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


闞緒迪:健身班上我们夫妻的收获

九天的時間一下就過了,總覺得意猶未盡,還想繼續修練。之所以來上健身班是因為禪堂的一位師姐跟我結緣《袈裟》書,可是我一直沒看,反而是我太太先看,她看完也沒跟我說好在哪裡,有一天晚上我就自己翻來看,我覺得《袈裟》很像神話小說,太不可思議了,於是對師父就產生好奇,連看了兩遍。


許文章:大光明真得很棒!

感謝諸位同修以及帶課的老師,更要感謝上師!其實我在五年前就接觸到菩提,可是那時因緣不具足,沒有甚麼感覺,這一次我是在世貿的活動中再次與菩提結緣。


葉銀堂:我的糖尿病康复了!血压正常了!

我是一位糖尿病患者,數年前曾經二度中風,長期服藥已20年,來到菩提法門才兩個多月的時間,透過不斷的修持,如今糖尿病的指數已恢復正常,血壓也在正常範圍,我由一天服三次藥轉變成三天服一次藥,經過醫院檢查結果,糖尿病的指數由400降至112,血壓由160降至130,健康獲得很大改善。


徐孟淳:不僅耳朵聽見了,還戒菸成功!

     我是在我工作的素食餐廳看到禪修與健康的雜誌,裡面的內容完全說到我心坎裡,我就抽了空來禪堂,也請了袈裟,我已經學佛好多年、看了很多佛經,我覺得袈裟幾乎融合所有佛經的精華,把佛法最艱深的部分化為最簡單易行的方式來展現,這樣的展現真的是非常符合現代人所需要的。


曾兰岚:感谢菩提禅修给我除掉这么多的病痛!

     2013年5月通过先生的朋友我们认识了菩提禅修。没想到会给我带来那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参加菩提禅修之前,我的身体很差。我患有十多年糖尿病,药物都无法控制血糖。       2012年9月我的右乳房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同年的11月做了6次化疗和5次电疗。这些治疗给我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我的头顶到尾椎都是绷紧的,血糖更是升高到27 mmol/L,手脚总是感到麻痹和冰冷。    2013年10月,我参加了马来西亚菩提禅堂的户外“八卦”共修。通过一个月的“走八卦”,我绷紧的后背变得轻松很多,甚至比手术前更轻松。现在的血糖可以控制在正常的范围,用药量也减少很多。    我在参加完12月的8天健身班后,精力充沛,现在白天不会打瞌睡了。之前眼睛看东西很模糊,课程第4、5天之后,眼睛的不适感消失了,现在看东西清楚很多。在第6天调理后,我的手脚感到温暖,麻痹的症状也改善了很多。   谢谢菩提禅修给我除掉这么多的病痛。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8734&extra=page%3D1


覃嘉慧:禪修班上我獲益很多!

       這個禪修班上我獲益很多,首先是我有很多年的糖尿病,最近半年尤為嚴重,開車眼睛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幾天班上下來,我的眼睛看得清楚多了。


翁文利:菩提禪修让我的健康我做主!

我叫翁文利,58歲,工廠工人。因為我身體一直不太好,有糖尿病,天天打胰島素,而且睡眠質量也不好,常常半夜醒來不能入睡,疾病的長期困擾給工作、生活和家庭帶來諸多不便。


德寿:糖尿病康复!

         很高興與大家分享我的感觸。         先與大家分享我短期的改善:在之前我參加過很多次的健身班與念佛班,我都是坐高椅子,在這七天的念佛班中,我從頭到尾都是坐在蓮花墊上念佛。很多師兄、師姊都知道我一開始來菩提的身體狀況,看到我在這七天都坐在蓮花墊上,都覺得很詫異,這也是我以前做不到的事。         再與大家分享長期的改善:我患糖尿病已15年,我吃了很多的中藥、西藥、健康食品,都沒有辦法改善我的病情。當我一開始進入菩提法門的時候,我就祈請藥師佛、觀世音菩薩、金菩提禪師救我,結果祂們真的來救我了。我進入了菩提已經五個月了,在兩個月前,我打了一年的胰島素停止了,已不用再繼續打針,每天三餐維持測血糖的結果,血糖也都恢復正常,都不用再吃降血糖的藥了。所以我現在是完全沒有糖尿病的症狀了。         我們對這個法門一定要有信心,不能夠來一天兩天就放棄了,要長時間的持續修練,就像師父講的:今天課程結束,才是真正的開始。不是這七天的念佛班結業就結束了,這七天只是把方法教給大家,要受益是從今天才真正的開始,菩提法門強調“實修實証”,大家一定要有信心、要堅定,才能夠改變自已,獲得健康,這也是我一再堅持與自我提醒的。前一陣子因為我的血壓經榮總醫院測量,數值是180幾,在前兩天,我的血壓已恢復120幾,雖然多多少少與天氣轉變有關係,但是我知道,自從學習禪修後,我的血糖、血壓都持續的降低、恢復了正常。         以前剛來到菩提,很多師兄、師姊都看到我是太太扶著進來的,上廁所時,都需要師兄幫我扶進廁所,連做一個大禮拜,大家都怕我會跌倒。昨天我發現,自已從五個月前只能做一個大禮拜,到現在我可以一次斷斷續續的做大禮拜一個小時了。因為我的身體不好,也深知自已是業障深重,有的同修感應很好,短短幾天就有感應,但有的同修一點感應、改變都沒有,希望大家不要灰心、放棄,因為每個人的因緣不同,要對自已有認知,也要對佛菩薩、對金菩提禪師有信心,要持續的修,不要放棄。         另外與大家分享,在修行過程當中,會有一波波的考驗進來,這個時候就不要怕。在兩個月前,我在沒有發燒、也沒有咳嗽的情況之下,連續睡了三天三夜,我知道那是修補,不是生病,所以我也不怕。這次在藥師佛聖誕之後的第二天,我的眼睛突然感覺好像被一層霧罩住,連前臺的藥師佛像都看不見;但在接下來的念佛班課程中持續修練,加上師兄姊給我加持,視力模糊的情況已逐漸的改善了;這就像師父說的:幾十年、甚至累世的業障提早壓縮顯現,一定會有很快速的反應。所以大家不要怕修行當中的考驗,要有信心,好好的持續修練。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7213&extra=page%3D1


