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 憂鬱症


菩提禅修让我学会放下,摆脱20年的失眠症

经过这些年在菩提禅修的学习和修练,除了使我的身体变得柔软之外,我的心也柔软开阔了。宗师贴切易懂的开示让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过去大半辈子心里一直冰封着、面上毫无一丝微笑的我,如今常能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從一個原本不會笑的人,恢復到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大約五個月前,醫生診斷我得了憂鬱症,那時只想趕緊去做運動,游泳或慢跑,應該很快就會好轉。然而經過一兩個月後,不但沒好轉,心理上反而出現了莫名的緊張、焦慮、和恐懼,負面的能量一直不斷地湧進腦海,也造成睡眠出現問題,要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Ziep Pham:這裡是我的心靈得以成長的地方

我是在一個特殊神奇的情况下知道菩提禪修。有一天我在前往姐姐家的路上,經過Dixon Landing 時,心裡想找個寺廟可以使我内心安祥平静,此時姐姐正好在菩提禪堂為我祈福。當我到姐姐家的時候,她告訴我 她已在她家附近找到一座禪堂,這禪堂正好就是我心裡想要去找的地方。我覺得這感應好神奇,這也同時解決了我的問题。


屈憶慈:我的頸椎恢復彈性

分享1- 慈悲的加持 我接觸佛法已有二十多年,對佛法基本的教學, 有一些初步的觀念,我對因果, 輪迴, 業障, 信願, 出離, 念佛, 帶業往生極樂世界等都有了解.


叢建玲:获得新生

我今年43歲,患嚴重的焦慮症和憂郁症23年了,真是痛不欲生。早上一醒來就心慌、緊張,頭暈、抽搐,不能正常地工作和處理生活瑣事。 我常常有自殺的念頭,但想起2個孩子,一個4歲,一個6歲,也就下不了手。23年來,有看醫生,有吃焦慮憂郁的藥,有看心理醫生,有清水斷食,有爬山、運動、坐禪,也反復練習過接受、原諒、放下、感恩,但是成效甚微。尤其是近來比較嚴重,自殺的念頭更頻繁了。


曾麗娟:可以入睡的感覺真好

要先感謝我的接引菩薩-蘭晷師姐,菩提是ㄧ個很好的道場,沒見過任何修行的道場可以允許人想睡就睡,隨性自如。


Baljit N.: 八卦內功能量補充最有效

被朋友們稱爲當代蒙娜麗莎的Baljit. 已與菩提禅修結緣有日,這也是她第三次參加八卦內功課程。原來,前不久她開心升級做奶奶了!太高興,太忙了!結果樂得沒顧上禅修,最近發現身體能量跟不上,所以趕緊參加這期班,要將能量補充回來。


嚴正昕:找回心中的寧靜

我天生特別容易憂鬱、緊張、不快樂,去年五月在世貿展就接觸到菩提,但是當時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從今年年初開始憂鬱跟焦慮的情形越來越嚴重,還有身上過去的舊傷也ㄧ併發作,身體跟心靈的折磨讓我動彈不得,甚至覺得死掉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為甚麼要活著!面對自己這樣的想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看了醫生也無解,突然有一天覺得,不管怎麼發展,我應該還是有機會力挽狂瀾,剛好有位朋友跟我提到菩提,我想說那就來試看看吧!


王開勇:不用安眠藥,我也睡得著了

接觸菩提是ㄧ個機緣,ㄧ個多月前,ㄧ位菩提的師姐建議我母親讓我來菩提,可是當時我的精神狀態處於非常自閉的狀態,所以拒絕,這期健身班開班前一天,母親說:「明天開班,你就去上課吧!你去那邊放空,不要求你學到甚麼,能讓自己心情平靜就好。」


葉秋文:我願意在菩提繼續學習下去!

我的感觸很多,首先我會來到這裡,是因為我的叔叔和姑姑,都是菩提禪修的受益者,他們都是在重病之下透過修練而恢複健康,簡直是不可思議;由於是自己的親人實修的見證,所以我相信這是真的,我想過來看看。


陳玠語:放開心胸,让能量進來!

我有嚴重憂鬱症,嚴重到看到高樓會想上去然後一躍而下,起先是被我媽媽逼來上課的,第一天來的時候我臉上的線條很緊蹦、很僵硬,即使組長拉著我的手說:「你要放輕鬆!」我依舊不做任何反應,也不跟人說話,下課回家後,媽媽問我明天還要去嗎?我回答好,因為我覺得這裏的磁場很好。


容彥:从瘦弱的普通人轉變成了‘醫生’

二級班受益分享回顧: ——容彥 發表於 2014年2月6日 09:39 首先,我是在二0一一年年底與菩提結緣。 當時來美國旅遊在超市裡看到一份菩提報紙。看後的感想是:我見到高人了!然後就毅然參加初級班,當我更深入了解之後,才知道是遇到了‘佛’,真的不得了!所以第二年九月又來了美國,連續參加了二級班,在禪堂做了三個月的志工,然後到加拿大完成了三級班課程。


備夢:失眠症和憂鬱症有了很大的改善!

