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走进菩提禅修,跟随了师父,健康改善了、家庭更幸福美满


Share

有了禅堂后,每天一早就到禅堂来打扫清理地板,接引有缘人的到来。虽然每天都忙得满头大汗,但心情却是舒坦的。这比起以前守着大房子,守着那份优越感,那份荣华富贵,今天的朴实生活,当志工帮人的生活反而感觉更充实更有意义,生命充满着使用不尽的能量

印度尼西亚 雅加达禅堂 法名 – 须蕾 63 岁

我原本是住在印尼苏门答腊岛的北干巴鲁,先生是在雅加达和加里曼丹岛工作。2013年9月我在雅加达上8.5天健身班。课程过后我不敢答应老师会来当志工。虽然我在雅加达也有屋子,可是离办班的地方很远,而且交通阻塞。如果从北干巴鲁就必须乘搭飞机过来雅加达,总之感觉不方便,所以一口拒绝了老师往后办班时来当志工。可是当知道雅加达要办第二个健身班时,我又过意不去,就约了姐姐一起来当志工。当时办一个班并不简单,因为没有自己的禅堂,要办班就得先去布置场地,课程圆满后又要收拾场地。在上课的那几天里,又是关怀组长,又要准备学员的早点和午餐,真的很忙。可是没想到这一做就做到今天,不知不觉已经六年了。这期间有苦也有乐,但追随师父的心始终不变。

2010年我的脊椎第4,5节出了问题,非常痛。新加坡,马来西亚到处寻找名医,中医就靠针灸,西医建议动手术。我已经无法承受脊椎带给我的疼痛,只好去动手术。脊椎不痛了,可是两年后轮到颈椎出问题,颈椎和双肩痛得简直动不得。医生又是建议动手术,而且是从颈部前方开刀,我一口拒绝,如果有任何差错,我不是要一辈子躺在床上让人伺候吗?

香港的一位师姐就要我去找她,我心想医生都治不好我的痛,你能吗?不甘不愿的搭了飞机到香港,师姐就把我带到她的住所,要我坐下来,听着师父的《慈悲的加持》,一边用扇子为我扇风。虽然我很纳闷,屋里又不热,为何要扇风?过后又请两位师兄帮我按压双肩,当时感到非常痛,师姐却要我忍耐。吃了午餐才带我去看中医,中医师要我俯下身做针灸,这时我很惊讶什么时候我可以双臂搭在一起,头枕在手臂上,以前我连举手都不能。针灸后就去菩提禅堂,正好遇上主管在给大家做加持。过后她把脚踏在我的背后,轻轻的踏着,我感觉脊椎的每一节被踏得嘎嘎响,可是过后全身却松了许多。

2013年我在雅加达参加第一个健身班后,开始做志工。 每当有健身班,总是尽量出席。每一次都是欢喜的到来,感动的回家。
就这样过了三年,先生索性把一间比较靠近禅堂的旧家重建,一家人搬来一起住,也方便我去禅堂值班。

自从走进菩提禅修,跟随了师父,健康改善了、家庭更幸福美满,一家人天天都能见到面,先生、孩子、孙子们感情更亲密,家庭生活更和谐。

以前住在北干巴鲁,整天就守着一间大房子,天天盼望着先生从雅加达或加里曼丹出差后回家,那种滋味别人是无法了解的。
自从2013年接触了菩提禅修,身心都很受益。颈椎和双肩的紧绷酸痛就在一次一次的持咒忏悔中松开来;一遍又一遍的无量大光明,让我原本乌黑没有光泽的脸庞亮了起来。听了师父的开示,如今想起来,我之前的疼痛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一切都是小时候的无知,杀虐太重造成的。

有了禅堂后,每天一早就到禅堂来打扫清理地板,接引有缘人的到来。虽然每天都忙得满头大汗,但心情却是舒坦的。这比起以前守着大房子,守着那份优越感,那份荣华富贵,今天的朴实生活,当志工帮人的生活反而感觉更充实更有意义,生命充满着使用不尽的能量。

非常庆幸这一世能遇到师父,遇到名师,感恩师父的指引,从此不再想与人攀比,只想着要好好的用好自己的一生。师父说:自己的快乐并不是真正的快乐,只有大家都快乐了才是真正的快乐。我要继续学习师父的大慈大悲之心,多做善事,利益众生。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