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露: 菩提禅修令我絕處逢生


Share

ny74

我於2012年11月,由老中醫如曼師姐帶來禅堂。當時我已是將近20年的糖尿病患者,每天要打針,要吃10粒藥。我經常要喝水,每兩小時就要進食,盡管如此,我的手依然發抖,全身無力。第一次到禅堂,是由女兒和另一個朋友架上二樓大堂的。我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不要說煮飯做事了。吃飯時,我連菜也挾不起來。白天我每隔半小時就要上廁所,晚上每兩小時就要上廁所一次,根本無法獲得足夠的睡眠。

子宮中的腫瘤,令我每月的經期長達10天,而且血量非常多,還有一團一團的瘀血。長期大量失血令我虛弱不已,在禅堂參加健身班時,我根本無力坐起來,經常要躺在地板上,身上冰冷,要蓋毛氈。

我的腰椎經常錯位,頸不能轉動,膝關節軟骨退化,全身肩背痛,頭痛,經常要吃止痛藥。我無法行走,無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我還有甲狀腺瘤,呼吸系統敏感,經常咳嗽流清鼻涕。

由於極度缺乏能量,我的胃部長期充滿氣體,腹部也脹得有如懷孕5個月的孕婦。
中醫師如曼師姐無法治好我的病,將我介紹來禅堂。
我的腰椎錯位,禅師曾幾次爲我加持。我的頸椎在做大光明時,一節一節地啪回原位。開始做大光明時,我的手完全舉不起來,如今已可以舉數分鍾。經過將近兩年的加持練功,如今我已經能夠行走,還可以駕車2.5小時,將幾個師姐載來禅堂。我的腹部和身上不再冰冷,已開始感到暖和,也開始有力氣說話與煮飯。我的腹部不再有如懷孕5個月的孕婦,只象懷孕2個月。雖然子宮腫瘤仍在,但不再象以前那樣出血。我的頭部和身體疼痛已大大減輕。我上廁所的次數已明顯減少,有時晚上竟可以睡上5個小時。
菩提禅修令我絕處逢生,金菩提上師和禅堂的禅師是我的大恩人。我一定要將這個殊勝的功法宣傳出去,讓更多人受益。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796&extra=page%3D1#.VEyohfmUc3A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