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靜:我再也不怕冷了


Share

我生長在武漢。夏天悶熱,吃了太多的冰棒,常常吃到從喉嚨到胸部這一條線整個都是冰的。

22歲到25歲時,教了三年書,教書6個月后,嗓子就說不出話來了,痛苦不堪地度過了兩年半的教書生涯,從此改行。以后的20年,我拼死拼活地讀書工作,天天熬夜。 直到三年前,我開始全身冰冷,冷到不能坐、不能站,不能自己獨睡,無處可去,無處可躲,無處可藏,感覺到處是風,到處都是冰的冷的。我隨時都帶著圍巾、毛毯、墊子,就連睡覺也要圍著圍巾,把頭包得嚴嚴的。我的胃部也有疼痛,有兩個腫塊,活得苦不堪言。

這次健身班上我收獲太多了。第一天上課,茱莉禪師加持后,我胃部的腫塊就有一個竟然消失了。前幾天上課,我還從頭到腳,包得嚴嚴實實坐在椅子上聽課。 現在我慢慢開始變暖,毯子不用包了,也能坐在墊子上了。剛開始坐墊在的時候,坐下總是冰冰的。從昨天(第七天)開始,我發現座下變暖了﹔三年多來日夜都不能離開的圍巾,也拿下來不用帶了,即使禪堂開著空調,頭頂有風明顯吹下來,我都不怕了。還有, 我已經七八年了, 一直有起夜的毛病。 晚上可以起來3-4次, 甚至5-6次,根本就睡不好覺。而且 每次起來,我就會急不可待地去上廁所。 這三天, 我就不用起來了, 一夜不醒的。 今天早上6點我醒了, 居然也沒有想去上廁所, 又睡著了。 這在以前是我連想都不敢想的!

還有更神奇的:我覺得效果好就把媽媽也帶來了。媽媽一年半前中風后, 左腿就開始萎縮,沒有力氣, 沒有肌肉和血色。 現在靠拄拐杖行走。 那天下課,茱莉禪師單獨為她加持加持。 第二天,我為媽媽洗腳時發現,她原本煞白萎縮變細的左腿,竟然有了血色,而且好像肌肉豐潤,和另一條腿差不多粗細了,真是不可思議!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7683#.VG32DPmUc3A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