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痛


李素珍:身心都受益!

禪修讓我不怕冷了!以前我雙手冰冷,身體非常怕冷,也很容易疲倦,現在我精神好了,手也不怕冷了。以前我的尾椎部分椎骨錯位、老化,經常疼痛。在第六天做大光明時,我覺得骨頭喀喀響,接著腰部就變得很輕鬆。我的右眼及腦部的前半經常疼痛,特別是長時閒看電腦和電視后,疼痛更嚴重。在禪修、練習大光明,我的眼部和頭部先是感覺更痛了,但過後反而變得輕鬆很多。除了身體的受益,禪修還讓我學會感恩,用善良、快樂之心,把愛帶給周圍的人。現在的我也感覺心胸寬大了很多,能夠接受不喜歡的人和事。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996#.VExWsvmUc3A


Jasna和Mia:媽媽和女兒的禪修故事

第一次聽到“禪修”這個詞,我就非常好奇。多年後,我才來到這裡。我來禪修是想得到精神上的成長,以及給折磨我長達二十年的慢性膝蓋和臀部疼痛,找到解決辦法。


龎志強 Kam Pong : 走八卦後,盤骨不痛了

四、五個月前,我閱讀了第一本菩提禪修雜誌,由此産生興趣。及後與西人鄰居探討禪修,我倆更一起參加了菩提禪修英文一天課程健身班。彼此都感覺課程非常好,于是西人鄰居報讀英文班,而我亦報名這兩個週末及周日共14天之粵語健身班。


Mimi女士:人生的轉機來了!

兩週前第一次從聖地亞哥趕到洛杉磯參加法會的Mimi女士, 因為身體不便,知道自己坐不住的她怕影響到別人,便坐在會場的最後一排。


元女士:《袈裟》止腰痛 神奇手串助睡眠

聽朋友說洛杉磯禪堂有健身班,我很想參加,但要先飛到西雅圖參加我女兒的高中畢業典禮,之前我的行程全都安排好了,為了參加這一期的健身班,我把中間的行程全都取消掉,我一定要來參加這個健身班。


胡秀慧:我的病痛都消失了

三十幾年前,在一場同學會當中,我同學無意間摸到我的脖子說:「你的脖子很硬耶!」但是當時因為忙碌,我也不在意,二三十年後的同學會,我趁機請教我同學脖子硬有甚麼方法可以改善?


于靜:二十八年頸椎、尾椎病痛消失

我是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與”菩提禪修“結緣的。我參加了兩個健身班,受益匪淺。記得那天是”浴佛節“,我非常有幸得到觀海禪師的特別加持加持。


陳麗婷: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我幾年前已經接觸菩提禪修法。因以前禪堂的地方太小,覺得空氣不好,我便沒有繼續去參加共修。在家裏也因為工作太忙,沒有堅持修練。直到今年4月份,才知道禪堂已經搬到寬敞的新地址,於是報名參加了4月份8天半的禪修健康班。一開始練大光明,我整個人就360度在太空裏飄浮。我問老師,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地球來。


譚麗嫦:菩提禅修让我枯木开花

40年前曾從巴士跌下受傷,以後一直頭痛手痛腰硬。35年前大兒子出生時,由於難產醫生沒有開刀,強行自然生產的結果,令我的盤骨和腰骨受到嚴重傷害,兒子的頭也腫了2周。多年來曾學過4種氣功,但身上的傷痛並沒有明顯減輕。


單亭瑜:我竟然可以挺起腰走路了!

——2014年5月10日金菩提加持會媒体采访 此次法會之前,我未曾聽聞過菩提禪修,然而兩年前不小心摔跤傷到腰,四處求醫,始終沒有起色,每天都被病痛纏身,倍感無奈,以為自己的腰永遠沒有挺起來的一天,也因此變得不愛出門,後來一個朋友告訴我,有位能消除病痛的上師要來台灣為大家加持,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參加。當師父在為大家加持時,我也忍不住走向法台,希望讓師父加持我的腰傷,師父一手摸著我的頭、另外一手輕輕地拍拍我的後背,加持結束,起身走回座位時,我竟然可以挺起腰走路而且腳步輕盈,健步如飛,連同行的友人也很驚訝!到了晚上我感覺到全身緊蹦的筋骨一陣又一陣地放鬆,好舒服的感覺啊!這樣神奇的情況持續了五六天,非常感恩最尊貴的師父。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3433#.U40iIPmSw7Q


張慶璋:我能睡著了!

在開班之前的五天,我的心臟很難過,想去休息,就好像要倒下的感覺,站不穩。去看醫生,建議我不能吃香蕉、糯米類的食物,讓我那幾天都擔憂得睡不著;頭暈暈的,必須靠安眠藥入睡。


阮珊珊:八卦讓我告别病痛!

浴佛節法會中午吃飯時間,有一位耳聰目明,面部白晣透紅,敏捷親切,看起來大約七十多歲婆婆和同修閒聊。她就是阮女士,四十多年前來自上海,有四個子女均在北加州。老太太身體康健,四處為家,子女孝順,悠閒自在。


于靜:腰椎尾椎龍骨受傷康复了!

我是看到公司老闆參加健身班有了收穫,也從電台聽到有關菩提禪修的介紹,我就向老闆請假,她很支持我。沒有想到我一來就有了收穫。


阿春:禪修排寒氣 腰痛減緩

透過朋友尚揚的介紹參加菩提禪修上午健身班。開課的第一天上午她撥電話告訴我:開課了!正在吃早餐的我,趕緊開車趕到禪堂,剛到的第一天只是抱持著探路的想法:先來感受一下禪堂的氣場是否合我意,再決定要不要上完十二天的課程……。


昱強:禅修不分信仰,让人收获满满

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可是家人們比較少上教堂反而對修行比較有興趣。去年七月我就接觸到菩提,但是拖到現在才來上課,因為我心裡一直很掙扎!


持瑩:菩提禅修让我们夫妻都受益

我的丈夫高丁不抽煙不喝酒,練了十多年瑜伽,喜歡滑雪,三年前竟患柏金森癥,吃飯慢走路慢,心情極度沮喪。我們2012年5月開始來禪堂,每來一次,精神身體都有一點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