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

來自印度尼西亞


我健康了 家庭和事业也吉祥顺畅了

最近几年家里发生很多事情:全家人轮流生病,女儿在每年5月都会因为发高烧住院,家里经常吵架;我的生意也不顺。还有,常常在半夜听到楼顶有撒沙子、小石头的声音;经常闻到很臭的味道;有很多奇怪的动物跑进家里……这种种问题,禅师您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解决?


感覺到了師父的法妙

大家好。師兄跟師姐,我名字叫阿周,你們知道我在印尼,我是印尼人,這七天來真的學了很多,我們有師兄講了 illogical 的東西,很多發生在我身上。 師父開始念咒那時候,我就開始感覺到了師父的法妙。他開始敲那個木魚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原來有受傷過,在我的背這邊,就是很痛很痛的感覺,痛到真的晚上睡覺也會痛。但是很奇妙的,明天早上起來就沒有東西了,沒有發生什麼了,就好了。那個是我第一天聽師父講咒的時候。 第二天我們就坐著 meditation,然後聽那個藥師佛的經。老師又開始叫我們念咒,然後他叫我們感恩,感恩父母,又開始流眼淚了。普通來講,應該不只是我吧,每個男孩子、女孩子都肯定有跟父母頂過嘴,我就很懺悔在那邊,真的很感動。我覺得,現在他們還活著,我肯定要等一下直接打電話去,跟他們 say sorry。我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感覺會發生,這樣 direct, 直接進到你心裡面。我一生中,可以算啦,幾次跟我媽媽說謝謝,還是對不起,很少很少很少。我覺得,我們真的要開始懺悔了,因為太多太多這種東西。那個是我第二天。 我有時候聽到我們朋友說有辟穀,然後我說,不可能啦辟穀,我五個小時沒吃飯就會死掉的。因為我是一個 fitnesser,我是健身的,普通來講,我們一天要大概吃五餐到六餐;白蛋,普通來講要吃十粒。你叫我不知東西好像不可能。我就說,“師父啊師父,我想要試一下辟穀,您可以給我辟穀嗎?三天。”晚上吃好了,我跟我們印尼的同事也是有去那個 xx park 那邊走,普通來講,回去肯定買東西吃的。但是,我最喜歡吃的是 Subway,去 Subway 要買那個 sandwitch,他直接就在那邊彎去,他說“我不買”,好像不肚子餓幹嘛買?回去到 fairplex 那邊,香蕉在 promotion,一塊半,我又去買。但是,也是走到它的門口,它也關了,也沒有買到。然後,那一個晚上我一點都不餓,到明天也是。第三天我在辟穀,大部份我們同學、師姐師兄全部都在吃,我聞到它的味道是好像不錯,但是沒有感覺到想吃東西。特別奇怪那種,我覺得很奇妙。 到了第四天,那個晚上我就開始餓了。真的九點我就開始開齋了,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謝謝你師父,你已經給我兩天了。我要開齋了,師父,請你允許我開齋。”然後我就開齋了,直接下去 food court 那邊吃 xxx,我就開齋。 謝謝師父,我很感恩師父,特別感恩師父。 香峻 來自 如來論壇 请浏览新加坡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