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荏:始於黑暗,終於大光明!


Share

        頂著一頭花白短髮,她動作極其緩慢地跪下,先以雙肘雙膝支撐地面,靠著雙腿蠕動的力量將身體往後推,再慢慢將雙手往前伸直,咬著牙忍受劇烈的疼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這才完成一次五體投地的大禮拜,一個小時下來,頂多只能做完二十次。

不僅如此,當修練通天印時,她因為左臂疼痛,無法依著上師的引導將手緩緩上舉,而是用盡力氣一次高舉過頭後,努力「撐」住;再放下,再舉到頂,再努力「撐住」……;如此來來回回三、四次才能做完通天印。然而,不論多麼疼痛,她就這麼咬牙撐了過去。她說:「依照我的個性,當看見『希望』時,一定會緊緊抓住,鍥而不捨地努力朝向它前進。」

論壇使用之縮小檔.jpg

       她是翔荏師姐,生於1954年,不算年輕,但也稱不上年長,身體之所以衰弱至此,得話說從頭。

在酒與藥中翻滾的人生

        45歲那年,她離婚了,離婚後罹患了嚴重的憂鬱症,也染上酗酒的習慣。服用抗憂鬱藥物之後使她產生呆滯、社交退縮、思考遲緩等副作用,而酒精則加重了藥物的作用。然而,她雖服了藥,但病情並未改善,甚至曾經嘗試自殺過兩次。有一次,在飲下五杯高粱酒後,她一口氣吞下70顆安眠藥,在昏迷中獲救;又有一次,仍然是喝了酒之後,她逼迫朋友在高速公路上停車,開了車門一溜煙地翻越路邊護欄,順著邊坡滾了下去……。
       「離婚後那幾年,我的生命就在酒與藥之中度過,尤其當時我的女兒正在美國,兒子正在服兵役,家裡多數時候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和一條狗,因為無處排遣心情的苦悶與痛苦,只好藉酒澆愁,喝醉後就大哭,直到我從高速公路滾下邊坡事件之後,因為那位朋友不離不棄地陪伴與冒險相救,使我終於醒悟,決定戒酒。」當時,她47歲。

        也許就是前述種種過程,尤其是心的頹廢,使她的健康狀態逐漸敗壞,即使戒了酒仍無法挽回頹勢,乃至於使她再度陷入另一個痛苦的網羅中。脆弱的健康狀態使她飽受痛苦,更糟的是,惡劣的健康再度回頭反噬她的心靈,使她痛不欲生。脊椎的退化及肩關節鈣化,使得左半身僵硬疼痛,她形容那種緊繃及疼痛的感覺:「整個左半邊身體就像有一圈圈鐵絲將我緊緊綑綁住,好像要勒死我一般,時時都感覺到痛。尤其每當筋在收縮時,就像那些綑緊了的鐵絲正在割我的肉。」

其次,她頸椎第6、7節長了骨刺(骨質增生),並且因為嚴重的骨質流失,致使頸骨處產生了兩個破洞,這些毛病使她兩年多來幾乎疼到不得好眠。她形容:「我的骨節總是會發出聲音,晚上也痛到無法入睡。假使夜裡12點躺上床,可能總得輾轉反側到2、3點才能睡著,這些總也治不好的痛使我意志消沈,我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每天都在退化中。為了改善健康狀況,我白天會到公園去練氣功、散步或運動,但身體的感覺仍然一日比一日更糟,使我感到沮喪、挫折、無望,甚至不斷產生自我了斷的念頭。」

身為佛教徒,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有自殺的念頭,因此,透過意志力一次次地將念頭拉回,卻又一次次地陷落其中,一天至少動念一兩回,這樣的負面思考無日無止地折磨著她。

八年前,一個光明的願

        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她在觀世音菩薩像前許下的第一個願是:身心健康、走向光明,而且這個願始終沒有更改過,也許是菩薩應許了她內心的呼喚, 2010年8月,她走進了菩提法門。      8月14日,她因為慧娟師姐的推薦而參加了菩提禪修健身班,在練了大光明修持法之後,感覺能量進入身體,使得多年來飽受束縛的筋骨終於鬆了綁,雖然身體仍感覺僵硬,但在綑縛著她的鐵絲與筋骨血肉之間彷彿隔開了一層氣囊,使得它們不再彼此沾黏,不適感也舒緩許多,整體身心靈的健康均有提升。

