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錄目錄 家庭事業


做好時間管理,不再沉迷遊戲

作為學生,讀書和玩樂就像天平的兩端,如何才能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
他說:「因為沉迷手機遊戲,荒廢了學業,即便清楚意識到自己當前的問題,但關鍵時刻,總敵不過手機的誘惑。」
在一次機緣裡,他參加了「菩提禪修青年營」,課程裡,他不僅找到了管理時間的方法,更確立了自己的夢想與目標。


揮別嚴重頭暈

Sim Jiak Hoon母子倆在參加了菩提禪修後,母子之情更加深厚了,在工作和學習之餘,他們會一起到禪堂當義工。媽媽Sim Jiak Hoon說:「菩提禪修讓我恢復了身心的健康,讓我的家庭更加美滿幸福,還幫助兒子成長為一個更有愛心和責任感的人。把兒子交給菩提禪修,我放心!」兒子信德說:「我希望媽媽越來越健康和快樂!」


脊柱側彎得矯正,疼痛消除

菩提禪修是我的生命線,它把我從黑暗的隧道裡解救出來。不僅帶給我健康和快樂,還帶給我很多人生的道理,讓我的人生如撥雲見日般重見光彩。幾年前,由於工作過度勞累,導致我的脊椎漸漸向右側彎曲,腰也疼得直不起來,每走一步都特別吃力。由於脊椎彎曲壓迫了神經與血管,我的頭也常常痛。


想法一變 壓力不見

高學歷、高薪資已經成為這個社會衡量成功的標準,似乎那樣的人生就是幸福快樂的。這也曾經是我潛意識的目標,變成了我無形的壓力,壓到我不想再去扛,漸漸地我與父母之間產生了隔閡;然而,透過禪修,開闊了我的視野,也改變了我想法。


「大光明」讓我摘掉弱視眼罩

Christina Chang 出生在美國東部經濟發達的康州(Connecticut)。曾就讀於加利福尼亞大學河濱分校(U.C.Riverside),主修工商管理和社會學。第一次見到 Christina,就被這位笑靨如花般美麗的女子深深地吸引,她陽光自信、精緻而有涵養。然而,給我印象更深的,是她娓娓道來的那段與菩提禪修相伴的十幾年的成長經歷。


我找到了人生方向

面對迷茫的未來,一位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少年,一度舉棋不定、裹足不前。他曾經差點放棄學業,也曾經跟父母頂嘴,是什麼讓他學會懺悔與感恩?是誰讓他找到人生方向,勇敢地決定自己的未來?盧子樂和他的父母與我們分享了他的故事,一起來聽!


將愛說出來

曾經,她總是以一副嚴厲的面孔面對女兒;不僅不會抱女兒、牽女兒的手,甚至當女兒開心地為她做好晚餐時,會因為菜色不好而數落女兒一頓。她的「嚴厲」,使得女兒對她既愛又厭。 後來,她們彼此懺悔,不僅弭平了過去的代溝,而且開始彼此分享心事、互相加油鼓勵,表達愛與感恩。她們之間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又為什麼能夠跨越鴻溝,成為無話不談的母女?


禪修改變多年的抑鬱

清晨,我睜開眼睛看了看鬧鐘,5點20分。「耶!太棒了!」每天早上起床後看到鬧鐘的時針指向5點,我就感到無比的開心和滿足,心底泛起無限的感恩……。


女兒的脾氣改變了

我幫助兒子、女兒贊助蓮花生大士心咒後,發現女兒對我說話的方式改變了,不再反駁我。


“禅修减压班” : 摆脱焦虑度疫情!

在疫情的肆虐和笼罩下,难免会引发人们的恐惧和焦虑,有些人甚至像“变了一个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王水端饱受精神的压力,陷入有史以来的黑暗之中。他在参加了菩提禅修的“禅修减压班”之后,获得哪些受益?


聆听宗师开示,让我知道怎样更关爱家人!

之前我总认为先生做工赚钱养家,是理所当然的,没想过他是在为家人付出。在去年疫情的影响之下,先生遇到许多工作上的不如意,经常向我抱怨。很惭愧,我是越听越不耐烦,也没真正给予他鼓励!宗师开示的道理让我察觉自己的问题,顿时醒悟到年纪大了他依然要坚持工作,真的很辛苦!


