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痛


叶美君:参加禅修让我的几十年的胃痛好了!

      我是八月份第一次接触菩提禅修的。我是通过《禅修与健康》杂志接触菩提。看到杂志里很多人通过禅修有了很好的效果,我觉得很好。当时我的右脚上有骨刺,还有胃痛和腰酸背痛的问题。于是就迫不及待地来到禅堂参加禅修。


Dr.Ajmera:我們全家來到菩提禪修之後,受益非常大!

Dr.Ajmera:: 我們一家三口專程從San Diego來上課,這是我第一次來到L.A.禪堂。         小兒麻痺患者竟然可以打坐了 我從小就有小兒麻痺,剛開始上課時,我是坐在輪椅上,坐在最後一排。沒想到,來這裡的第二天,我就可以坐在墊子上了。到了第六天,觀海禪師帶著我們大家打坐,為我們加持加持之後,我驚奇地發現我竟然可以盤腿了!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德來:做大禮拜比做複健效果好太多了!

我來菩提不久,還不到三個月,我由衷覺得我好幸運! 在參加上月5月13日念佛班前二個星期,我的胃痛一直很厲害,常吃胃藥,在決定來上課前,還特意備了胃藥,隨身攜帶。在來上課的路上胃還是很痛,但心中產生了一個想法,“既然來上課,我儘量不吃藥,也許通過念佛,慢慢會比較舒服。


母子受益的禅修故事

Tommy的禅修故事          Tommy, 阿聪,虽已过而立之年,但眼睛里透出的清亮,让人看出他是个心地纯洁、善良的大男孩。在2005年以前,Tommy和很多健康活泼的年轻人一样,是一名在读的学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Wendy:修炼、调理,我觉得整个呼吸和经络都通畅了

Wendy  “我车祸后一直做了七年的物理治疗,感觉很痛苦,只能坐着睡觉,不能躺。因为要吃止痛药,副作用让我胃痛。不到三个月,我就瘦了41磅。一直很难过,几乎就要崩溃了。第一天上午,我的手是还是冰的。下午练大光明时,就感觉到手有热气。


陳女士:踏上了回家的路

來自台灣的陳女士,從小跟著母親禮拜觀世音菩薩,二十幾歲便踏進了修行的門檻。但是一直苦於良師難遇,對在修行過程中產生的身體和心理方面的疑問一直難以得到徹底的解答,長期處於瓶頸的狀態讓她內心痛苦的掙扎。


Julia– 上師墨寶『龍』字的神奇!

金菩提上師墨寶 ─『龍』字的神奇      我住在Garden Grove ,經營了一家日本sushi餐館。自從我在洛杉磯菩提禪堂迎請了一幅金菩提上師的墨寶─『龍』字掛在餐館內,生意明顯地變得興旺起來。


Yvonne:腳趾末梢神經麻痺解除!

        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當心無所求時,卻反而滿載而歸。我從日本來溫哥華短暫停留幾天,因為孤身一人在此頗感寂寞,本來想要早一點回日本,但後來朋友介紹我,既然閒來無事就去學一學禪修吧,所以我就參加了這次粵語健身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