悟羅師姐:走八卦,血糖降低了!

  悟羅師姐是台北禪堂的老菩薩,經常為人加持,七十多歲的高齡,每天早上也都來跟大家一起走八卦,悟羅師姐說:「我剛進來的時後血糖是134現在降到112,體重減了三公斤,我很高興!」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7094&extra=page%3D1


Amala:血糖降低,高血压和咳嗽明顯好轉!

斯裏蘭卡裔的Amala, 自小笃信佛教,患有糖尿、高血壓、長期咳嗽。 禅修第五天,她高血壓用量由5片減到2片,血糖由11度見到5.5度,而第四天下午她還破天荒地吃進半個甜餅。最後一天早上,她測的血糖是5.7度。


駱秀如:禪修后腹部的疤痕完全消失了,糖尿病好转!

首次來參加菩提禪修的健身班,只趕上了兩天的課,卻很幸運地都趕上觀海禪師為大家加持加持。以前的我,都是過著心態不穩定、不高興、很緊張的生活,自己好像要瘋掉般。朋友們都覺得我很奇怪,我有一座豪華的房子、有許多名牌的東西、有名牌車、又有一位好丈夫,自己不需要上班賺錢,我為什麼還要發瘋、想自殺。每個晚上都在發愁,我是一個很敏感的人,如果有對我不好的人,我會轉身離開。


徐慧敏:禪修帶來太多的受益!

         徐慧敏:我患有气喘,以前讲电话时对方能感到自己在喘气,医生说是气管阻塞。我身体抵抗力弱,很害怕别人打喷嚏,因为自己容易感染感冒。即便这样小心谨慎,我还是经常感冒发烧,整个人虚胖、水肿。同时,我还有胃溃疡,糖尿,便秘,睡眠質量差,每天都要吃药。


邹敏:菩提禅修给母女带来了健康

        邹敏: 我是2012年9月陪父母来禅修的。         以前我患有气管炎、咳嗽,咽喉炎,心情苦恼郁闷,人变得越来越胖。我还患有颈椎病、脊椎痛、肾虚、肺虚和肝郁结,心脏也有问题,总是感到气上不来,到医生那里却查不出问题。


宋老:禪堂便是一處療癒身心的地方!

從剛強到柔軟 75歲的宋老是一位退休總工程師。幾個月前和老伴從大陸來多倫多探親。宋老有著東北人的高大、硬朗身材。他剛來禪堂的時候總是坐在最後一排的椅子上,默默地聽課,很少和其他學員交流,既使和別人溝通也是聽多說少。


容姓女士:血糖由22度降到8度,第三天又降到6度!

法會結束了,能量加持的作用仍一直持續著,第二天起陸續有同修反饋自己身心受益的效果。 一位容姓女士講出自己的血糖由22度降到8度,第三天又降到6度,長年受糖尿病苦的她得到這個意外驚喜,興奮和感恩之情無法用言語表達,只是不停地重復著“我要來禪堂做義工,為大家服務。”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19277&extra=page%3D3


張桂香:血糖從7.9下降到4.9!

        糖尿病B型患者張桂香,3年多來服用降壓藥的情況下血糖一直在8.1左右,參加了這期健身班第三天開始出現辟穀現象,在沒有再服藥的情況下,血糖從7.9下降到4.9,體重減輕了5斤多,20多年前的手術導致的半邊身體僵硬的狀況,也得到了很大的緩解。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16394&extra=page%3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