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簽 心結


一个多月的禅修后,我和家人受益匪浅!

看到我的转变,我的父母也开始修练“八卦内功”!父亲是第一位发现我颞下颌关节的问题改善了,他得知我还有其他的获益,深深替我高兴!之前我很不善于与父亲交谈,通常说不到两句话就会意见不合,我就走开不说了。现在我们父子两比较能欢喜地闲聊,尤其有关于“八卦内功”的学习和体验。我母亲的‘五十肩’也因为走了八卦有了很大的改善。我非常感恩有这一切的改变,我们会继续修练下去!


陳敏 禪修讓我找回內心的清淨安詳

禪修前,我有個打不開的心結,還有嚴重的失眠,雖然看過不少心理方面的書籍,但都解決不了我的問題。當時報名參加健身班,不過就是想要找一個安安靜靜修修心,坐坐禪的地方。沒想到幾天課程下來,收獲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期。


叢玉潔 菩提禪修使人身心通透,能量充實

剛來的時候,剛到溫哥華心情也不好,外面也天天下雨,天天就面對著那些家務,所以身體心理都亂七八糟的。以前自己在國內可以打坐,在這邊的時候是一點都坐不了,心情煩躁,


譚美娟夫婦: 打開幸運之門

今年8月3日來白蓮禪堂請了一本《袈裟》回去,看到“打開幸運之門”這一頁,就立即報名參加健身班。現在真的感受到我們是真正回到家,走上幸運之路了。這期健身班,我們受益良多,在師父和老師的加持下,我的心結打開了,先生的腿也好多了。原來坐在墊子上半個小時,起來很費勁,腿酸疼難耐,現在不但腿不那麼酸疼了,而且腿變得有力啦。非常感恩師父,感恩老師的加持!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7683#.VG32DPmUc3A


平荷:打開心結

自從年初失去母親后,我整個的世界不再晴朗光亮,心中對母親愧疚和虧欠的那種感覺非常深,每天都在痛苦思念的煎熬中度過日日夜夜……感謝菩提禪修在我一生中最艱難的時刻所給予的心靈上的支持和安慰,感謝各位老師對我身體康復的加持。尤其是茱莉禪師還在百忙之中單獨給我加持,她對我的開導“媽媽可以早去早回”,為我解開了對母親愧疚萬分的最后一個心結。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7683#.VG32DPmUc3A


叢建玲:获得新生

我今年43歲,患嚴重的焦慮症和憂郁症23年了,真是痛不欲生。早上一醒來就心慌、緊張,頭暈、抽搐,不能正常地工作和處理生活瑣事。 我常常有自殺的念頭,但想起2個孩子,一個4歲,一個6歲,也就下不了手。23年來,有看醫生,有吃焦慮憂郁的藥,有看心理醫生,有清水斷食,有爬山、運動、坐禪,也反復練習過接受、原諒、放下、感恩,但是成效甚微。尤其是近來比較嚴重,自殺的念頭更頻繁了。


張雅絜:有佛陪著我

接觸菩提時,正值身心疲累、很多壓力沒有辦法釋放的時刻,我是職業婦女,除了工作還要兼顧家庭,特別是父親兩年前突然的離世,讓我一直無法放下,這也影響到我的生活,每天晚上睡不好,很沒有安全感,怎麼睡都睡不飽,身體陸續出現狀況,開始用中醫加持,在中醫診所拿到菩提的雜誌。


持蓮:我覺得整個世界都變了!

去年剛來時我的手舉不起來,經過每天堅持修練,身心都變輕松了。做大光明時,我覺得自己就象在天上飄,白雲就在身邊。聽了師父的開示,我整個人變溫柔了,變包容了,我覺得整個世界都變了。


持稻:打開心結,也不需要吃止痛藥了!

我來自上海,8月份在洛彬機參加了9天的念佛班。因父親去世,3年後仍走不出悲痛。我知道繼續下去會影響健康,於是報名參念佛班。結果9天以後,心情恢複平靜,丈夫也說我變快樂了。


Cai Chen:禅修让我学会原谅父母

我來這裏,是想坐禪。在我過去的很多年,因我的成長、工作的經歷和環境,令我火氣爆躁,動不動就發脾氣,但事後又很後悔,後悔到哭。我希望通過坐禪, 改掉自己的臭脾氣。


陈丽欣:我和妈妈可以安心了

—-新加坡三月健身班见证分享 有一天在祈福的时候,堂主老师要我们感恩父母,还没开始诵念,我的眼泪就开始一直流。


持徹:菩提禅修带给我的生命思考

我參加菩提禪修的時間很短,雖然參加過二級提高班的學習,現在又回頭重新參加一級健身班,我還是覺得收獲很多。我就從我每次不同的哭泣流淚說起。


章丹英:學而時習之,禪修抗心魔!

經營中文學校多年,身為教育工作者,我一直致力於將優良的傳統中華文化,融入加國華裔學子的日常生活。對朋友要講義氣、助人為快樂之本,這些道理我都知道,所以總是盡量幫助人。可惜世事難料,數月前朋友恩將仇報,用各種方法騷擾我,寫Email、半夜打電話……使出各種妨礙安寧的行為,令我不堪其擾。


陳美惠:修練大光明,揪成一團的心,放下了!

        我起初是為了身體健康來這裡,但是讓我獲益最多卻是情緒上的療癒,我在六年前生了一場病之後,很多關於生命的問題一直浮現出來,所以這些年我在情緒面走的比較辛苦,可是到底當時發生了甚麼事,我已經記不得了,我自己也很不能夠理解為甚麼我一直過不去。


淑嫣師姊:懺悔解心結,父兄皆受益!

        今年三月初的時候,淑嫣師姐陪著爸爸在台大醫院住院,在那邊拿到幾本《菩提與禪修》的雜誌,看了後真是覺得相逢恨晚。她哥哥看到雜誌以後,馬上就跑過來禪堂看,並且報名參加了三月九號的健身班。三月五號淑嫣師姐的爸爸出院了,當天下午她也來到禪堂報了名。本來她還有點忐忑,擔心爸爸中途出狀況,她就不能來上課了。沒想到她爸爸也想來一起練,真是佛菩薩護佑。


靖惠師姐:禅修重新獲得內心的平靜!

靖惠師姐頭部有一個腫瘤,已經同一個位置開刀過兩次,可是就在八月初,腫瘤突然腫得更大塊,而且痛起來,痛到她睡覺的時候,整個頭都是緊繃的。


德邦師姐:心如蓮花開!

德邦師姐用了一個很特別的比喻來形容自己這次念佛班的感受。她講:「有人說,女人的心是海底針。其實我覺得女人的心是洋蔥,一層一層剝掉以後,你覺得它是空的,其實不是,它裏面會長出蓮花來的。」


Esther:能量加持讓自己的內心重獲甯靜!

年輕的韓裔Esther在1年前經朋友介紹來禅修,以前她曾學過氣功和其它靈修方法,接觸禅修後發覺練大光明能更快、更有效地增強能量。 去年因男友自殺,她自責、內疚、憤怒,曾想自殺,後覺得自己要自救,于是來到這期禅修健身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