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週有效的健康瘦身法


Share

 

 

 

 

 

 

Christopher Chong  |  加拿大

每個人都知道,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也許就是那麼短短的幾分鐘。

那是2012年的聖誕節前,清晨五點鐘,我陪著太太一起走「八卦」。昏昏欲睡的我被挾裹在溫哥華菩提禪堂觀音殿的人群中,機械地做著動作。就在這時,金菩提宗師來了。宗師一邊耐心地糾正學員們的動作,一邊親自為大家做示範。他的「八卦」步法沉穩飄逸,彷彿一條蛟龍在水中穿行。我目不轉睛地凝神觀看,宗師的身形和步法環環相扣,連綿不絕,看起來平淡無奇卻又暗藏玄機。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八卦內功」並不僅僅是我原來以為的「養生運動」,它同時也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功夫,而金菩提宗師正是這樣一位身懷絕技卻又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就是從那一刻開始,我迷上了「八卦」和禪修。

太太的菩提緣

在此之前,我的生活和「八卦」、禪修並無關聯。忙碌的教練工作需要我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太太則主要在家裡照顧孩子。同年10月初的一天,她在收音機裡聽到一位中年女士介紹,說自己原本比較嚴重的靜脈曲張在禪修後完全好了。她剛好也有類似的情況,就決定來菩提禪修試試。

接下來,她參加了菩提禪修的8天半健身班,每天回家後都特別開心,還會和我們說起禪修的奇蹟,比如哪位同修的病短短幾天就好了;哪位師姐是坐著輪椅來的,現在已經可以站起來了。看著她興奮的樣子,我也不忍打擊她的積極性,嘴裡迎合地說著:「哇,這麼厲害。」心裡卻想:「這不一定是真的吧。」

但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首先是太太的靜脈曲張很快就有所好轉。原本她的膝蓋每天都疼痛不已,腫得像饅頭一樣大,想要蹲下都非常困難。可禪修僅半個多月後,她腿部的水腫就已基本消失,蹲下起身完全像正常人一樣自如,疼痛感也沒有了。

健身班結束後,太太非常堅定地告訴我,她還要繼續去禪堂。過了幾天,她又給我演示走「八卦」,還鄭重其事地告訴我,這是「八卦內功」。看著她圍著一棵樹轉來轉去,我嘴上鼓勵她,心裡卻不禁有些好笑:「這麼無聊的東西,竟然也算是『內功』?」

10月底,她又告訴了我一個驚人的消息:以後要每天清晨五點鐘到禪堂去走「八卦」。要知道,我們家住在高貴林(Coquitlam),開車到地處列治文(Richmond)的禪堂至少需要45分鐘,這意味著她必須凌晨3點多鐘起床,4點15分之前就得離開家。難道她每天不需要睡覺了?對我來說,這簡直太瘋狂了。

帶著好奇,一探究竟

然而,太太的執著也激發了我的好奇心:菩提禪修和「八卦內功」到底有怎樣的魅力,能夠讓原本冷靜內向的她變得如此投入而又富有激情?我讓她給我報名了一期8天半健身班,從此,也開始了禪修和走「八卦」。

最初的一個月,我對各種功法的感受並不多,但莫名地喜歡上了禪堂裡家一樣的溫馨氣氛,人變得快樂許多。除了陪太太參加各種班之外,早上要是不來走「八卦」就覺得一天好像少了點什麼。那一年的聖誕,溫哥華菩提禪堂開辦金菩提宗師親自授課的菩提禪修三級班,我一邊站在禪堂外的寒風中指揮交通,一邊想著:「你一個堂堂的國家隊教頭,每天都被學生們前呼後擁的,現在怎麼淪落到在這裡看停車場,而且還看得這麼高興?」直到見到金菩提宗師的那一天,我才明白,原來之前所有的堅持與期待,都是為了這一刻所做的鋪墊。

感受到「八卦」的博大精深後,我就開始拚命地練習。開始幾天汗流得非常多,剛走十五分鐘全身就濕透了。我本身就是個資深教練,所以很自然地會去分解金菩提宗師走「八卦」時每一個動作,爭取做得更加到位。我感覺宗師的八卦掌功底非常深厚。我看過很多遍宗師走「八卦」的錄像,有時注意他上身的動作和手法;有時觀察他的步法;還有的時候,我會感受他全身動作的整體配合……。這段時間,我更多的是在領悟宗師行雲流水的身形之中所蘊含的氣勢。可以說,每隔一段時間,當我自己練到了一個新的境界之後再去看這個錄像,就又會有新的發現。

連續走了六週,每天堅持一個半小時之後,我無意中發現自己瘦了二十多磅!六週就能瘦這麼多,對我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我嘗試過很多運動,當年去韓國考國際跆拳道黑帶八段的時候,曾集中訓練了三個多月,每天訓練的時間超過三四個小時,強度要遠遠超過現在的走「八卦」,但最終也才瘦了十多磅。

同樣的奇蹟也發生在我太太身上,禪修之後,她的靜脈曲張已經完全好了,冬天手腳冰涼的狀況也消失了。後來修練了「大光明修持法」和走「八卦」,她也瘦了二十多磅。

人生被再次點燃

「學佛就是學柔軟。」禪修之後,我們對這句話體會至深。太太之前是個內向的人,凡事總喜歡悶在心裡,我常常擔心她像定時炸彈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來禪堂後,她學會了打開自己,人變得快樂許多。我以前或許是當教練太久了,總是板著臉,現在則是一天到晚笑容滿面,很少有急躁的時候。

禪修一年以來,我們都深刻地感受到了金菩提宗師的慈悲。就算是對我這樣的初修之人,宗師也是不厭其煩、苦口婆心地教導。說真的,我自己是黑帶八段,這個級別在全世界練跆拳道的數千萬人中,也只有不到三千人。禪修之前,我常常覺得自己也挺牛的,但現在我真的是特別崇拜金菩提宗師,他不僅把佛法的理念融入到普通的生活瑣事中,讓我們很容易接受其中所蘊含著的大愛,還身體力行,讓千千萬萬的人告別了病痛,重新找回健康快樂的生活。

禪修和「八卦」讓我的人生再一次被點燃,修習的過程激發了我很多的激情。現在,我的女兒加入了CYEA(編註:加拿大菩提禪修青年領袖聯合會),兒子也來走「八卦」了,我的家庭成了名副其實的禪修家庭。

今年,我謝絕了加拿大跆拳道國家隊教練團的邀請,希望可以把更多的時間留給禪修和「八卦」,希望自己也可以像金菩提宗師那樣幫助別人。於是,我從教「八卦」開始,到給英文班當助教,和同修分享……,當把愛心傳遞給別人的時候,自己自然會感到很快樂。

(註:禪修的效果會因人而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