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持(溫哥華):勤練禪修,銀髮生活更自在!


Share

勤練禪修  銀髮生活更自在

                              
        我今年80歲,年輕時曾在新華書店擔任售貨員,常要背著十多斤的書送往購買單位。有幾次颱風過後出門送貨,遇上大雨沖壞橋,我只能涉水而過,肩上的重量加上寒氣入身,非常辛苦。後來,換到一個有九千多人的大冷凍廠就職,做電器維修的工作,除了修電燈、修電梯,還經常進出零下20度的冷凍庫,往往冷得直打哆嗦,寒氣深入骨骼。

        1983年退休,我身上的病痛開始一一顯現,先是2002年出現了左手不能向後翻轉,也不能抬高。那時整條左胳臂就像生鏽了一樣,只能朝著前方舉起,沒辦法360度活動。那時,女兒法平移民到加拿大也幫我申請來探親,湊巧看到菩提禪修的訊息就來到溫哥華禪堂。

        由於退休後我開始練太極拳,對於氣場和能量有感應,因此一走進禪堂就感覺很舒服,能量很強。那時,法世老師和大師兄看到我的手不能舉起,都幫我加持了好幾次,有一次還幸蒙尊貴的金菩提禪師親自以寶扇幫我拍打通經絡,當下就舒緩了。經過多次加持和練大光明修持法5年後,積在兩條手臂上的寒氣才一點點的排出。雖然原先是左手比較嚴重,胳臂無法抬起,但排寒氣的效果是兩條手臂都出現,那過程是從胳膊先傳到指頭,指頭會腫起來,指甲就變軟脫落,5年裡,指頭腫了好幾遍,指甲換了好幾次,總算是把20多年工作積累的寒氣排乾淨,左手胳臂可以自由轉動了,現在舉高手臂做通天印都沒有問題。

        嚴重的小腿靜脈曲張也曾困擾我好長一段時間。3年前,左小腿肚靠近膝蓋下方的內側,一撩起褲管就能看到一堆暴露糾結的青筋,腫起一坨比山東饅頭還大的腫塊,那看起來是一個很可怕的狀況。在國內,醫生建議我開刀;在溫哥華醫生讓我花50元加幣做了兩條緊身束褲,天天交換穿。穿脫非常不便的束褲,我每天要一點一點的捲起穿上,晚上再脫掉換洗,因為是很緊的材質,光穿就要花上15分鐘。

        開始練禪修後,我每天都做1小時的藥師大光明,每天持續地練,長時間堅持下來,血液循環變好,左小腿肚上的靜脈曲張漸漸消下去,原本扭曲腫成一大團的青色血管,現在平整了,腫塊也消失。

        每天我也會唸觀世音菩薩心咒、地藏王菩薩聖號、蓮花生大士心咒、以及六字大明咒,其中,最有感應的是六字大明咒。那大約是1年前,金菩提禪師開始呼籲大家多唸六字大明咒,那時我恰巧左邊鼻子很不舒服,總是乾乾痛痛的,一直不知是什麼緣故,聽了禪師要大家多唸咒後,我就天天唸,才唸了3天,從左眉心開始出現脹感,兩天後就往下走到鼻腔,第5天就流出一條約10公分長、1公分寬的青鼻涕,就像是積累在頭部的寒氣,也被逼出來了。

        自從每天固定修行後,經常有冥界的親友託夢來請求唸佛超渡,所以我每天很認真的念佛迴向,給所有認識或不認識的眾生,讓他們早日脫離苦海,往生淨土。

回到祖國後,我每週也會在家辦菩提禪修的家庭聚會,其中有一位女銀行行長,她練到可以和金菩提禪師溝通,她在禪境裡請教禪師關於新辦公室的裝潢,結果禪師所言句句成真,新辦公室的裝潢和禪師描述得一模一樣。後來,這位女銀行行長,也帶更多人來修練菩提禪法,並且自己一對8歲的雙胞胎女兒也練得很勤快,儼然是菩提家園裡天真純樸的小幼苗。
活到80歲,我很慶幸自己遇到了一個好的法門和尊貴的明師。我能從一身都是病蛻變成耳聰目明,行動自如,這一切都要感恩大慈大悲的金菩提禪師!

感恩大慈大悲消災延壽藥師佛!

感恩大慈大悲尋聲救苦觀世音菩薩!

感恩大慈大悲法力無邊金菩提上師!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