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讓我奇跡蛻變


Share

我叫理能,今年52歲,曾擔任巴士司機十四年。可能因職業勞損,約2000年左右開始出現嚴重腰骨移位、頭暈頭痛及周身骨刺等問題,起初仍能咬緊牙關忍痛工作,後來演變為無法蹲坐,無法駕駛,雙手也因骨膜炎而腫脹無力,連方向盤、筷子也無法緊握;雙膝疼痛嚴重時甚至寸步難行,站都站不穩,只能拄著拐杖,整天足不出戶;每晚更是徹夜難眠,眼巴巴坐看太陽昇起,人生卻跌入谷底,日復一日,度日如年,令人痛不欲生。

2012年左右,我便不再工作,在家休養了五六年,終日以淚洗面,哭到視力模糊,外加白内障,雙目幾乎失明;頭暈頭痛時,半個腦袋仿佛麻痹失去知覺,加上精神壓力更導致思維能力下降,聽力及記憶力都嚴重衰退,醫生甚至在門上貼上紙條提醒我記得關門,在竈臺貼紙條提醒我記得熄火,最後出門見過誰,説過什麽也不記得,連回家的路也不認得,因此甚至動過輕生的念頭。也不知爲何有這麽多問題,數年間一直四處求醫問藥,嘗試過各種治療,但完全無濟於事,一點幫助都沒有。

 

2017年1月,經朋友介紹參加了年初三法會,坐在第三排的我卻怎麽也聽不到更看不清大屏幕上的金菩提宗師講了甚麽。之後,抱著嘗試的心態,我開始拄著拐杖走入菩提禪修。剛開始因全身疼痛完全無法練功,整個人暈陀陀連加持音樂也聼不進去,但卻感覺一進禪堂就很舒服,所以每天都會來禪堂躺著休息。當時的我,在別人眼中就是一個失智的廢人老太婆,而禪堂的師姐們卻待我猶如親人一般,令我感動;但因無法練功,老師也不敢收我,只是讓我坐躺休息,於是我每天早上九點便來到禪堂,坐到下午三四點才離開。

大概在三四月份左右,我報名參加了第一次八天半活動,感覺很親切,很開心,很有趣,此後又陸續報名參加了各種禪修活動,並迫不及待地填寫了拜師表。之後,在師姐們的鼓勵下,慢慢開始嘗試努力做一點大光明,並幫禪堂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來到禪堂五個月後,我正式拜師入門,而且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夜晚漸漸可以入睡了!同年五月,視力、聽力、思維、痛楚等都開始有改善,漸漸可以不用拐杖走路,於是在同修鼓勵下,同時開始練習八卦内功。

直到來禪堂半年後,上述問題竟改善了六七成,我也終於可以做完成套大光明,此後便一直堅持每天練習八卦和大光明至今。

剛開始走八卦,也曾痛到想放棄,每每走不完全程——那種痛狀,走完還慘過不走。多虧師姐們的悉心幫助和耐心鼓勵,忍痛堅持一年後才慢慢開始有感覺,也終於可以走完全程八卦了。那時,前述全身各種問題都已改善了七八成,人生終於又看到了希望,親友也無不爲我開心。

到去年五六月份,我報名參加了一次八卦活動,才知道之前我那些八卦動作全是錯的,竟也有這番效果,令人驚嘆!

去年七月,久違的坐骨神經痛又再次發作,情況甚至比之前更嚴重,雙腿完全無力導致完全無法走路,來到禪堂便無力回家。爲了方便親近禪堂,我在附近酒店住下,每天扶著墻步履蹣跚地來禪堂練功。大家都說這是在清理潛伏的病竈,於是老師鼓勵我每天做大禮拜,很神奇的是,一做大禮拜就不痛了;不做大禮拜三五個小時,痛症立馬又會回來。如是情況維持了一個星期,又回復正常,直到現在,便再也沒有痛過。

從去年七月至今,我始終堅持每天練習大禮拜、大光明、八卦内功;如今,前述各種問題已改善了近九成!連自幼如雞皮般粗糙的皮膚,和工作導致的老繭,竟也脫胎換骨,光滑柔嫩了許多。

 

金菩提宗師的開示也令我受益匪淺。一開始整個人渾渾噩噩,完全聼不進開示,現在我已聼遍師父每一個開示,且每一段開示很吸引我。

師父說:修行過程中,最重要的是實修實證。我終於明白,萬般因果,無非自作自受,因此也必須自己去承擔,自己去努力。

曾經的我,真的不會做人,經常發脾氣。跟隨師父以後,我的心也變得平靜、慈悲、善良,心扉豁然開朗,自信滿滿。如今,多年的鬱結雲開霧散,諸多煩惱皆已抛諸腦後。回到鄉下,村裏鄉里都説我裏裏外外都變得判若兩人。

見證著自己的奇跡蛻變,唯有感恩二字能夠表達此時的内心。

我想對新來的同修說,你們只要勤加練習,也一定會有收穫!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