就有弱視的我,近視、閃光更因肝功能問題而更嚴重。對治失眠和視力的問題,我試過中醫、西醫,及民俗療法氣功等,但都效果不彰。


張慧珍:上师的妙法让她身心受益

我到這裡來是機緣巧合,一個叫美華的師妹介紹來的。那天課堂上,朱莉老師讓每位同學許一個願,我別無所求,就希望一家人幸福健康,希望與孩子溝通得更好。我是位單親母親,一個人辛辛苦苦把兩個孩子養大,不喜歡講話,總覺得言教不如身教。


Mei的母親:頸椎和其他的問題也都奇蹟般的消失了!

Mei的母親:是女兒介紹我來菩提。我的眼睛開刀三個星期了,依然看不清東西,需要戴眼鏡。第一次參加爾灣的法會時,觀海禪師問我“妳為甚麼帶著眼鏡?”我回答“我的眼睛剛開完刀,看見燈光會很難過。而我的血壓有一點高,還有頸椎也不太健康;每隔五分種,我就要喝點水。”就是那次法會,禪師為大家加持加持後,回到家時我發現我已經不需要帶眼鏡了,而頸椎和其他的問題也都奇蹟般的消失了!


于丽茵:禅修打开了我的心!

     我虽然耳朵听不太清楚,眼睛也看不太清,但我能克服修行中的困难。学大光明手印,我是从身边的同修那里学来的;听不清老师讲课,我就默默持咒诵念和观想。我感到禅修打开了我的心,让自己看淡很多事情。禅修前我睡眠不好,现在睡得很香甜。


陳玉珍:能看清远处的佛像了

         陳玉珍:第一天上課時我被安排到很靠後的座位,因為離法台太遠,我眼睛又是近視,所以那天摘下眼鏡練“大光明”時,我根本看不清唐卡上藥師佛的臉。         當到了第五天練習“大光明”時,我不戴眼鏡也能看清佛的五官了,回家時在公車站等車,我不帶眼鏡也能看到巴士的號碼了。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2078&extra=page%3D1


八卦和眼鏡

去年初識菩提禪修的時候,聽到別人講述禪修后的效果有些反感:有那麼神嗎?半信半疑,权当耳旁风吧。可是這次輪到自己凌晨從床上跳起來,急不可待地想把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了。


Linda Yu: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Linda Yu: 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我是來自台灣,今年74歲。原本是一個非常爽朗的人,不知何時在人生的路途中,心情與精神都陷入低潮,胸悶,常常歎氣不語; 睡覺不好、噩夢連連、不安、恐懼。每天都在憂鬱中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