體驗到了菩提禪修的益處之後,她每個月幾乎有24天會來到禪堂,從下午兩點到傍晚六點,隨著同修一起修練大光明修持法、菩提清淨觀想法與一個小時的大禮拜。不過才一個半月時間,她已經可以跟隨著節奏做通天印,而不必數度舉起雙臂再放下,也不必再以「倒退」的方式完成大禮拜。最令她感恩的莫過於穿脫衣服這件事了。她形容:「以前我很怕穿脫衣服,因為那會使我痛不欲生,連入睡前想將枕頭拉到適當位置也拉不動,現在,我的筋骨疼痛問題至少減輕了七成,頸椎的疼痛也不像過去那麼頻繁,再也不怕穿脫衣服或拖拉枕頭了,心情上也比以前開朗得多。」

翔荏師姐於10月29日受訪,距離她8月15日第一次踏進禪堂不過才兩個半月。短短兩個半月期間,她已脫胎換骨,並持續朝著光明前進。她說,她之所以會頻繁地來到禪堂修持,就是因為知道人都有惰性,只要稍一懈怠,便可能荒疏了修行的功課,因此刻意讓修行規律化,以對抗惰性。顯然她身心靈飛躍式的進步都是拜精進之賜!

她說:「現在,我已跳脫了感情的束縛、脫離了罣礙,感到心靈自由!」

她認為,大光明修持法可以使她身心靈提升,更因為心靈的安靜與平和,使她深感幸福、快樂,而在聆聽師父親誦的咒語或音樂時:「就是與一般的佛樂不同,我很喜歡,也能在聆聽的過程中感到身心安定。」

昔日糊塗念佛,今日明白念佛

        有了美好的體驗後,她再度報名了九月的「禪七念佛班」。她說:「菩提法門的『三世念佛法』與『無量念佛法』就是與我以前念佛的感受不同。在老師的教導下,我於念佛中觀想我的前夫與累世以來的冤親債主來到身邊,與我一起向佛禮拜懺悔,心中的苦似乎就此消融,一切似乎都可以放下。」換言之,以前是糊塗念佛,現在是明白念佛,透過觀想進行懺悔與感恩,可以讓她明顯感覺到身心靈的正面能量。      當念佛班課程來到第三天時,她開始感到喉嚨痛,前往醫院就醫後,醫師告訴她是因為睡眠品質不良所導致,並開了藥給她,但她服藥後喉嚨痛的情況並未改善,反而進一步蔓延到整個口腔與舌頭,醫藥罔效,而且越來越痛。有一次與一位師姐聊起這現象,才知這是排毒反應,師姐囑咐她多喝水、多休息、多修練,在大約一個多月之後,這些疼痛果然自行消失,如今已大致恢復了。

「剛開始持誦藥師佛心咒時,我總會不由自主地狂掉眼淚,哭到整件背心都是淚痕,妳看妳看……」說著,她拉起身上的衣服,這才發現今天沒穿背心。「我的背心前兩天洗掉了。說起那件背心,在我第一次參加健身班時是八月,天氣正熱,我連在那樣的天氣裡都得穿著背心,可見得我當時有多怕冷。」

「後來再念藥師佛心咒時就感到法喜充滿。尤其是看到師父的法照時……」她脹紅了臉,眼裡含著淚水,聲音哽咽:「見到師父感覺就像是親人……。每個初一、十五,我都會到禪堂來參加法會,最開始只是跟著大家念誦,到了農曆九月初一和十五時,不知為什麼,一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就開始狂掉眼淚……」她扁了嘴,聲音再度哽咽:「我感恩觀世音菩薩的帶領,將我帶進菩提法門,使我重新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從一心尋死到如今的充滿希望,翔荏師姐說:「我每天都依照老師的教導,訓練自己起床的第一念──今天的我比昨天更慈悲,更大度,更自信,更健康,更快樂……。如今,我就算無法在每天早晨睜眼的剎那便生起美好的第一念,至少一定會在下床前轉念完成,這也是我的一大進步。」她既哭又笑地接著說:「朋友們看到我都覺得我與過去不同了,覺得我的精氣神比以前好,講話的中氣也比較足了。」

翔荏師姐至今未曾親眼見到金菩提禪師,也尚未皈依,但是,這絲毫無損於她對禪師的虔敬之心,因為,「每當在修持大光明修持法時,我都可以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而觀看師父開示的DVD或看到師父照片時,也可以感覺到師父與眾不同之處,師父將佛法融入生活、深入淺出的開示,再再流露出一種如父如母的慈悲。」

最後,她以一句話與所有正在受苦的人共勉。她說:「只有不放棄自己的人,佛菩薩才不會放棄他……。」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9057&extra=page%3D8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