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敏娟:人生轉變 從‘菩提禪修’開始


Share

la011

很多人從外表看我,都認為不像是有病的人。但是這次我回國去做體檢,化驗單一出來,我的眼睛、喉嚨、牙齒、舌頭、兩邊乳腺增生、頭,然後是胃、十二指腸、大腸小、子宮、卵巢、還有皮膚,每一個地方都有問題。
當時我的心情很鬱悶,我一直有個理想,想做一個營養師,結果啥都不能做。我看了很多的醫院,也問了很多的醫生,每天都吃十幾種藥。不到六個月,就感覺到肝又出問題,因為肝臟的問題可以表現在指甲上,臉色很黃。我的腎功能也不好,一晚上要上四、五次廁所,都不用睡覺了。

二OO四年,我突然開始莫名其妙的體重下降,每週兩磅。幾個月下來,體重從一百三十五磅減到一百一十磅。我本身是學醫的,知道這是警訊。檢查結果,我左側卵巢有0.6*0.3cm大的一顆的囊腫,右邊卵巢有兩顆囊腫,乳房上也有囊腫,而子宮一樣有問題。 隨後,我接受了第一次手術,摘除子宮內近拳頭大的巧克力囊腫,去除息肉、接受刮宮治療。我向醫生提出摘除子宮、卵巢及所有附件,因為我知道這種不明原因囊腫會復發,我不想重複這樣的手術。醫生說,這樣做是違法的,除非發現癌變。所以我只能承受着經血倒流,帶來的子宮內膜異位,雙側卵巢堵塞,不斷的增生囊 腫。每次的月經期,我的腰部像針扎一樣疼痛,生不如死。最後我不得不輟學,老師和全班的同學流著淚對我說:“希望妳早日康復!歡迎妳回來!”

我結婚八年,一直想有自己的孩子,事實證明我根本不可能懷孕,我原以為是學業、工作壓力大。但是也在醫院工作的媽媽不這樣認為,她學習“菩提禪修”超過十 年,知道我的病無藥可醫。八年前就力勸我來美國向觀海禪師求救,倔強的我就是不信。我學的是現代醫學,每天接觸的都是重複實驗,有科學驗證、理論支持的醫學研究,怎能相信這神乎其神的東西。我嘗試過很多的治療方法,結果誰也幫助不了我。整整八年,是我自己浪費了自己的寶貴時間。二O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不得不接受第二次手術,摘除不斷增生的囊腫。手術恢復期間,我聽到母親幾年前曾幫助過的胃癌患者,因為參加了菩提禪修,現在已經成為幫助別人的菩提弟子,還到加拿大的溫哥華禪堂參加閉關班。

我慎重考慮之後,懷着朝聖般的虔誠來到了洛杉磯禪堂,終於見到了觀海禪師。健身班的第一天,當禪師出現在禪堂的時候,不知為什麼?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像見到久別的親人,所有的委屈、無奈像打開的閘門瞬間得到宣洩。當禪師為大家加持加持後,全場近三百人,只有我一人沒有效果。禪師問我:你哪裡不舒服? 我告訴他,我渾身都不舒服。在談話中,禪師不動聲色地幫助我加持,看清我發病的真正原因。在加持中,我從沒有聽到過這麼洪亮、高亢、震撼人心的聲音,那麼懾人心魄。我當時只覺得我的胸前有什麼東西被揪了一下,身體都有些踉蹌。當禪師問我的時候,我摸了一下胸部,好像真的變軟了,我不敢確認這是真的。隨即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又流了出來。這是感恩的淚水,是幸福的淚水,是悔恨的淚水。因為這幸福整整晚了八年。
回家後,我先生幫我檢查,他說:“不對,好像沒有了。”我說: “沒有就沒有了。不要去想它。”我媽媽參加“菩提禪修”有十多年了,我記得她曾經講過一個故事:金菩提上師給一個同修加持去瘤子,他覺得奇怪,直說:“怎 麼沒有了,奇怪,明明還有的,怎麼就沒了?”他就唸唸不忘他的那個瘤子,結果呢,沒過多久,他那個瘤子就又回來他身上了。我比較消極,一想到什麼事情,就 會想到最壞的結果。在這裡給我一個最重要的啟示就是:時刻要用好的意念,就像《水結晶的啟示》一樣,好的意念,首先會激發心靈上的正面能量。如果想到好的事兒,這一天都會很愉快、順利。但如果總想到負面的,就會心情鬱悶,全身不舒服。

當天晚上,我反複檢查乳房上的腫瘤,丈夫也幫著我檢查。最後確認,原來容易觸摸到的腫瘤真的不見了。當晚,我把觀海禪師的加持紙放在貼身的睡衣裡後,睡了一個好覺,原來疼痛的地方不疼了。。觀海禪師以他那顆慈悲的心,用他那強大的法力,幫助了我,徹底為我解除了病苦。

當晚我和母親通了電話,告知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媽媽在電話裡平靜地告訴我,這結果是她早就預料到的,並讓我問候觀海禪師。大恩不言謝,我無以回報,我填報了志工登記表格,報名參加二級班提高班,我在拜師申請表裡寫道:改變命運是我拜師理由,立志要幫助更多的人,以謝師恩。

還有, 健身班第三天後,我小便的次數從原來的四、五次降到了兩次,總算有了進步。我知道藥物的副作用對我的影響,所以從上課的第一天開始,我的藥全停。記得那一天給大家發加持的紙,我還是半信半疑的。拿回家的時候,感覺到肚子、背、頭都疼了。我沒想這麼多,拿出這加持紙,我先把燈給關了,我怕我先生問我:“為什 麼拿這個餐巾紙往身上貼? ”所以我悄悄把這紙巾貼在身體上。說來也怪,兩秒鐘就不疼了,我終於可以安心入睡了。還有一個收穫,健身班上修煉《無量大光明修持法》,修練的時候,當把手放在腹部感覺到體內像有一個紅火球。那一剎那,我真的就感覺到腹部有一股熱氣直衝到腦門,兩秒鍾不到,我的手汗淋淋的。我想,這也許是在給我排病。那天 入睡後,沒有去過廁所,睡了一個安穩覺。我的下腹卵巢部位、乳腺也不再疼痛了。我自己也很清楚,身體這麼多毛病,日積月累的,能在短期治好,必須還要再上課,需經過很長時間的修煉,才能徹底恢復健康。我非常感激所有的老師和在座的同修,對我的幫助和鼓勵。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身體恢復健康,幸福、快樂!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5402&extra=page%3D1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