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 疼痛


《六字大明咒》:我婆婆的腿不肿不疼了!

我的公公已经不在了,而我很少一个人到婆婆家中看望。由于担心老人家耳朵不灵光,听不清电话,我就直接去看望她。但当我看到她的腿很肿、疼痛,走路一拐一拐的,我就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媳妇。我想,师父教会我们《六字大明咒》,我不妨试试给她加持。


日夜不停涌出的痰液消失了

8天半的课程圆满后,我喉咙内不再有痰液涌出,吞咽顺畅了,夜间也睡得好了,胃风也好多了,我实在太高兴了。感恩菩提禅修助我恢复健康!


肚子不再疼痛,腸胃變好,肩膀的五十肩也消失了

以前,我全身都是冰冷的,半夜凍腳會冷醒我。手也無力,提不起東西。別人穿短袖衣,我得穿毛衣。現在,我的精氣神都改變了,能量增加,抵抗力也增加。體檢、驗血結果,白血球已回四點以上。肚子不再疼痛,腸胃變好,肩膀的五十肩也消失了,而且脾氣變了很多。


頌來: 十四年的疼痛消失了

[flowplayer id=”12050″] 因為椎間盤突出,手術後的後遺症給她的行動和生活帶了了諸多不便,十四年來­她飽嚐辛酸。遇見菩提禪修後,她開始做大禮拜,如今身體變得越來越輕盈,不僅可以輕鬆彎腰,還能跑跑跳跳。十四年的疼痛消失了,­幸福感充盈滿她的心田。


鄧小姐:身體也變得溫暖

鄧小姐:一直筋骨有問題,十分僵硬疼痛,有關節炎和五十肩等毛病,連手袋也拿不到,要背著特製加了軟墊的背包,於是經常看醫生,也試過很多方法,但依然找不到問題的原因。走八卦後,起初越走越痛,但兩星期後,面色改善了,身體也變得溫暖。後來上了兩天班,筋骨問題開始改善,於是堅持上完整個八天半。 來自 如來論壇


麥克:“不治之症”治愈了

我很感動地給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收獲。我已經患糖尿病1型20多年了,腹部腎臟部位一直疼痛,妨礙我的生活。


高先生 :誠心是最重要的。

能在這裡相聚是緣分,我認識金菩提禪師應該是在八九年以前,我的太太、我的女兒跟我兒子都曾經參加過菩提禪修的課程,我偶爾就做個司機送他們來禪堂上健身班。這一次我來參加菩提禪修是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報導,關於脊椎加持的廣告,因為我太太脊椎不好,為了治療脊椎我們又參與了禪修課程。


感覺到了師父的法妙

大家好。師兄跟師姐,我名字叫阿周,你們知道我在印尼,我是印尼人,這七天來真的學了很多,我們有師兄講了 illogical 的東西,很多發生在我身上。 師父開始念咒那時候,我就開始感覺到了師父的法妙。他開始敲那個木魚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原來有受傷過,在我的背這邊,就是很痛很痛的感覺,痛到真的晚上睡覺也會痛。但是很奇妙的,明天早上起來就沒有東西了,沒有發生什麼了,就好了。那個是我第一天聽師父講咒的時候。 第二天我們就坐著 meditation,然後聽那個藥師佛的經。老師又開始叫我們念咒,然後他叫我們感恩,感恩父母,又開始流眼淚了。普通來講,應該不只是我吧,每個男孩子、女孩子都肯定有跟父母頂過嘴,我就很懺悔在那邊,真的很感動。我覺得,現在他們還活著,我肯定要等一下直接打電話去,跟他們 say sorry。我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感覺會發生,這樣 direct, 直接進到你心裡面。我一生中,可以算啦,幾次跟我媽媽說謝謝,還是對不起,很少很少很少。我覺得,我們真的要開始懺悔了,因為太多太多這種東西。那個是我第二天。 我有時候聽到我們朋友說有辟穀,然後我說,不可能啦辟穀,我五個小時沒吃飯就會死掉的。因為我是一個 fitnesser,我是健身的,普通來講,我們一天要大概吃五餐到六餐;白蛋,普通來講要吃十粒。你叫我不知東西好像不可能。我就說,“師父啊師父,我想要試一下辟穀,您可以給我辟穀嗎?三天。”晚上吃好了,我跟我們印尼的同事也是有去那個 xx park 那邊走,普通來講,回去肯定買東西吃的。但是,我最喜歡吃的是 Subway,去 Subway 要買那個 sandwitch,他直接就在那邊彎去,他說“我不買”,好像不肚子餓幹嘛買?回去到 fairplex 那邊,香蕉在 promotion,一塊半,我又去買。但是,也是走到它的門口,它也關了,也沒有買到。然後,那一個晚上我一點都不餓,到明天也是。第三天我在辟穀,大部份我們同學、師姐師兄全部都在吃,我聞到它的味道是好像不錯,但是沒有感覺到想吃東西。特別奇怪那種,我覺得很奇妙。 到了第四天,那個晚上我就開始餓了。真的九點我就開始開齋了,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謝謝你師父,你已經給我兩天了。我要開齋了,師父,請你允許我開齋。”然後我就開齋了,直接下去 food court 那邊吃 xxx,我就開齋。 謝謝師父,我很感恩師父,特別感恩師父。 香峻 來自 如來論壇 请浏览新加坡脸书


