哮喘


慧柔:禅修带给我的成长与改变

我是菩提二代,从小就接触菩提禅修。小时候母亲禅修时,我就在一旁睡觉。因小时候经常被吓到哭不停,妈妈就会把金菩提上师的照片请出来放在我胸前,我就不会哭闹了,那时候就觉得师父很厉害。师父照片陪伴着我长大,既熟悉又陌生,我对于师父的脸很熟悉,对于师父的事迹却又陌生。我一直认为师父就是自己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昱強:禅修不分信仰,让人收获满满

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可是家人們比較少上教堂反而對修行比較有興趣。去年七月我就接觸到菩提,但是拖到現在才來上課,因為我心裡一直很掙扎!


陈金花:感恩禅师打开了我的心结!

60年来,我的身体都很弱,自小就患有气喘病,每天需要吃的西药副作用很严重。禅修几天来,我吃的药量开始减少,可身体并没有不适的反应,这让我很高兴。我家里几个兄弟姐妹的身体都很好,只有我总是病怏怏的,经常跑医院,差不多半年就要住院一次,浑身的病痛,吃了太多的药,导致后来连力气都没有了。


廖荣燊:希望將菩提禪修推廣給更多有緣人!

        我本身有氣喘的疾病,這個問題困擾了我二、三十年。一直以來我都有禪修的習慣,常常在練功時一股氣上來的時候,到喉嚨處會卡住,氣喘更加嚴重,甚至無法呼吸,十分的難受。期間,我尋遍坊間所有的方法,只要是聽人說對氣喘有效的、有希望的,我都會去嘗試,加上每天不間斷的運動,過了十幾年,氣喘的毛病有好轉,但卻沒有辦法痊癒,讓我一度想要放棄。


徐慧敏:禪修帶來太多的受益!

         徐慧敏:我患有气喘,以前讲电话时对方能感到自己在喘气,医生说是气管阻塞。我身体抵抗力弱,很害怕别人打喷嚏,因为自己容易感染感冒。即便这样小心谨慎,我还是经常感冒发烧,整个人虚胖、水肿。同时,我还有胃溃疡,糖尿,便秘,睡眠質量差,每天都要吃药。


新加坡何莉芳:禪修讓我「脫網」重生

深陷病痛之網 我原本是個很樂觀的人,但過去的十年裡,我就像被一張病痛的網深深纏繞著,身體種種不健康狀況乃至疼痛,總讓我在沮喪、無奈中掙扎、窒息,我對生活感到很灰心,彷彿失去了希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