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禪堂


月豐:佛菩薩和上師,化解了事業中的障礙

有個中國來的師姐,捐助禅堂所有的法師服,師父接見了她,爲她作了灌頂加持。上三級班時我坐在她旁邊,問她爲什麽這樣發心?她回答說兒子在溫哥華,希望有佛菩薩照顧。另外,國內的生意也將會更好。


持撰:師父讓我遇難呈祥!

我來自波士頓,丈夫從超級市場拿回一本禅修雜志,幾位同修租了一個地方,每周共修一次。我在餐館工作,不小心摔了一交,我只覺得上師在後面托起我,結果我一點也沒有受傷。如果不是修練大光明,我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能量。 今次在這裏練藥師大光明時,我覺得師父將我帶進了月亮。知道波士頓將建禅堂,我心裏非常高興。我會盡最大努力,和大家一起將菩提禅修帶到波士頓。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796&extra=page%3D1#.VEyohfmUc3A


持稻:打開心結,也不需要吃止痛藥了!

我來自上海,8月份在洛彬機參加了9天的念佛班。因父親去世,3年後仍走不出悲痛。我知道繼續下去會影響健康,於是報名參念佛班。結果9天以後,心情恢複平靜,丈夫也說我變快樂了。


持露: 菩提禅修令我絕處逢生

我於2012年11月,由老中醫如曼師姐帶來禅堂。當時我已是將近20年的糖尿病患者,每天要打針,要吃10粒藥。我經常要喝水,每兩小時就要進食,盡管如此,我的手依然發抖,全身無力。第一次到禅堂,是由女兒和另一個朋友架上二樓大堂的。我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不要說煮飯做事了。吃飯時,我連菜也挾不起來。白天我每隔半小時就要上廁所,晚上每兩小時就要上廁所一次,根本無法獲得足夠的睡眠。


胡國英:在这里我获得了健康

今年6月份第一次參加菩提禪修念佛班時,有同修看到我面青唇白,問我是否生過病,我沒有回答。實際上,我去年9月生過大病,來這裏以後才恢復了健康。我每次加持都有反應,昨天師父指著我們說,”翻江倒海,出去!出去!”,能量無比強大,令我感到舒服解放。我今天第6天辟谷。自從去年9月 接受治療後,長期失眠,經常頭暈,全身都不舒服。6月來禪堂參加念佛班以後,又參加了八卦班和兩個健身班。如今每天晚上10時睡到第二天早上5時,面色紅潤,整個人健康舒服多了。 主講老師贈給胡國英一本經書,她情不自禁地親吻經書。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174&extra=page%3D1#.VBu4hPmSw3A


持瑩:我的胯不痛了

我本來是個無神論者,不相信任何宗教。一年前走進菩提法門,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令自己不能不信。幾個月前,我的胯痛,因為先生有病要送他來禪堂,只好堅持開車。有一次,老師加持後,我站起來走去拿水,聽到腳腕”卡卡”兩聲,胯就不痛了,這簡直不可思議。而且,自從那一次以後,幾個月來,胯就一直沒有再痛過。 前兩天我扭了腳,當時很痛,一想來禪堂就不會痛了,結果現在真的不痛了。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174&extra=page%3D1#.VBu4hPmSw3A


Lindsay Stelzer:听力恢复如常

一個半年前從印第安娜州前來紐約曼哈頓定居的美國人Lindsay Stelzer,也前來參加學習班。他的左耳在幾年前組團玩流行音樂時,因為聲音太響,左耳失去了30%-40%的聽力。在觀看見證錄映帶時,聽到陳棋右耳失聰8年,恢復了聽力,他想,如果我也那麼幸運就好了,結果,他就聽到”蔔”的一聲,耳朵的聽力恢復了!他已決定參加9月份禪堂開辦的二級班。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174&extra=page%3D1#.VBu4hPmSw3A


陳婷:我的失眠好了

我來這裡之前一直失眠,但當走進禪堂的第一天,就很想睡覺,睏得不能睜眼,又不好意思睡,因為大家都很認真在修練,特別是在老師加持時,忍不住的哈欠一個接一個,又好大聲,害得周圍的同修都看我,現在睡眠已經不是問題了。


瑪煦:八卦走出的美好

參加加強班之前,已經走八卦一年多。在加強班的第一天,就得到兩位老師的寶貴指點。將動作糾正以後,越走越舒服。初時是走在湖面上,最後是在宇宙太空裏騰雲駕霧了。


持縝:找到了减肥的好方法

今天是6月6號,差兩天就是我進菩提禪修一周年了。來之前我體重145磅,患了嚴重的憂郁癥,來這裏主要是為了減肥。在來這裏之前,我減肥減了20年,用了很多方法,花了很多錢。