趙瑩:第二次健身班,心性提升了

我來台灣已經七年了, 以前從來沒有禪修經驗, 八月份我第一次來參加健身班時什麼也不知道, 像幼幼班的學員一般, 每天饑腸膔膔就知道吃,金菩提禪師的開示我聽不進去, 老師講的也聽不懂,每天就等著吃東西。


Peter Tse :腿部和手臂的疼痛消失了

參加課程前,Peter的腿部非常疼痛,偶爾會感到麻木,走路有些困難;手臂也時不時的感到難捱的痛;疼痛的腿部與手臂給他帶來不少生活的不便和苦惱。


冰球运动员摆脱了疼痛折磨

我的名字叫Devin,我今年25岁。我是今年三月份来到菩提禅修的。 我从小非常喜欢打冰球,因为我在温哥华长大,我从4岁开始打冰球。当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的冰球队员。


齊寧:病痛消除,我的运气也变好了!

朋友有一張觀世音菩薩法會的票給我。想起在二十多年之前,曾經參加過這種法會,就決定來了。心想,可能和觀世音菩薩有緣份。之後接著報名參加了這次的健身班。


卓瑞香:迎來健康與吉祥!

大家好,我叫卓瑞香,一年半前,因為出了一場車禍,故搬回台東與先生同住,在台東我們種植20多甲山地的蔬菜,由於我的個性比較要求完美,工作一向十分認真努力,經過四年來的農作,因為事故才讓我驚覺沒有好好的善待自己,照顧自己的身體,加上農作需要灑農藥殺蟲,各位20甲的地要殺多少的蟲啊…但因為這是我們的職業,必須賴以農作為生,身不由己,內心思索會不會因為殺死蟲害,而可能種下了因果病…。


琨优:禪修救了我,也救了孩子!

首先我要感謝上師和所有的師兄師姐。我是一個除了眼睛和手指,全身都痛的人。我到處求醫,就是束手無策,真不知道怎麼活。当然死了就不痛了,可是我孩子還小。


琨席:菩提禪修讓我身心靈受益良多!

十年前一次嚴重的交通意外造成我身心重創,手術後頸椎、脊椎、腰椎和膝蓋的神經一直疼痛。作为長期痛症患者,我心情不好,患上了憂鬱症,亂食東西,体重增加了五十磅,每晚睡覺前都要服安眠药和止痛藥,打止痛針。我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也做過針灸治療,但都是治標不治本,身體沒有根本性的好轉。


Bing:眉骨部位不痛了!

         昨天是我第一次來參加菩提禪修的法會。 過去兩、三個月來,我眼睛上方眉骨部位,一直很疼痛。我擔心我的眼睛,雖然可以看到,視力沒有問題,但即使閱讀,都讓我很疼痛。很幸運,經過觀海禪師的加持加持,當場有百分之六、七十的疼痛減輕了。         第二天,我感覺更好了,只有輕微的痛,但已經不會影響我了,所以真的進步很多。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6183&extra=page%3D1


Helina:吉祥卡讓我遇難呈祥!

