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禪堂


礼出轻松,拜出正常月事、不再晕眩!

早从2015年,我被诊断患有耳水不平衡,严重发作时感觉天旋地转,必需躺卧在床,还得马上吃药或打针來停止晕眩。因此我不敢独自出门到人群拥挤的地方;在日常的生活中我的一举一动都要轻缓,不能有大动作。


供灯:我的事业道路被照亮了! Lamp offering lighted up my career path!

我毕业于一所澳大利亚大学的法律系。经过漫长而无收获的求职,我决定回新加坡,希望前景会更好。我预料回国求职也不容易,因为我必须与一群本地和外国法律系毕业生竞争。眼看朋友们都在事业上取得进展,我开始害怕落后。看到我的焦虑不安,母亲为我在佛前点灯,并向我介绍菩提禅修。


佛前燃灯:照亮我自闭症儿子的前程!

我的大儿子今年25岁,患有轻微自闭症及智力障碍。自从接触菩提禅修之后,我常为他在佛前供灯。2016年8月,我为他点了49天的吉祥灯。大约过了半年之后,我发现儿子在各方面都有很好的变化。


女儿出国深造,天天都亮了起来!

我的女儿大学毕业出来社会工作,已有好几年的时光了。2016年8月,她决定到伦敦深造,攻读幼儿硕士学位。开始时,她因为一时未能应付大学的功课,以至于学习成绩很差,甚至有一个测验考不及格。


我身体晃动的问题改善了,脚步更沉稳了!

这是我第二次上8.5天健身班。在过去的6个月以来,我的身体开始不能自控的晃动,脚步不稳;近期身体颤抖得越来越严重。经过很多次的身体检查,医生还是查不出颤抖的原因。


Freedom from severe headaches, letting go of negativity!

I was diagnosed with idiopathic intracranial hypertension (IIH) in year 2014, a condition characterised by high pressure around the brain. The daily medication of 6 tablets could not reduce the pressure effectively. Hence, I continued to suffer from severe headaches with a pain scale of 10/10 about 2 to 3 […]


My knee swelling and eczema were alleviated!

In April 2017, my left knee became swollen and painful for no apparent reason. Since then, the swelling and pain persisted and will worsen if I walked or stood for about 1 to 2 hours.


感恩天珠救了我先生的命!

我的先生从事建筑工地搬运器材的工作。由于工作性质较危险,于是我在2016年8月的千人念佛班里为他请了一颗天珠,希望他戴在身上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