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覺:入菩提三個月,整個人產生了巨大變化


Share

我自幼生長在台灣,大約在高中時期隨著母親和弟弟到北美矽谷留學定居。由於自小在基督教背景的家庭中長大,因此來到美國以後在親友介紹之下,也就自然而然地進入了教會。

日子一下子就過了十多年。 後來自己也有了家庭和子女,生活一切還算是平順,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似乎對於真理永遠有一個沒有被填滿的空缺。雖然自認為是基督忠實的信仰者,但是自己的內心仍舊充滿了許多無法越過的障礙。 這其中一大部分來自於和公公之間關係的不合睦,因為曾經受過他話語上的傷害,我便開始把自己封閉起來, 也逐漸減少和先生家人之間的往來。 由此造成了情緒上的長久壓抑,身體健康也逐漸亮起了紅燈。 我一直被長年的偏頭痛、暈眩症、花粉過敏等病困擾著。

從2013年起,我又開始去尋找自我生命的歸依與答案。只不過這一次我完全地打開內心,並認真地去探索自己從未碰觸過的佛教領域。沒有多久,我就開始被佛陀的教導所深深吸引。 儘管當時身邊不認識任何一位信仰佛教的朋友,但心中對於佛法的渴望,使得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求、學習並聽聞開示。 記得有一次一位法師講到:”佛法中有八萬四千多種不同的法門,但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去尋求那屬於自己的法門,並且要一門深入地走下去”。於是我便把這句話牢記在心。

在2014年的八月初,我偶然在超市門口拿到了一本禪修雜誌。隔天也就是八月三日我第一次來到菩提禪堂。 由於當天是脊椎健康日,因此許多人前來希望能得到身體方面的醫治;對於我自已而言,我更多希望找到心靈上的解脫。 在觀賞菩提禪修簡介影片中,我第一次認識了充滿慈悲的上師。 就在師父的一番話中,我聽到他是如何地修行此法門並且是”一門深入”。 再次,我的心被這四個字深深地震撼並抓住。我感到上師正在對著我的心發出邀請。 那天當台上的老師為眾人加持身體時,我感到能量是如此真實地從上到下進入我的身體。 伴隨著眼淚, 一股溫暖又有如回家般的感覺使我整個人得到無比䆁放。因此在接下來的幾星期裏,我認真地學習走八卦, 並勤練大光明。 在短短不到四星期的時間,我的頭部疾病都一掃而空!並且再也不需要藉助任何藥物的幫助了。

但是,就在我進菩提一個月左右,我經過診斷又被發現患有乳癌而且是第三期。 由於在我母親那邊的家族成員有相當多患乳癌的病例,所以我其實早已心裏有數。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再以為自己患得癌症只有單純的基因遺傳,因著對於”因果的認識”,使我開始明白自己得病之根源何在。 要想除病也一定要去拔根,於是我開始不斷為著自己過去所造之業深深地懺悔並尋求他人原諒。在八月份的盂蘭盆節當天,我第一次為了我的公公點燈並且為他真心誠意地祈福。 雖然公公已往生多年,卻在我為他誦念時心得安慰。(公公其實在兩年多前向我托夢,但是我當時仍無法原諒他,而今他再次出現時我的心對於他只有充滿了感恩⋯⋯)於是我從此與先生家人之間的隔閡完全消失。

不久之後,我的醫生開始為我安排第一次化療10/2日。沒有想到化療之後我的身體反應很大,除了五臓六腑都在疼痛之外整個人也十分虛弱。 而就在化療後第三天,我有幸能參加了拜師儀式,自己也正式成為菩提弟子,這真的是我這一生當中最蒙恩的一件事情。 而今師父不單只是我的老師,他也是我救命恩人,我要永遠感恩師父及諸佛菩薩,是如何想方設法的來救渡我這樣一個人,儘管我知道在未來的道路上必然還會遇到大風大浪,但是我已乘坐在這條”菩提的大法船”上,因此知道一路有師父掌舵,就沒有任何的恐懼與煩惱,感恩!

而在拜師當天我在師姐的建議下留下來參加二級班,希望能藉此補充自己的能量使身體早些恢復。 記得上課的第一天我的身體虛弱得要靠著牆坐,練習大光明時也是連手都舉不了太久。 然而儘管如此,我仍一直堅持下去,每天的課程裏也因師父和老師們對於佛法的開示而滿心受益。 到了第三天時,我已經由需要靠牆而坐,往前坐在墊子上了, 我的體力一天天在進步之中。更重要的是,在二級班上使我對於上師以及諸佛菩薩的信心有著快速增加。 有一天晚上下課,在開車回家途中,我一個人開囗喊著:”師父,您的法是真實不虛的!是真真實實不虛假,並且每一句都會應驗在我身上的!”於是我不停反覆地大聲向自己,也向世界宣告著。 頓時間,我心中升起了對上師和諸佛菩薩無比之信心。

同時在二級班上,我也聽到了許多來自師兄師姐們的寶貴見證。 最後在老師們的支持和鼓勵之下,我決定放棄化療,專心精進來修行。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盡心盡力地修練著。 每一天我都把它當作是我人生的最後一天,來為上師和諸佛菩薩而活。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心性一直在改變。我不再害怕身體的任何病症,甚至可以超越它而不再起任何煩惱心,因此感到自己好像是從死亡邊緣又回來了的人。

有一天當我正在做大禮拜時,我五體投地、雙手合十朝天,突然間我在意念中清楚地看到一幕: 自己全身趴在兩岸之間呈現大禮拜姿勢,也是雙手合十朝天,我的身體宛如一座橋,許多人踩在我的背上,從此岸到達彼岸。 當時我的內心十分感動,便發下此心願,我願意生生世世成為如橋一般的工具,讓眾生從我背上踩過,願藉著我使一切有緣眾生都能離苦得樂、直至彼岸。 因為自己曾經患了癌症,我對於身患癌症的病人特別有付擔,於是我求師父讓我有機會服侍這樣的人。而就在這不久,師父開始陸續帶許多的朋友來到禪堂讓我有機會服侍他們,而這當中有許多是癌症末期的朋友。 我便開始盡我所能的服侍、安慰這些飽受身心煎熬的人。 從服侍他們的過程中,我再次體會了何為佛菩薩們的慈悲。 當我更多地體會了眾生身上的痛苦,我的內心變得更加看不見自己的苦了。如今進入菩提三個多月,我的整個人產生了巨大的變化。正如上師賜給我的法名一般,但願在這條覺悟的道路上我能一直精進修行,好能早一日來自覺覺他。 願一切感恩歸給上師和法界十方諸佛菩薩,雙手合十頂禮!
(順便一提的是在我左邊腋下的兩顆腫瘤,有一顆現在已經摸不到了,而另外一個也在縮小當中)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8169&extra=page%3D1#.VI_X0iuUf1s >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