    七月十五日,大約晚上十點。在睡覺之前,依照慣例,禮拜佛菩薩。拜完之後,走進我的房間,突然有一股力量,從我的後背把我推到另一邊,半邊身體就撞到了床邊木頭,當場摔了一跤。當時疼得我大叫,眼淚都跑了出來,真是好痛、好痛。我想這一下完蛋,手和腳已不能動彈了。


朱紅:禪修以後,車禍傷痛速復原,不受抑鬱侵擾!

       禪悅開智班裡,我最大的收穫是腰傷有很大改善,在課堂上聽了金菩提禪師的「擊鼓高歌」音頻, 接收禪師的大能量加持,原先不能彎的腰,當天就能彎下來,這喜出望外的驚喜,更加堅定我修練的信心,即使在課程結束後還會持續修練,並要到禪院當義工積累功德,改善過去兩年來不順遂的壞運氣。


Lisette:加持紙貼到後腰,當場不痛了!

       Lisette女士也舉手站起來,她很坦然地說:“我其實是半信半疑來到這裡! 脖子做過手術。手術後,從腰部到腳都痛。”禪師給了加持紙,讓她貼到後腰,再讓她來回走了一趟,Lisette當場表示不痛了。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5645&extra=page%3D1


成女士:乳房脹痛消失了!

記得最初是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的二級提升班,那時候我就已經聽說觀海禪師法力是多麼地高強。當時我是帶著四歲的兒子一起參加的二級班。


我的神奇經歷 —— 王藝霖 Yi Lin Wang

    二零一二年的十一月,對 Yi Lin 這位年輕的女孩子來說,是個不同尋常特殊月份。     洛杉磯菩提禪堂於十一月份再次舉辦了菩提禪修健身班。從開班第一天起,大家的視線之中便一直有一位漂亮的女孩映入眼簾。她之所以引人注目,不僅僅因為長得漂亮,更因為正值花樣年華、應該是青春健康的她卻是坐著輪椅來上課的。許多同修不免心中好奇地想著: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更令每位同修震撼,並且由衷替她高興的是:來到菩提健身班的第4天,觀海禪師為她加持加持後,她竟然當場就可以擺脫輪椅,像一般人一樣正常行走了。自從與菩提禪修結了善緣,這期間在她及周圍親人身上還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神奇事情,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來聽聽她本人的敘述吧……


Suzanne:留著眼淚,用顫抖的聲音跟大家彙報,全場震驚!

由朋友介紹來的Suzanne上周剛經曆一場車禍,全身疼痛難忍,她聽說菩提的能量加持非常見效,于是只打算下午來參加加持,而能量加持剛一結束,她發覺自己就能彎下腰,雙手差不多觸及地面,這個改善完全超出她的想像。 Suzanne留著眼淚,用顫抖的聲音跟大家彙報,全場震驚。第二天早上,她准時地坐在課堂裏。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24774&extra=page%3D1


成福:信心戰勝六月狂雨!

   我的法名是成福(Jie Yu Lee),是一個樂觀開朗的人,8年前一次殘酷的命運考驗,使我更明白人生的真諦。


達嬌—真心念佛班的分享

        我能與菩提結緣,其實要感謝我的母親成盼。雖然,剛剛認識菩提禪修時,我並不喜歡這裡。因為我的媽媽自從學習了菩提禪修後,就好像變了一個人,每天總是早出晚歸,忙得不亦樂乎,忽略我的感受。從小習慣了有媽媽呵護的我,突然間失去了媽媽的關注,感到非常失落,很不開心,仿佛禪堂搶走了我的媽媽,因此,我不太喜歡這裡,也不喜歡媽媽學習禪修!但今年(2013年)四月,一場車禍卻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和我對菩提禪修的態度。


信由:禪修改善車禍後遺症,疼痛漸消失!

        十幾年前我曾發生車禍,當時身體沒什麼外傷,所以認為自己一切都好,照常工作玩樂,在忙碌的日子裡幾乎把這場車禍忘了,但殊不知身體卻一直存有記憶!12年後的今天,當我年紀過了半百,這些隱藏在骨頭裡的損傷、經脈裡的堵塞,都一一浮現出來,生活出現了翻天覆地的大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