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雯: 骨折不再痛,腰間盤突出瞬間復原


Share

我是在死神面前走過幾個來回的人,短短五十年的經歷,足夠寫一部長篇小說。
二十多歲時,因為前夫的外遇,我不顧女兒只有一歲多,服下兩百片安眠藥,連遺書都沒有留下。愛美的我,一身白衣,畫好淡妝躺到床上。記得只有幾分鐘,就將心情平靜地睡過去。等我醒過來,已經是二十個小時以後,也許是因為我注定要經受更多的苦難。三十四歲時,第一任丈夫因為鼻咽癌轉移到腦,受盡痛苦。不到一年,散盡錢財後,扔下我倆九歲的女兒和前夫與他前妻留下的十二歲女兒,離開了我們。那時我一心就是想隨他而去,我知道要尋死的人的心情,眼前有一個螺旋狀黑洞,一門心思不顧一切地就是想鑽進去。為了女兒的未來,我遠嫁美國。第二任丈夫是個殘疾軍人,喜怒無常。我不能出去工作,失去自由,沒有自尊,整天恍恍 惚惚,四十幾歲出現三高症狀,隨時會突發腦溢血。為了止住頭部的脹痛,我對著鏡子照著醫書,自己扎針。連醫生都不敢輕易下針的穴位,我都會扎,直到扎出血才肯罷休。

幾個月前,我又突發車禍,原來的腰間盤突出,又造成重創。我躺在床上整整三個月,腰部神經壓迫,針錐一樣的疼痛使我不能坐臥,只能躺在地板上。第二任丈夫不但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斷絕經濟上的支持,甚至提出離婚。想想!十四年的婚姻讓我生不如死,我徹底絕望,我不想連累剛剛開始做實習護士的女兒,再一次想結束這人間地獄。在無望的時候,給我精神上支持的朋友Linda的一個電話徹底救了我。七月八日上午,兩夜沒有閉眼,精神崩潰的我接到Linda打來的電話,讓我趕快到聖地亞哥台灣中心,告知洛杉磯禪堂住持觀海禪師可能會幫助到我,讓我現在就趕快來。正好那天女兒在家,她把我送到法會現場。禪師加持加持後,很多人受益,唯獨我像一塊堅硬的頑石,沒有任何感覺,腰背的疼痛讓我坐不住。Linda坐在我旁邊,不時地提醒我手心朝上,放鬆,什麼也別想。可是我怎麼也控制不住,腦中團團亂麻相互糾纏。禪師似乎看出Linda的焦急和我內心的求救。當著全場四百多人說:“Linda,妳這位朋友想事情太多,她心裡有太多的事兒。”我心想:“我的事情就是太多,沒有頭緒,求你救救我!” 接著,禪師說:“來洛杉磯參加一個九天的健身班吧!”我知道這是禪師為我開出的第一個藥方。Linda為我付了住宿的旅館費用,禪堂安排了工作人員的接送,我抱著一種虔誠的心,開始了健身班的課程。

這時的我,一心想著,我是何德何能?會遇到這麼多的人間菩薩,每天接受免費的課程,可口的飯菜,免費的能量水和紙巾,上、下課接受著老師們的噓寒問暖,加持加持。我的腰腿疼痛時好時壞,讓我一會兒生出希望,一會兒又懷疑能否徹底恢復正常,總是糊思亂想著。

這天,修煉了將近整日。我祈禱:希望觀海禪師能來,能幫我特別的加持加持。我就祈禱:大慈大悲藥師佛,觀世音菩薩,尊貴的金菩提上師。我說:求求你們保佑我,讓我今天能得到禪師單獨的加持加持,我誠心的祈禱。終於禪師出來的時候,我坐在前排的墊子上,他看見我腿一直在動。我真的已經不錯了,還能在前面盤坐著。四個月前,我出過一次車禍,腰椎骨折,還有嚴重的腰間盤突出,反正毛病很多。或許太貪心了,我要求禪師給我看看這兒、看看那兒的,我確實很難受,這病痛已經纏繞我多少年了。所以,禪師幫我加持的時候,我按他的要求來回走。剛開始走的時候,大家都能發現我的腿有點兒瘸。加持加持過後,真的覺得輕鬆多了,原來痛得攅心的地方,禪師又幫我加持了一下後,就一點兒都不痛了。我說,這麼神呀!我服啦!真的!所以,大家也要有信心,堅持下去。我呢!是認定了這條路,我要堅持修持下去。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5402&extra=page%3D1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