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我,摆脱了甲亢和背痛!


Share

但是在闭关班的其中一次修练时,我感觉到有一股能量从头顶贯穿到脊椎,顿时全身特别的轻松。从此,我摆脱了背痛的问题!感恩的心激发了我加入菩提志工的大家庭,愿接引有缘大众走向禅修与健康。持续的修持,终于让我的Free T4与TSH这两个指数在2015年2月都能维持在标准范围内。

我在2010年被诊断患上甲亢,我的游离甲状腺素(Free T4)和促甲状腺激素(TSH)严重超标, 随即接受药物治疗。一直以来,药物只能短暂地让其中一个指数(Free T4或TSH)回到标准范围内。原本我的体重是65公斤,但后来发现体重逐渐增加。到了2014年中,我竟然超重,体重直升到80公斤!

我的妹妹上了8.5天健身班体会了辟谷(不吃饭,但感觉不饿,仍然精力充沛)和瘦身。她便极力鼓励我上课。于是我抱着好奇与能辟谷减重的期望,参加了2014年7月的健身班!紧接着,我又参加了为期7天的闭关班。真如所愿,我两次都辟谷了,一共减掉了10公斤!

因年轻时遭受的工伤,我的背部常在天冷下雨时出现疼痛。夜晚必须敷着热水袋才能入睡。起初在健身班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时,背会相当的痛。但是在闭关班的其中一次修练时,我感觉到有一股能量从头顶贯穿到脊椎,顿时全身特别的轻松。从此,我摆脱了背痛的问题!感恩的心激发了我加入菩提志工的大家庭,愿接引有缘大众走向禅修与健康。

持续的修持,终于让我的Free T4与TSH这两个指数在2015年2月都能维持在标准范围内。同年的10月,医生给我最好的消息是我不必吃甲亢药了!

香岑

请浏览新加坡脸书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