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


陳嘉茵:活著就是成功!

        來到這裡,我很懺悔!看到大家生重病卻努力地求生存,而我是一心尋死;我有綜合性的精神病,一開始是躁鬱症,接著演變成憂鬱症,後來變成焦慮症,最後變成恐慌症,醫生已經沒有辦法開藥,因為開的太亢進會躁鬱,太低落就憂鬱,只能吃一些鎮定劑。


何潔清:上了健身班後,心情轉好!

        何潔清:七月份左右,突然我變得恍恍惚惚,時常頭昏,心情很鬱悶。總是哭泣不已,使得雙眼腫得像熊貓,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 二姊來看我後,對我兒子說:“你媽媽一直在哭。” 因此我兒子很擔心。他從德州特地向公司請假一個星期,回洛杉磯看我。


朱紅:禪修以後,車禍傷痛速復原,不受抑鬱侵擾!

       禪悅開智班裡,我最大的收穫是腰傷有很大改善,在課堂上聽了金菩提禪師的「擊鼓高歌」音頻, 接收禪師的大能量加持,原先不能彎的腰,當天就能彎下來,這喜出望外的驚喜,更加堅定我修練的信心,即使在課程結束後還會持續修練,並要到禪院當義工積累功德,改善過去兩年來不順遂的壞運氣。


郭圓圓:自幼體弱抑鬱,找到喜樂之道!

       我是來自艾德蒙頓的郭圓圓,今年5月才認識菩提禪修。在別人看來,我是個五子登科的人,夫子孩子房子車子金子都有,還有會計師證書,應該日子過得很快活,但我心裡明白,我從沒有真正的開心過。 


羅惠琴:禅修后, 憂鬱症改善!

兩年前,患了一次病毒感冒以後,雖然醫生診斷已經痊癒,但是從早到晚,不論何事,我都會有心慌的感覺,去了好幾次的急診,醫生都查不出有何毛病。我依然經常心慌,鼻子發悶、頭經常發麻,而自己看事物都是怪怪的,感覺整個人就好像在水底,完全透不過氣來,後來醫生檢查出來,確定我是患有憂鬱症。


江先生:加持纸神奇的疗愈能量

         江先生: 住在老人公寓,有憂鬱症、失眠。對菩提禪修,本來是半信半疑。原想去看診,結果沒遇到醫生。好吧!那就試試參加這次法會。


Linda Yu: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Linda Yu: 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我是來自台灣,今年74歲。原本是一個非常爽朗的人,不知何時在人生的路途中,心情與精神都陷入低潮,胸悶,常常歎氣不語; 睡覺不好、噩夢連連、不安、恐懼。每天都在憂鬱中不能自拔。


曾愛儀(容水)的禅修故事

          容水師姐來美國九年,患嚴重憂鬱,吃了八年的安神藥。胃病有家族遺傳,從小就一直吃胃藥,不能間斷。20歲出頭,患有面癱,被中醫治好了;但時常是一覺醒來,半邊的頭和臉變得毫無知覺。


