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錄目錄 神經系統


睡眠改善 平衡感進步了

這段時間來,我的睡眠不好,左側肢體有麻、硬的現象,包括我的左臉也有歪,都影響到。自己是40年的護理人員,深知自己如果不好好運動,不將健康找回來,將來會中風。發現了禪堂有健身班,很開心,11.2就來禪堂。


頸動脈阻塞指數降低了

我在松德八卦點走八卦已經有兩年的時間。那個時候我常失眠,早上都很晚起床。有天忽然早起到公園走走,看到一群人在繞著樹走,點長很熱心地叫我一起跟著走,我感覺還不錯。


點燈-照亮了婆婆的心

  我有長達十年的睡眠障礙,幾乎天天失眠,每天渾渾噩噩度日。三年前,曾經因為強烈的暈眩送醫院急診,所幸處置得宜,沒有大礙。前一陣子眩暈又發作,住院十天後,不得已才遵醫囑,開始吃安眠藥,避免因長期睡眠不足,造成身體虛弱。


摆脱20多年的噩梦

禅修后,我还交了很多新朋友,大家对我的转变啧啧称奇,拉着我要我给他们分享我的收获。分享让我很快乐,现在的我不再忧郁寡欢,久违的笑容再次回到了我的脸上。


不再为睡眠而烦恼了

从健身班的第4天开始,我的睡眠变得非常好,睡7个小时足够了,但精神状态犹如回到童年的时候,完全没有疲劳感,感觉整个人很清爽。


八卦基础班让我不再失眠,弹弓指消失

  我走“八卦”只有短短10天的时间,但收到的效果却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很感恩金菩提宗师,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方法,能让人获得健康和快乐。


禅修,降低人生分贝

我又参加了2期健身班,念佛班,八卦基础班,我的睡眠越来越好,我的身体元气也恢复上来了,身体温暖了,手脚也不冰冷了,中医把脉都说我的肾气回来了,很奇怪,之前吃药都不能恢复的,走“八卦”这么短的时间,身体就温暖了。而且,从之前的每天24小时脑鸣,到后来,脑鸣3-4天来一次,慢慢地,脑鸣发作的频率越来越低。


压力跑了,迎来好睡眠和健康!

因为睡眠质量不好,造成我有偏头痛和颈项痛,现在我的睡眠改善了,头痛和颈项也好了。我的膝盖本来也痛,可是班上禅坐时发觉它也不痛了,这些天走路时步伐很顺很轻松。


帕金森大大改善,行动自如了,医生都给减药了

我很感恩金菩提宗师,我也要把这么好的方法告诉更多的人,让越来越多的人像我一样受益,因为身体有问题的人真的是很痛苦,我们的师姐很善良,很棒,很帮忙我们,每天都会问候我们,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走八卦让我摆脱肩膀,腰背和膝盖的疼痛,重获健康!

在20年前怀孕时怀着双胞胎,就时常腰酸背痛。在生产以后也都没有好转。就在那个时候(2015年),先生的同事有介绍了我们菩提禅修。先生就鼓励我上健身班,之后同月份我就开始学走八卦内功。刚开始走的时候是非常的辛苦,因为膝盖痛,腰也酸痛。为此我每天都会使用护膝跟护腰带,虽然辛苦但是我还是坚持继续走八卦。因为我慢慢看到效果,虽然膝盖和腰部还感觉到疼痛。就在差不多三个多月时我就慢慢可以入眠,所以我也慢慢就不吃止痛药了。在差不多半年左右,膝盖就觉得比较有力气了。


我的禅修之旅,曲折而美妙

我通过修练和做义工,越来越觉得,我今生能够遇到师父,是我的福气,我一定会好好把握,好好修练,坚持修练,只有修练,才能得到师父给予的加持。


近30年严重的失眠消失,禅修3年成功减重19公斤

2015年8月,我带着吃了近30年的强效安眠药报名参加了菩提禅修健身班。健身班期间,我学会了“走八卦”和大礼拜。从学会“八卦内功”开始,我就每天坚持走“八卦”1小时。 健身班第三天开始,我的失眠大大改善,不用吃安眠药也可以一口气睡5个小时。从此我没再依赖安眠药了。双脚变得有力了,我可以站1个小时,脚底竟然没有疼痛麻木,整个下半身和脚趾都不会麻木了。


我從一個原本不會笑的人,恢復到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大約五個月前,醫生診斷我得了憂鬱症,那時只想趕緊去做運動,游泳或慢跑,應該很快就會好轉。然而經過一兩個月後,不但沒好轉,心理上反而出現了莫名的緊張、焦慮、和恐懼,負面的能量一直不斷地湧進腦海,也造成睡眠出現問題,要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健身班让我告别一度想轻生的失眠!

我不想一辈子都依赖药物过日子。所以我把药都丢掉了,之后的结果就是每天根本无法入眠,无论吃不吃药,都感觉自己是掉进了痛苦的深渊。


禅修缓解了帕金森症状 :我的行动灵活了!Parkinson’s symptoms eased with meditation: My mobility has improved!

十年前我被诊断患上了帕金森,必需服用药物来缓解僵硬的肌肉。因为不想过度依赖药物,我尝试拉长服药的间隔时间, 从四小时延至六小时。然而我并没有成功,因为药效通常在四小时后就退了。我的脚部肌肉就会开始变僵硬,导致我的步伐变得不稳,只能小步行走。因为怕跌倒,在行走时,我时常会忽然间“僵住”,停顿下来。


Energy Bagua has improved my insomnia!

I suffered from insomnia for more than six years. The feeling of helplessness and misery from the challenge of falling asleep was slowly leading her into depression.


白内障消失了 迎來香甜睡眠

我处在经常起夜和失眠的困扰中有4年时间了;从2011年开始,我感觉右眼睛像罩了层薄雾似的,视力变得很模糊,身体的平衡力也很差,有种感测不到距离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