        她有多年的失眠症和憂鬱症,上了二級班,她心情舒暢又愉快,沒有再吃憂鬱病的藥,睡眠也有了很大的改善。她對師父充滿信心,對生活充滿信心,她的病一定會好的。         師父給她的法名,讓她睡好覺,還要作好夢。她為有這麼慈悲的師父,感動得熱淚盈眶。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0047


吳陳珍:參加健身班,手指關節尿酸結晶大大的改善了!

 我來上課的心得見證太多了,我是台北人,嫁去馬來西亞,我是六月底在馬來西亞森林公園,拿到菩提禪修的雜誌,7/4就去馬來西亞禪堂練習大禮拜,我第一次的健身班也是在馬來西亞上的,這次是我第二次參加健身班,我有五個重點想跟大家分享。


琨席:菩提禪修讓我身心靈受益良多!

十年前一次嚴重的交通意外造成我身心重創,手術後頸椎、脊椎、腰椎和膝蓋的神經一直疼痛。作为長期痛症患者,我心情不好,患上了憂鬱症,亂食東西,体重增加了五十磅,每晚睡覺前都要服安眠药和止痛藥,打止痛針。我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也做過針灸治療,但都是治標不治本,身體沒有根本性的好轉。


Tamara:這次健身班讓我獲得了新生!

        Tamara是溫哥華地區的一名護士,20年前腹部發現惡性腫瘤,手術後腹部由於感染一直劇烈疼痛,長期在病痛中的掙扎使她同時也罹患憂鬱症,無法入睡,無法工作,無法正常地生活。


Sherri:能夠歡笑是Sherri的奢望,而禪修把它變成現實!

來自Mission的Sherri,多年來患有嚴重的憂鬱症,7月份親人不幸被謀殺的噩耗,更令她痛不欲生,覺得整個世界充滿了灰色與絕望。心中的窒息感讓她沒有開始新的一天的勇氣,每天都無法起床,甚至幾次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陳嘉茵:活著就是成功!

        來到這裡,我很懺悔!看到大家生重病卻努力地求生存,而我是一心尋死;我有綜合性的精神病,一開始是躁鬱症,接著演變成憂鬱症,後來變成焦慮症,最後變成恐慌症,醫生已經沒有辦法開藥,因為開的太亢進會躁鬱,太低落就憂鬱,只能吃一些鎮定劑。


何潔清:上了健身班後,心情轉好!

        何潔清:七月份左右,突然我變得恍恍惚惚,時常頭昏,心情很鬱悶。總是哭泣不已,使得雙眼腫得像熊貓,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是好? 二姊來看我後,對我兒子說:“你媽媽一直在哭。” 因此我兒子很擔心。他從德州特地向公司請假一個星期,回洛杉磯看我。


朱紅:禪修以後,車禍傷痛速復原,不受抑鬱侵擾!

       禪悅開智班裡,我最大的收穫是腰傷有很大改善,在課堂上聽了金菩提禪師的「擊鼓高歌」音頻, 接收禪師的大能量加持,原先不能彎的腰,當天就能彎下來,這喜出望外的驚喜,更加堅定我修練的信心,即使在課程結束後還會持續修練,並要到禪院當義工積累功德,改善過去兩年來不順遂的壞運氣。


郭圓圓:自幼體弱抑鬱,找到喜樂之道!

       我是來自艾德蒙頓的郭圓圓,今年5月才認識菩提禪修。在別人看來,我是個五子登科的人,夫子孩子房子車子金子都有,還有會計師證書,應該日子過得很快活,但我心裡明白,我從沒有真正的開心過。 


羅惠琴:禅修后, 憂鬱症改善!

兩年前,患了一次病毒感冒以後,雖然醫生診斷已經痊癒,但是從早到晚,不論何事,我都會有心慌的感覺,去了好幾次的急診,醫生都查不出有何毛病。我依然經常心慌,鼻子發悶、頭經常發麻,而自己看事物都是怪怪的,感覺整個人就好像在水底,完全透不過氣來,後來醫生檢查出來,確定我是患有憂鬱症。


江先生:加持纸神奇的疗愈能量

         江先生: 住在老人公寓,有憂鬱症、失眠。對菩提禪修,本來是半信半疑。原想去看診,結果沒遇到醫生。好吧!那就試試參加這次法會。


Linda Yu: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Linda Yu: 身心靈三合一的修行才能得到福慧 我是來自台灣,今年74歲。原本是一個非常爽朗的人,不知何時在人生的路途中,心情與精神都陷入低潮,胸悶,常常歎氣不語; 睡覺不好、噩夢連連、不安、恐懼。每天都在憂鬱中不能自拔。


曾愛儀(容水)的禅修故事

          容水師姐來美國九年,患嚴重憂鬱,吃了八年的安神藥。胃病有家族遺傳,從小就一直吃胃藥,不能間斷。20歲出頭,患有面癱,被中醫治好了;但時常是一覺醒來,半邊的頭和臉變得毫無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