朱豔美(容寧)的禅修故事

        阿美(容寧)師姐曾患嚴重憂鬱症多年,常年失眠心痛,終日以淚洗面, 生活的痛苦與艱難折磨她到發瘋的地步,多少次隻有送到醫院才保住了性命。           自從一年前,好友如綿師姐介紹她來到菩提禪堂,容寧師姐的生命開始有了亮光和希望,她一天天開朗起來,身體輕了38磅。在這個二級班上,她像一隻快樂的小鳥,愛唱歌、愛歡笑、愛搶過話筒與大家分享,繼續瘦了5磅,更是第一個請到了法寶, 成為第一串頂級沈香手珠的得主。雖然前面的路並不是那麼平坦,但是有慈悲的師父,有溫暖的禪堂,有那麼多愛她的金剛兄弟,關愛祝福永遠伴隨著她。 讓我們一起來聆聽阿美的心聲: “我是一個體弱多病、患有八年嚴重憂鬱症的患者。感恩我生命中的貴人,讓我從一個人生的低谷走出來。我的人生曆程就如一輛過山車,從低谷,黑暗、到絕望、瘋狂,再到重振。一本《袈裟》書的妙法,把我帶到菩提的幸運之門。 在修練藥師大光明法時,師父數次加持、加持,還有淳淳教導,讓我很感動。在剛開始修大光明修持法之前,我常常感到頭暈,頭痛,和失眠。在修煉大明法的第二天,頭痛和失眠症狀就有了很明顯的好轉,感覺全身很輕松、很舒暢,感覺有了能量。在修禅打坐的時候,我隨着靜靜的音樂,開始慢慢的觀想。整個人都非常地放松,身體和心情有了非常大的好轉。感覺全身的非常舒暢,有能量了,想吃飯了,隨着上師的指引,聞到一次次的花香味。人放松了,開心了。 在這個二級班上,師父把我更新得更美了--手變長了,腳也變長了,個子變高了;還教給了我幫助他人治病的方法,我把課堂上師姐們的腰痛、腳痛、背痛加持好了。我的體重也慢慢減下來,進入菩提一年來,體重足足減了38磅。通過修禅,我整個人的外形與心理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發覺自己的外在形象慢慢變得完美了,性格也愈發變得開朗和自信起來。通過學習禅修,我在逐步學會幫別人理療身體的疾病,還有學會撫平他們內心的創傷和黑暗,帶領他們慢慢走出來。 大家可能覺得我在天方夜譚,但我說的的確是在我身上發生的,我就是最好的見證。我百感交集,師父就是我的父母,我感恩不盡。在此,我用最真誠的心,向偉大的大慈大悲的師父感恩,叩首。謝謝大家。”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19093&extra=page%3D1


安曜:我在學習菩提禪修之後的種種改變!

很高興能夠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的禪修故事,在分享我的故事之前,我想先感謝我生命中的貴人──法宇師姐。法宇師姐很有愛心,她曾經為了她的一個生病的朋友在台北禪堂點了半年多的燈,那個生病的人就是現在站在這裡說話的我。


Lily:已經停止服用安眠藥和抗憂鬱藥物了!

這次禪修班讓Lily全身的痛症好轉了,原來不能彎曲的雙腿現在可以盤起腿來,能夠享受著坐禪的樂趣。身體能量逐漸充足起來,睡眠、精神、氣力都明顯改善,目前已經停止服用安眠藥和抗憂鬱藥物了。


阿美:上師把快樂又賜給了我!

    我從懷孕開始就有憂鬱症,一直哭到孩子出生,深深的痛苦,把我折磨得不成樣子,食不甘味,夜不能眠,吃藥、打針……是我的好朋友Judy介紹我進菩提禪修,現在好了,上師把快樂又賜給了我,把生命的力量又賜給了我,我現在每天陽光燦爛,無比的開心。         我去年下半年來禪堂的時候是177磅,現在是145磅。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17545&extra=page%3D2


娟琳:殊勝妙法大家分享,早日離苦得樂!

       ――2011年3月26日紐約禪七念佛班見證     娟琳師姐,患有嚴重憂郁癥,吃了六年多安眠藥和抗憂郁藥,沒有什麽改善。長期的病苦和藥物反應,使她非常不舒服,不得不每周都要去診所按摩。


翔荏:始於黑暗,終於大光明!

        頂著一頭花白短髮,她動作極其緩慢地跪下,先以雙肘雙膝支撐地面,靠著雙腿蠕動的力量將身體往後推,再慢慢將雙手往前伸直,咬著牙忍受劇烈的疼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這才完成一次五體投地的大禮拜,一個小時下來,頂多只能做完二十次。


珍慧及其女兒孟汶:母女同受益!

法會(1003密法能量大加持法會)於上午九時三十分準時開始,首先播放「菩提的足跡」,讓新朋友們透過影片了解金菩提禪師自修行至出山弘法並創辦菩提法門的過程。繼之播放見證分享影片,並由影片中的主角之一──珍慧師姐及其女兒孟汶現身說法,分享他們修習菩提禪修所獲得的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