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患腦瘤的孩子現在已经上大學了


Share

孩子的腦瘤已經把神經都壓傷了,醫生曾說:“這人沒用了,救了也沒用"。幸運的是,在師父的加持護佑下,孩子現在上大學了,而且成績還很好,他很努力、很陽光,很多人喜歡他。


弘谷

十年前,我兒子得了腦瘤,在中國及新加坡的醫生們說,他最多只有兩年存活期。我就到紐約的癌症專科醫院,看醫生十幾分鐘,就是六百美金。醫生說,在醫學上那地方的腦瘤是沒辦法的。那時我走頭無路,非常絕望。

在美半年時間,每天晚上我只能迷糊睡兩、三小時,要不停地看著他,他睡得不好,常常滾下床墊來,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時,我的身體也變得很糟糕。 我絕望的心情,一談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結果醫生檢查就說,我的腦有萎縮,卵巢有個很大的囊腫,甲狀腺偏低,所以師父說「情緒造就身體的問題」是真的。我在國內體檢是正常的,短短六個月就搞成這樣,睡不好覺,記性也差,人顯得很老態。

看到紐約報紙上介紹菩提禪修,我就去禪堂參加念佛班,很快地我就改變了。醫生要我吃三年甲狀腺藥,上課第三天,我就不吃了。醫生很奇怪,打電話要我去拿藥。 卵巢囊腫嚴重時,我都下不了床。有天夢見師父為我加持,我還懷疑不是真的。我想如果是真的,希望師父加持,今天我可以起床出一下門。很巧,有師姐來電問,我要不要去禪堂?結果我一整天在禪堂。從那天開始,我幾乎和常人一樣,只是偶而有點不舒服。

零九年一月,師父來洛杉磯,倆母子趕著到洛杉磯,求師父為兒子調理加持。在師父慈悲的加持之後,兒子連續三個晚上流鼻血,排出黃黃的毒。念佛班結束,回到了紐約。那晚,我觀察兒子,他能睡床了,睡得很安靜。之前一年多時間,他不能安睡,因為頭不舒服,叫鬧滾動,常從床墊摔到地上。第二天,我就去買了一個床架給他。之後,他身體逐漸改善。

之前,在新加坡時,兒子常從床上摔下來,而且自己不知。我母親也因他的病受到大打擊,時常耳鳴。 在禪堂修練時,我替母親祈求師父,觀想自己是母親,突然耳鳴得很厲害,特別左耳像打雷。我流淚不止地說:“媽媽,我為了孩子離開您,平日很少關注您們,卻不知這耳鳴這麼難受。”我一直哭、一直懺悔。下午上課,觀生禪師加持時,又觀想自己是母親,求師父加持。從此以後,母親就不再耳鳴了。

在這個閉關班上, 上課的第二天早起,發現臉上的皺紋都消失了。現在臉上光潔,沒花錢就得到世上最好的美容霜。

孩子的腦瘤已經把神經都壓傷了,醫生曾說:“這人沒用了,救了也沒用"。幸運的是,在師父的加持護佑下,孩子現在上大學了,而且成績還很好,他很努力、很陽光,很多人喜歡他。 我對兒子說;”你要記得自己是佛弟子,你和其他人不一樣。要想傳播師父的慈悲,一定要從自己先做起。你要做好的音樂,使師父歡喜。“

在我心中,師父是怎樣的人呢? 師父是大慈大悲佛菩薩的化身,幫助無數的眾生。他為我們擋災受苦,是我們的慈父。我們有災、有難,師父會伸出雙手救度我們。師父的確一直在我們身邊,從未離開、也不會離開我們。


弘行(弘谷的兒子)

非常感恩師父及佛菩薩對我的加持和護祐,我修練很用心。現在上大學一年級,想學音樂,喜歡唱歌。我的願望是想開一個俱樂部,傳播師父的大愛與快樂。 那天觀生禪師加持時,我觀想站在蓮花上。突然之間,感覺我好像不見了,還看到一尊菩薩也站在蓮花上。 我發願要永生永世跟隨師父,像師父一樣救度眾生。

来自如来论坛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