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麻痛消失了,我爱大光明!


Share

上课第一天我还有服用止痛药,第二天却忘了带它,可是我的身体却感觉比较舒服了。第三天,我更有信心和专心地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整个身体是那么的轻盈自在,所有的麻和痛都完全消失了!我还竟然忘了要吃药这回事。现在的我,手脚灵活,还能够照顾我的小孙子!

2016年1月我的右边身体从手到脚开始麻痛。我以为是因工作太累就不去在意它,靠每天服食3粒止痛药了事。但直到11月,我右边身体的疼痛突然恶化到若轻轻一碰,就会感到巨痛而大喊痛哭起来!当时我感到非常痛苦,害怕自己会半身不遂。

我入院3天,医生通过X光检验也找不出病因。无论我站着、坐着或躺着都难以忍受这巨痛,一直在痛哭,医生便帮我打了二支针但也只能减轻10%的痛。我出院后尝试物理治疗,但不见任何改善,便停止治疗。我的身体仍然麻痛着,也很难穿衣服等等,让我越来越担心。于是,我打算靠运动和继续吃止痛药来缓和。止痛药的用量从每天的3粒增加到6粒。我在工作时若写字超过半个小时,整个右边身体就会痛得举不起手来,更没有力气移动一些货物。因此我在2017年2月放弃了工作。

那段期间,我的邻居朋友察觉到我变得不再爱跟她交谈,常愁眉不展。他们了解我的遭遇后,便建议我报名同年4月的菩提禅修“八卦内功”课程。走了两个月的八卦,我身体的麻痛有稍微的减轻。朋友接着提议我去上2017年6月的“八天半健身班”。

上课第一天我还有服用止痛药,第二天却忘了带它,可是我的身体却感觉比较舒服了。第三天,我更有信心和专心地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整个身体是那么的轻盈自在,所有的麻和痛都完全消失了!我还竟然忘了要吃药这回事。现在的我,手脚灵活,还能够照顾我的小孙子!

王保治

请浏览新加坡脸书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