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痛


神奇的《袈裟》书

每天晚上11点多钟我都会对着《袈裟》书中金菩提禅师的法照真心祈请,心中默念,自己可以一觉到天亮。奇迹的是,每当我祈请之后,很快入眠,凌晨4点多钟也会醒,但是很快又睡着了,一直到天亮才醒,每天至少能睡7个小时以上。


我的双腿久站都不会痛了!

之前我不能久站,无论是做家务或者甚至冲凉时,两脚跟都会很痛,逼得我得坐下来。我现在弯下腰时,双手能碰到地板了!


前列腺炎好了 脚痛消失了

我有前列腺炎2年了,每晚要起来2-3次小便。另外,2016年7月我出了车祸,要送医院治疗,留下了后遗症。出院后,我的左脚走路疼痛,晚上睡觉时左脚脚底很烫、很痛,吃了止痛药还是不能止痛,这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


脚踏到地板上时脚不痛了!颈椎也不再紧绷了

念佛班第3天起,我的颈椎不再紧绷了。睡觉时很舒服,就算是向左侧卧,左边肩膀也不再疼痛了。之前我每回月事来潮时,就会全身酸痛,脾气也会变得不好。在课程的后3天,我刚好是来潮,但是完全没有酸痛的感觉,我好开心,心情也开朗了!


戴成益 现在走路完全不痛了

我太太多年的腰痛和肩膀疼痛在参加菩提禅修后好多了,不能抬起来的手臂可以抬起来了。于是我也和女儿(戴琪娟)一起来参加。


禅修让我重展欢颜!

我法名宁健,一年前我的身体出现了提前退化的症状,每个月针灸2次,每天需要吃中药和补骨的氨基葡萄(glucosamine) 。2014年7月左右,我拿到一本《禅修与健康》杂志,看到那么多人受益,自己能像他们一样多么好!于是我在2014年9月参加了菩提8天健身班。


黃靜柔:心情越來越開朗

我這一生很幸運,享受了榮華富貴,唯獨就是從小身體不好,結婚後在家相夫教子,先生對我也很呵護,但是因為患有梅尼爾症,每天頭昏腦脹,這一生只能躺在床上,沒甚麼樂趣。二三十年來我尋尋覓覓了很多道場,可能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專注力不夠,念經也是雜念紛飛,晚上也很神經質、睡不著覺,眼睛都是黑眼圈,ㄧ位朋友建議我來菩提。


须弘:我的脚痛消失了

我是一个爱美如命的人,为了漂亮,四寸高的高跟鞋我也照样穿,哪怕是怀孕期间也是如此。因此,生育过后,腿和关节就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在第一天修练“大光明”时我感觉非常辛苦,也想清静放松下来,可是根本做不到,因为只练了五分钟左右,脚就非常疼痛难忍,但我还是坚持下来。每到调理时间,我会不由自主地全身抖动,调理过后我感到脊椎极大地放松。第八天早上,我在做“清静观想法”时,已经感觉不到脚痛了。 我也想成为别人生命中的贵人,去帮助她们、关怀他们、爱护她们。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7596#.VG1lWfmUc3A


陈天俊:三十多年的脚患消失了

三十多年前我踢足球的时候,将脚扭伤,此后,我的脚总是感觉不舒服,给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与困扰。健身班第二天,在聆听《心灵的呼唤》调理音乐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困倦,实在坚持不住就躺下来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啪”的一声,没想到醒过来之后,我的脚好了!。此后的六天里,我一直很仔细地体会着脚的反应,真的再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在第八天做《大光明修持法》时,有金黄色的光芒一直笼罩着我,将我照亮,我一直保持着感恩专注的心修行。我真的非常高兴、非常地感恩金菩提禅师给予我们这么殊胜神奇的妙法!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7596#.VG1lWfmUc3A


Soh Bee Hong

朋友送我一本金菩提禪師的《袈裟》,和我分享一些同修神奇的見證:失眠時抱著書睡,或把書放在枕頭下;還有把書放在身體不舒服的位置,都有神奇的效果。在我看完整本書后就決定參加禪修課程。上課前我感冒了,就在開課的前兩天腳底也出了毛病,疼得不能落地,只能用腳尖走路。於是當晚我試著把《袈裟》放在小腿上。隔天起床,我的腳雖然還有一點疼,但可以下地走路了。上課后,我的腳就全好了!我還有一個毛病,就是在睡前全身燥熱,禪修課后這個問題也解決了。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996#.VExWsvmUc3A


李丽娟:痛了六、七年的脚居然不痛了!

(左:李丽桃;右李丽娟)         李丽娟:开班的第一天,我就辟谷了,8天下来,我瘦了5KG。         我的两个脚跟痛了六、七年了,医生曾经说这个问题很难好了。


李凤琴同修:幾十年疼痛消失!

我出生于廣東台山, 現年65嵗。 9嵗就出海打魚, 導致腰肌勞損; 干到18嵗后有接著下鄉務農。 一輩子工作辛苦, 挑沉重的擔子, 鄉下常遇飢荒, 生活艱苦, 營養不足, 才30過頭腰背已無法升直。 腰痛、腳痛、關節痛等等病痛接種而來, 天氣轉變時的感覺非常難受。  


寶詹(溫哥華):為人祈福的意外收穫!

為人祈福的意外收穫 寶詹 (溫哥華) 2013年3月4日,三百六十五天中平常的一天。我看到郵箱裏的一封信件,是前臺的法平師姐發來的,希望前臺的所有義工能夠在這天晚上7點參加禪堂的專場祈福,因為前臺的義工寶忍師姐的媽媽胃部疾病導致大出血,國內的醫生對老人家的病情也非常擔憂,並且高度懷疑病情是否有不好的情況。


陳梅鳳:聆听上师击鼓高歌调理音乐,脚痛好了

         我來自波士頓,在一家餐館工作。由於工作時間長,全身酸痛,腳特別痛。老師在播放上師的擊鼓高歌加持時,我看到七彩的光,看到師父站在眼前幫自己加持身體,然後一個黑影在腳底衝出去,坐骨神經痛明顯好轉。我當時非常感激,一直在流淚。之後,腳痛好了,現在能夠很快上樓梯了。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2342&extra=page%3D1


新加坡何莉芳:禪修讓我「脫網」重生

深陷病痛之網 我原本是個很樂觀的人,但過去的十年裡,我就像被一張病痛的網深深纏繞著,身體種種不健康狀況乃至疼痛,總讓我在沮喪、無奈中掙扎、窒息,我對生活感到很灰心,彷彿失去了希望一般。


願顯師姐:風水的故事和神奇的見證!

(一)風水的故事      透過新加坡外甥女的介紹,願顯師姐認識了菩提禪修,在二零零九年新加坡參加健身班,之後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在新加坡參加二級班。長期困擾自己的隱疾也因此獲得明顯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