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班別


我的腿腳變「乖」了

天天走八卦走了一年多以後,到了2016年底,我的膝蓋完全不痛了,不僅蹲、坐自如,走路也能走直線了,做家務更是不在話下。禪修使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美好與清淨,我的內心多了一種說不出的喜悅,對周圍的人和事也有了興趣及熱忱,親戚朋友們都說我比之前精神多了,也更年輕、好看了!


菩提禅修,圆满我大学梦!

能遇到师父,是我最大的福气。师父的开示教会了我如何勇敢面对生活的挑战。修练师父的禅修方法也让我时时能够放松。我的家庭本来都很和谐,只是不善于表达对彼此的关爱。自从全家踏进菩提,我们平时自然而然就能告诉彼此“我爱你”,心里充满了温暖。


一期的健身班,就让我和太太身心灵有了巨大的转变!

班上学习诵念 “金菩提圣经”,其中几句“我最自信”,“我最勇敢”,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我震撼不已。虽然我几十年来都知道这些字的意思,但是我现在才真正地感受到要怎么去运用它,以后工作上所面对的任何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双腿酸痛完全消失!心脏无力感也减少了!

当加持结束后,我感觉全身很舒服!心也很舒畅了!禅师好像把我身体的不适通通都“挖”了出来!那次的加持后到现在,我的双腿没有再酸痛了!心脏无力感也减少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样听到或看到害怕的事情而心跳很急促和感觉很无力了,也开始懂得释放压力了!


菩提禅修网络减压班让我10多年的便秘消失了

减压班的第3天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时,突然想拉肚子,结果排泄出很多,之后肚子就很不胀了,变得很轻松,减压班第4天我又拉了两次。从减压班的第5天开始,我每天大便1次,很好排泄,不需要在等了。


近30年严重的失眠消失,禅修3年成功减重19公斤

2015年8月,我带着吃了近30年的强效安眠药报名参加了菩提禅修健身班。健身班期间,我学会了“走八卦”和大礼拜。从学会“八卦内功”开始,我就每天坚持走“八卦”1小时。 健身班第三天开始,我的失眠大大改善,不用吃安眠药也可以一口气睡5个小时。从此我没再依赖安眠药了。双脚变得有力了,我可以站1个小时,脚底竟然没有疼痛麻木,整个下半身和脚趾都不会麻木了。


重建光明的人生

去年八月份我開始感到人生很灰暗,游泳後脊椎突出,站的姿勢都斜掉了,從側面看我的體態是一個7字。我心想怎麼會這樣子,可能是游泳方式錯誤,或是本來脊椎已經有問題了。我去醫院照X光及核磁共振,醫生告訴我要手術,手術要二十幾萬。我說錢沒關係,但會不會有後遺症?醫生說要看術後的調養。我問了20個人,16人都建議我不要去開刀,因為術後的前幾年會很好,但之後會痠痛。而那時候的我已經感到痠痛了,不過還能蹲站,就是體態不好看。


我從一個原本不會笑的人,恢復到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大約五個月前,醫生診斷我得了憂鬱症,那時只想趕緊去做運動,游泳或慢跑,應該很快就會好轉。然而經過一兩個月後,不但沒好轉,心理上反而出現了莫名的緊張、焦慮、和恐懼,負面的能量一直不斷地湧進腦海,也造成睡眠出現問題,要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为爱犬点灯放下悲伤 旧患疼痛也消失了!

大概在我18、19岁的时,我很喜欢溜冰,因而经常为了溜冰跌伤了脚,却不以为然。现在年纪大了,经常会感觉到左边腰部以下的部位和脚会麻痹和疼痛,所以不能久站,而且走路不到5分钟就要找地方坐下休息,但是我认为擦跌打油或松筋油就会没事,也没多加理会。


菩提禅修青年营,让女儿改掉坏脾气

我的女儿,琬淇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只要妹妹把她的东西弄乱,她就会跟妹妹起争执,并且向我告状,让我也数落妹妹的不是。而我是保持中立,让她们姐妹自己解决。所以她就会认为我在包庇妹妹,认为我很偏心,只疼妹妹。过后她就会因为这件事两天不理我。


菩提禅修青年营, 让内向女儿变得开朗自信

我是许淑香(法名:荃阳),来自马来西亚马六甲。我的女儿刘均慧(法名:荃察)从小胆怯,内向,缺少同龄孩子的活泼与阳光,不爱和陌生人接触。从小学到中学,所有老师给的反馈就是:“你的女儿很安静很乖。”就是这份“安静和乖”,让我这个做母亲的感到非常担心。


卢松慧与女儿黄馨仪的故事

菩提禅修青年营,短短10天改变了我的女儿黄馨仪。馨仪之前比较懒惰,每天早上起床需要叫很多次,让她做家务,她会推三阻四,让妹妹去做。孩子也会关心父母,但仅仅是问候,并没有行动。


父母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

我参加过两期菩提禅修青年营,让我学会了孝敬父母。金菩提禅师开示:父母是孩子人间的菩萨,因为总是把最好的都留给了孩子,所以孝敬父母是孩子一生的责任。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经常顶撞父母的行为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