瑪健:走八卦治好了我的脊椎

有個師姐告訴我,老師走八卦很美,因此,我一定要安排時間參加八卦班。 參加八卦班以後,我很認真的學習,將老師說的要點記下,一直在腦中象過電影那樣重溫,連炒菜時也想起來。在聽著《天音》走八卦時,隨著老師的導引,我覺得能量將我們這個圈的八個人,從草地螺旋形升上宇宙虛空,身體不見了,只有頭在繞圈,後來,連頭也不見了,只有能量在轉,能量不是熱的,是涼的。 上師將我們帶到秋天的場景走八卦。上師走得大汗淋漓,骨酸肉痛,他那麼辛苦,無私地將經驗傳授給我們。(說到這裏,瑪健感動得熱淚盈眶,哽咽不能語) 上師慈悲,象陽光,普照天下萬物,愛天下眾生。我也要象他那樣博愛慈悲。 走八卦治好了我的脊椎。(瑪健拉起衣服,請老師觸摸她的脊骨來證實她的脊骨是平的) 瑪健說:以前,我的腰椎一節凸出來,一節凹下去。中醫判我永遠無法治好,按摩師不敢給我按摩。由兩年前開始,我全身痛。每天上班之前,都要提前一個小時,從腰部到腳底,全部貼上跌打膏藥,不管誰看到了,都會產生同情心。 我是2012年參加菩提禪修,是由侄兒架著我的胳膊拖上禪堂來的。2013年上師來紐約,為我們做加持加持時,我腰椎上凸出來的骨頭,神奇地被推了進去。後來,經過其他老師的加持,腰椎又好了一些。 最大的進步是這次的八卦加強班,現在我的脊椎已完全平了,也不痛了。我可以轉頭,也可以轉腰,我已經完全恢復了腰痛之前的狀態。 瑪健年輕時經常表演舞蹈,說到這裏,她忍不住當場跳起扭頸轉腰的新疆舞,獲得全班學員熱烈的掌聲。大家鼓掌,一來是因為她優美的舞姿,更重要的是,驚嘆菩提禪修的神奇以及八卦的無比威力。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4058&extra=page%3D1#.U8TtDPmSw3A


持梅:走八卦,在宇宙太空中運行

初級班是學動作,加強班是領悟,自覺。老師播放《中秋祝福》,讓我們跟著上師一起走,感受到上師的慈悲大愛,我從頭到尾都是流著淚走的。 在《中秋祝福》裏,上師淩晨起來,先送走那輪又大又圓的月亮,心裏浮起淒婉與嘆息,也需要重新調整意念和觀想。連上師也需要不斷學習領悟,更何況是我們。 上師走八卦時身體發燙,將自己想象成太陽,將光芒灑向人間。我也將自己想象成星球,在宇宙太空中運行… …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4058&extra=page%3D1#.U8TtDPmSw3A


持心:走八卦經絡通了

去年學八卦兩個月,走的時候胳膊酸膝痛,要死撐硬頂。第一期基礎班下來已不需要硬撐,第二期學會了什麼叫放松,走到胳膊腿都好像感覺消失不見了。學八卦還可以減壓,近來很多事令自己心煩,學了八卦心情平靜了很多。


譚麗嫦:走八卦,我的瘀傷排出來了

我的背在40年前傷過,走八卦後好多了。師父今天開示時痛得很厲害,就叫一個師姐幫忙拍打。還伸出一只手指來,大家都看到這只手指瘀黑,應該是走八卦後,將過去的瘀傷排出來了,身體得到了很好的調整。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4058&extra=page%3D1#.U8TtDPmSw3A


梁惠玲:血糖指數、血壓指數很快降了

4年前做過乳癌手術,在禪修班做能量加持時,胸前有針剌的感覺,還有能量在胸前一下一下地抓。因有糖尿病和高血壓,每天都要量度。禪修班第1天做4次大光明,2次靜坐觀想法,以及接受能量加持後,第2天早上量度,血糖指數由8.2降到7.2,血壓也由140降到132。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3928&extra=page%3D1#.U6VAmvmSw3A


持需:手臂消腫了,腫瘤也小了!

我的左手臂積水臃腫,長期要做物理治療。去年龍舟節拿到一本禪修與健康雜誌,有幸在10月份參加了金菩提上師的加持法會,之後又參加了念佛班,請了錄象帶回去。修練大光明以後,手、心和全身都顫抖。我每天堅持做1小時大光明,半小時大禮拜。不久以後,手上的臃腫消失了,不用再去做物理治療了。 6個月前,胸口有個1.7×0.9公分的腫瘤,由於堅持修練,10日之前,腫瘤已經縮小到只剩下三份之一。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3928&extra=page%3D1#.U6VAmvmSw3A


劉妙珍:我的视力好了

小時候得了傷寒,手腳都曾跌斷, 很多病痛。晚上待先生用完電腦以後,我才開始看上師開示加持的光碟,看時很多寒氣排出來。


陳麗婷: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我幾年前已經接觸菩提禪修法。因以前禪堂的地方太小,覺得空氣不好,我便沒有繼續去參加共修。在家裏也因為工作太忙,沒有堅持修練。直到今年4月份,才知道禪堂已經搬到寬敞的新地址,於是報名參加了4月份8天半的禪修健康班。一開始練大光明,我整個人就360度在太空裏飄浮。我問老師,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地球來。


譚麗嫦:菩提禅修让我枯木开花

40年前曾從巴士跌下受傷,以後一直頭痛手痛腰硬。35年前大兒子出生時,由於難產醫生沒有開刀,強行自然生產的結果,令我的盤骨和腰骨受到嚴重傷害,兒子的頭也腫了2周。多年來曾學過4種氣功,但身上的傷痛並沒有明顯減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