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骨刺 你可以


Share

 

 

 

 

 

 

黃啟文  |  美國舊金山

她叫黃啟文,今年61歲,疼痛卻已伴隨她長達42年之久。在這段漫長的時光中,她曾飽受煎熬,人生也在無望中褪去色彩,她的世界變成了一部黑白影片。而現在,她成為了舊金山灣區菩提同修耳熟能詳的名人、分享會上現身說法的常客。她到底經歷了什麼?讓我們一起來聆聽啟文的禪修

曾經,身體像一部生鏽的機器

18歲那年,我在工作時不慎跌倒,扭傷了腰,從此落下了腰椎骨錯位和腰椎坐骨勞損的毛病。

來到美國後,我在一家乾洗店工作,每天要拿著沉重的燙斗站立在工作檯前。這份工作一做就是22年,高度的疲勞使我的腰頸部疼痛越發劇烈,我只好辭掉了工作,在家休養。隨著年歲漸長,我的頸椎和腰椎開始陸續出現錯位和骨刺,就連膝蓋也生了骨刺,全身疼痛難忍,無法久坐,看電視也只能躺著。腰椎的錯位壓迫到了神經和血管,在爬樓梯時,我的雙腿像墜了鉛塊一樣沉重,非常吃力。

40多年來,我看過無數中西醫,也接受過理療和針灸,但疼痛只能得到短暫的緩解。後來,腰頸部的疼痛已經令我連低頭看報紙都做不到,雙肩和手都感覺發麻、發痛,雙臂無法舉起,梳頭也變得困難起來。醫生讓我做了MRI(核磁共振成像)掃描後,告訴我必須做移正手術,否則可能會導致局部癱瘓。考慮到手術失敗同樣會有很大的癱瘓風險,萬般無奈之下,我拒絕了手術治療。

疼痛的煎熬讓我備受折磨,每天要靠吃止痛藥才可以勉強睡上兩三個小時,整個身體好像一部生鏽的機器。我覺得自己是在眼睜睜等著癱瘓的降臨,這種感受真是比死還可怕。我跟先生說,真到癱瘓那天,我就從金門橋跳下去,一了百了。

疼痛消失,徹底告別按摩機

在別人偶然的介紹下,我來到了舊金山菩提禪堂,得知白蓮禪堂即將舉辦健身班,我便報名參加了。

第一天修練「大光明修持法」時,我只能坐著修練,手臂也舉不起來。但到了第三遍時,我的手竟然可以舉起來了。晚上回到家,我居然沒有像以往一樣被痛醒,連續兩晚一覺睡到天明。到了第3天,我甚至可以在課堂上盤腿打坐,還能跪起來跟同修們一起誦念「藥師佛心咒」!要知道,膝蓋的骨刺讓我連走路都步履蹣跚,跪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那天,我一跪就是二十分鐘,絲毫沒有痛意。

40多年以來,我第一次這麼開心,我先生看到我的變化,也高興地說:「看來妳可以把家裡那些按摩機都扔掉了。」

禪修班第4天,我可以毫不費力地搬起十磅重的坐墊,而之前我連兩三磅重的東西都拿不動。第7天早上,當我彎腰拾起一枚硬幣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動作已經幾十年沒有做過了。這期班結束後,我的頸椎疼痛消失了,低頭看書也完全沒有問題。

我痛苦了幾十年,尋覓了幾十年,今天終於找到了解除痛苦的方法,讓我這架「生鏽的機器」得以重新正常運轉,想到這裡,我心裡百感交集。 我得到的這一切,都是菩提禪修賜予我的,我會珍惜感恩這一切,更加努力地修行,用健康的身體去幫助更多的人!

(註:禪修的效果會因人而異)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