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供灯,疫情期间生意更好!


Share

这两年来,我能包容和接受身边的不圆满,不再那么轻易发脾气,和家人相处得更融洽。在疫情期间,我从3月份定下每天一小时的念佛修持,愿天下太平。我发现生意还比疫情前更好,许多之前没售出的物品都被顾客欢喜地请回家了!

新加坡菩提禅堂
香巧

过去的6年,近盂兰盆节期间,我每年都会参加禅堂举办的大型念佛班,今年碰上疫情,便转为上宗师的网路班和共修。《孝亲供佛班》的第一天,我无法在直播时上课,所以隔天一早就重播视频来修。在跟随着宗师的“地藏王菩萨心咒” 诵念时,我隐约看到前妻和岳父岳母3人在微笑,像是在告诉我他们都很好。去年我在念佛班为父母、岳父岳母祈福时,也仿佛看见岳母,但她当时是黑黑暗暗的。那时我也为她点了49天超荐灯,愿她得佛光照亮,往生净土。如今他们一家吉祥,我很替他们高兴!

自从来了菩提禅修之后,我常回想起小时候抓捕的昆虫及禽类,导致它们被其他畜类残害。长大成年后,我饲养了鱼但没爱惜,弃养时却将它们随意地扔在沟渠里,它们应该也不能生存了。想到我所做的这些,不禁觉得自己很残忍,很无知!因此我常在念佛时会向它们忏悔道歉,也祈请宗师和佛菩萨加持它们到美好极乐的世界。以前盘腿或跪立念佛,腿都会酸痛。现在念佛腿不但不痛,还可以长时间跪立。

我也经常在禅堂供灯,每天也会在家里供奉的药师佛前供两盏灯,祈愿佛光普照历代祖先、过去伤害的生命、一切众生吉祥如意。每逢初一十五,我会供灯给宗师,也为再婚的妻子和家人点灯。

这些年听取宗师慈悲的教化,我开始多帮助他人、行小善。我更积极地布施给路边的穷人,看到路上死去的鸟儿,我会把它们捡起包好,不让它们被车子碾过受苦。

这两年来,我能包容和接受身边的不圆满,不再那么轻易发脾气,和家人相处得更融洽。在疫情期间,我从3月份定下每天一小时的念佛修持,愿天下太平。我发现生意还比疫情前更好,许多之前没售出的物品都被顾客欢喜地请回家了!

注:禅修的效果会因人而异

请浏览新加坡脸书 Please visit Bodhi Meditation Singapore Facebook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