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修持法


腰腿和睡眠问题消失 孩子和我无话不谈

过度的劳累常常使我有种濒临崩溃的感觉,每晚我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甚至恶梦连连,白天则精神萎靡,情绪常常起伏不定,敏感易怒,稍有不顺就会暴跳如雷。孩子们都畏惧我、躲着我。无奈责任在身,我只能把所有的痛楚隐忍着,默默地承受所有一切的不安与压力,有时甚至担心自己可能会患上忧郁症。


我身体晃动的问题改善了,脚步更沉稳了!

这是我第二次上8.5天健身班。在过去的6个月以来,我的身体开始不能自控的晃动,脚步不稳;近期身体颤抖得越来越严重。经过很多次的身体检查,医生还是查不出颤抖的原因。


Freedom from severe headaches, letting go of negativity!

I was diagnosed with idiopathic intracranial hypertension (IIH) in year 2014, a condition characterised by high pressure around the brain. The daily medication of 6 tablets could not reduce the pressure effectively. Hence, I continued to suffer from severe headaches with a pain scale of 10/10 about 2 to 3 […]


My knee swelling and eczema were alleviated!

In April 2017, my left knee became swollen and painful for no apparent reason. Since then, the swelling and pain persisted and will worsen if I walked or stood for about 1 to 2 hours.


身体的麻痛消失了,我爱大光明!

上课第一天我还有服用止痛药,第二天却忘了带它,可是我的身体却感觉比较舒服了。第三天,我更有信心和专心地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整个身体是那么的轻盈自在,所有的麻和痛都完全消失了!我还竟然忘了要吃药这回事。现在的我,手脚灵活,还能够照顾我的小孙子!


幸运的我,摆脱了甲亢和背痛!

但是在闭关班的其中一次修练时,我感觉到有一股能量从头顶贯穿到脊椎,顿时全身特别的轻松。从此,我摆脱了背痛的问题!感恩的心激发了我加入菩提志工的大家庭,愿接引有缘大众走向禅修与健康。持续的修持,终于让我的Free T4与TSH这两个指数在2015年2月都能维持在标准范围内。


禅修让我视力清晰,精力充沛

我双眼的近视度数大幅度地下降,左眼的近视下降至50度,右眼是75度!我感到无比的开心,深信我视力的惊人进步是归于勤修八卦内功和大光明修持法。在工作方面,我现在更加专注,精力充沛,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禅修让我重生!

最令我欣喜的是原本我要求坐椅子,可我竟然能像大家一样盘坐在垫子上,而且腰不疼痛。健身班神奇的受益是我无法想象的!


走出失眠忧郁阴影 不再恐惧和便秘

2015年8月我的先生因大肠癌往生。在他往生前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医院照顾他,看着他的病情一天天严重直至离世,我很害怕我会跟先生一样得同样的病。


失眠与偏头痛消失 重见人生曙光

我是一名工作狂,每天都会在公司工作十多个小时,一星期工作7天,永不停歇地拼业绩,喜欢在同一时间做几样事情。这样长期的工作压力、忙碌和熬夜,导致我的个性变得很急躁,失眠与偏头痛已跟随我十多年了。


丢掉拐杖 脸上有笑容了

2005年11月,我得了帕金森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慢慢地变得非常僵硬,行走不方便,脸部表情也越来越僵硬,没有笑容。医生告诉我,只能靠吃药和运动减缓症状恶化的速度。


二十多年的顽疾消失 我要做接引菩萨

从1997 年开始我患上了头痛。这20多年来,我饱受头痛折磨,痛不欲生!中医诊断是“风痛”,而且风已经入骨,属于很严重的疾病,需要很长的时间康复。后来延伸到全身痛。而西医的建议只是让我吃止痛药。所以这20多年我唯有靠推拿来减缓我的痛。


9年的中风后遗症恢复良快,十多年的脖子僵硬疼痛消失

我曾在2008年中风,行动上是恢复正常了,但脑里面有一个大概5毛钱大小的血块未除。医生告诉我,这会导致我的思维不像以前那样敏捷,所以我变得讲话词不达意,所讲所思不一致,稍有口吃的现象,记忆力也受到影响,尤其是短期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