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皮膚病妙招


Share

 

 

 

 

 

 

Lee Wah Tam | 加拿大

我叫Lee Wah Tam,出生在中國廣州,來加拿大已經大約40年了,是最早一批從大陸來的老移民。目前,我在溫哥華市中心經營著一家麵包店。

結緣禪修一身輕鬆

3年前,我曾跟著朋友到過菩提禪修,回去之後因為忙於工作、生活就沒有再來。後來,我不慎扭傷了腳在家裡休養,每天大把空閒時間不知該怎樣打發,實在無聊的時候,我就給朋友打電話。我的一位朋友是菩提禪修的學員,她告訴我剛好要開一期菩提禪修健身班,推薦我報名參加。

我待在家裡實在悶得慌,於是,帶著打發時間的心態,參加了菩提禪修的8天半健身班。剛開始做「大光明修持法」的時候,我時常流鼻涕,但那時什麼都不懂,後來才知道在禪修時流眼淚、鼻涕都是很好的現象,能把身體裡的一些病氣排出體外。

在那期班上,有一天禪堂老師來給學員們做能量加持。加持一開始,我就感到全身發麻,似乎從頭到腳都不會動了,意識卻非常清醒。加持結束後,很多有經驗的老同修聽到我的感受後告訴我,這是加持過程中能量衝擊體內某些堵塞部位時的正常反應,我自己也確實感覺身體非常輕鬆、舒服。自此,我就對禪修產生了興趣。於是,每天早晨五點都到菩提禪堂參加共修——修習「八卦內功」、「大光明修持法」、做大禮拜,每天至少禪修三四個小時。

參加完早間共修,香積組已經為大家準備好了燕麥粥、麵包、果醬等可口的早餐,讓人感覺菩提禪堂真的像家一樣溫暖、貼心。我想禪堂天天都給大眾免費提供三餐,花費多大啊!我何不把自己麵包店的麵包送來給大家吃,也為這個「家」盡一份心呢?於是,我每天早晨都會把新鮮的麵包帶到禪堂,讓在禪堂參加早課共修的同修們能吃上我自己烘焙的麵包早點。時間久了,在禪堂常常會有人親切地叫我「麵包師姐」,我感覺心裡特別甜蜜。

心憂兒子的皮膚病

聽到很多同修講到禪修如何讓家人受益的經歷,不禁想到我27歲的兒子,他中學時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引發了很嚴重的皮膚病。十多年來,我帶著兒子四處尋醫問藥,看了很多不同的中西醫醫生,各式各樣的藥更是不知道吃了多少,只要聽說是可以治療皮膚病的藥,我都會買回來給兒子吃,希望能治好他的病。這些藥物有的在剛開始服用的一兩週內有些許效果,時間一長,就又無濟於事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兒子的皮膚病從剛開始的局部擴展到全身,而且慢慢地生出了很厚一層類似蛇皮一樣的痂。兒子每天從早到晚,沒有一秒鐘舒服的時候,隨時隨地都在全身亂抓,皮膚都被抓出一道道的傷口,連眉毛都脫落了。房間的地板上、沙發上、床鋪上,到處都是兒子身上飄下的層層皮屑,每天我幫他清潔房間時,都會掃出一大堆皮屑。有時候我夜裡睡不著,起來到兒子房間一看,他還坐在床上不停地抓。身為母親,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到了大學二年級時,兒子實在癢到無法忍受,不得已從學校退學了,並因此導致嚴重的自卑心理。他沒有勇氣接受別人異樣的眼光,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家裡不出門,也不跟任何人打交道。實在悶極了,才偶爾去我的麵包店幫忙,又不時遭遇一些顧客指指點點,或是竊竊私語議論。面對這樣的情形,兒子更不願意再出門,重新窩回自己那個孤獨、充滿苦痛的黑洞。

兒子曾經很絕望地對我說,如果後半生要一直被這樣折磨下去,不如了結自己算了。聽了這句話,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停地滾落下來。之後,每次想起這句話,我都心如刀絞,生怕有一天會失去我最心愛的兒子,我默默祈求上天讓我找到一種方法能救救我的孩子,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心甘情願。

知道了我的經歷後,禪堂的師兄師姐都鼓勵我說,你自己好好修,孩子一定會好轉。雖然我不懂得這種說法的依據,但我已經被逼到絕路了,任何可能都不想錯過。

我的禪修竟讓兒子受益

可我做夢都沒想到,在不知不覺間,真的迎來了希望的曙光。大約在我持續不斷地禪修3個月後的某天,我像往常一樣幫兒子清掃房間衛生時,竟然發現地上很乾淨,沒有皮屑。一開始,我還以為是兒子自己打掃過了,可當兒子告訴我最近癢得不那麼厲害了時,我興奮得全身像被電流衝擊一樣。接連好幾天,我都特意去看兒子的房間,每一次都看到很乾淨時,那種終於獲救了的喜悅心情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接下來,兒子的狀況越來越好,現在差不多80%的皮膚都好了,眉毛也長了出來,只在偶爾非常發癢時才抓一抓。

前些日子,有一天早晨在禪堂走「八卦」時,我見到了金菩提宗師。我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與感恩,給宗師和同修們分享了我兒子的故事。宗師深深讚歎母愛的偉大、慈悲,並祝願我的兒子身心完全恢復健康。在聽到別的同修說我給禪堂提供麵包的事後,宗師溫和地告訴大家,為人父母者無論是替孩子禪修還是做功德,或者我們替親人做善事,宇宙間有一種看不到的能量,會回到我們希望獲得幫助的人身上,效果有時候是不可思議的。說到這裡,宗師給我們講了好多年以前,有一位女學員為了盡孝,自己禪修替身患重症的母親排除疾病,讓母親恢復健康的真實故事。宗師慈愛地鼓勵大家好好修,除了自己獲得健康外,家人也會隨之受益,各方面變得越來越好。

聽了金菩提宗師的話,我才明白,因為我這幾個月持續不斷地禪修和無心所做的一點有益他人的事,對兒子的身心健康產生了那麼明顯的幫助——他現在已經常常到麵包店幫我打理生意了。宗師溫暖的話語,像陽光一樣照進我心田,讓我對未來充滿希望。我會繼續按照宗師的要求,堅持每天禪修。希望有一天,兒子的身心能完全恢復正常,重新回到校園和社會。

(註:禪修的效果會因人而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