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視:禅修給了我接連不斷的驚喜


Share

2013年3月,我因為一位師姐而結緣了菩提。那時候我的父親去世半年了,我整個人還沉浸在失去父親的痛苦和自責之中。

父親是2012年9月份走的,患的是前列腺癌,不到半年時間癌症就奪去了他的生命。作為唯一的孩子,我半年前按照醫院的建議決定給父親開刀。醫院預計開刀可以延長2年壽命,當時除了開刀就隻能等死,但是開刀后,不到半年父親就走了。回想起來,當時父親多麼希望我選擇不要開刀,他那絕望和氣憤的眼神我一直無法忘懷。我心裡一直后悔為什麼沒有早認識菩提,那樣父親就不會走得那麼快、那麼痛苦了。

原本忙碌事業和家庭的我,在父親去世后也終於抽出時間來關心一下自己的健康,一系列的檢查發現了一身的疾病:嚴重的骨質疏讓全身多處冰冷,像有幾個大冰塊嵌在我的膝蓋、腰和后背上,要靠貼暖寶寶才能生活和睡覺,如果外出背包的話身上會痛好幾天﹔我的睡眠很差﹔眼睛也看不太清楚有3年多了,開車要離得比較近才能看到路牌,醫生說我的左眼已經90%看不見了…於是在家人的建議之下,我退休在家修養。

紐約3月份的健身班給了我接連不斷的驚喜。健身班的第一天我的睡眠問題就好了,我睡得像一個孩子一樣。第三天,我仍然貼著暖寶寶練功,但聯網感覺手腳開始發熱,不用暖寶寶也是熱的。而且在木魚禪師發了辟谷能量之后,我也開始了辟谷。8天半的健身班,我像一塊海綿一樣飢渴地吸收著禪修的知識和能量,並且強烈的渴望幫助別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每天睡醒,心都很痛,而現在我已不再自責,心也變得更平靜了。

健身班以后我馬上介紹菩提禪修給9位朋友,如今他們都走進了菩提,並獲得收益。在父親去世一年回國給父親上完墳后,我趕回來參加了紐約禪堂的二級班並拜了師,又緊接著趕到灣區參加二級班。我在午間休息的時候請了師父加持過的水晶手串和藍寶石手串,立刻把它們帶上。下午上課,打坐時,我感覺能量就在手串接觸到的手腕位置,從小圈變大圈一圈一圈地轉。我同時按照師父的引領觀想,一下子有飄起來的感覺,好輕鬆,好舒服。雖然手串外觀跟外面賣的相似,但師父加持過的法物確實就是不一樣。

如今,在我走過的每個地方我都細心努力,時時刻刻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幫人。我要讓更多的人離苦得樂,不要再像父親那樣痛苦。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8169&extra=page%3D1#.VI_X0iuUf1s >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