龙字画让弟弟们的生意由不景气变得忙不过来

小弟弟是做销售的,去年有一次偶然问起弟弟的最近生意如何,弟弟说是不大好,而且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当时整个行情都比较差,弟弟也很担忧,于是过年期间我送了一幅龙字画给他,有一天在外面和女儿逛街的时候,忽然接到弟弟电话,弟弟说很感谢姐姐,弟弟一向不是很会讲谢谢的人,我也很惊奇,说感谢你送了我一样礼物,最近生意好到忙到连去厕所都没时间,而且一直到今年都一直生意很好,非常感恩师父,也感恩姐姐送我一份吉祥礼物!


孩子变乖巧了 !

Merry 印尼雅加达 这几年以来,我的母亲丹苗非常认真跟随金菩提宗师学习,也带了几十位亲友参加菩提禅修与八卦内功课程。我总是以工作忙和带孩子忙为理由,不肯参加课程,虽然禅堂离我家也不远。幸好!母亲从来没有灰心和放弃我。 11月8日金菩提宗师的网络念佛班,我终于答应母亲,我会和她一同居家上念佛班。母亲非常开心,每天都和我交流师父的开示重点。深怕我没听明白宗师的开示。 由于疫情严峻,六岁儿子天天居家学习,我们又不敢常常带孩子出游。他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不服从引导,几乎每天都发脾气。一个接着一个,大力的把房门摔到关上为止,发出 ”兵兵乓乓“的声响。大人不忍心打他,又劝不了他。真是好烦恼! 母親經常分享宗師的引導也提醒我們真誠念佛的重要性。当中有一堂课,宗师引导念佛时,可以一手摸着孩子的头来念诵。这时我想起母亲的叮咛:师父说什么!我们做什么!我一面摸孩子的头一面念诵,孩子也乖乖的坐在我身边。真是真诚就灵验!当天他没有再大发脾气,吃饭专注吃饭,不再看电视节目和玩手机。 这几天,他少玩手机,多做功课学习。同时,恢复以前肯接受教导,待人有礼貌的习惯。出外回到家,会问候婆婆吃饱了吗?我们一家人,不用再担心家里的门被他摔坏了 。 真是太感恩师父传授的念佛妙法。让我轻易掌握了亲子的妙法。 念佛班第7天,师父在提醒我们受益了就到禅堂服务。现在禅堂不能开放,不能去禅堂服务。但是能在网络上服务大众。我决定参加禅堂百人祈福组,每天在网络上,为不认识的念佛祈福,天天精进修布施。希望大慈大悲金菩提宗师师父加持我坚持这个愿望。 念佛班第7天刚好是我的生日, 我赶快在禅堂迎请药师佛唐卡送给我伟大的母亲!


事业顺利 不再担忧

我叫伊凡妮·霍斯塔拉(Ivanny Hostara) 通过母亲宁树和姐姐宁常, 我认识了菩提禅修。 我在迪拜的一间航空公司担任空乘务员大约有 6年左右。当前,旅行和航空业务是最受挑战的行业。世界经济正在衰退中。许多人们失业,裁员使人们感到十分压力,身心不安。 由于许多航班被取消,我日复一日地待在迪拜,连续7个月都没有航班,这情况让我感到不安。我母亲和姐姐都建议我上金菩提宗师的网路课。姐姐宁常也总是鼓励我念佛使身心安宁。 在每一个月,我工作的航空公司都有数百名合同员工遭解雇。 在等待公司与我的工作合同是否能得到延长答复期间,我决定并参加了在网路10月份为期8天的 “掌握命运”念佛班。我在迪拜按时上课并以真诚心念佛,祈愿吉祥顺利。 11月初时,我突然收到了航空公司的电子邮件通知我的工作合同已经被延长了3年。在我的工作岗位的30-40名员工团队中,只有3个人被选中续签合同,其中一名就是我,所有其他没续签合同的员工都必须返回各自的国家。 我非常感谢金菩提宗师马不停蹄的开课指导,并给予如此巨大的加持。 希望有更多像我这样受益的人们。 现在我的心是平静和快乐的。


我的生活更美好 !

我是印尼的恬颁。今年3月,由于冠病疫情越来越严重,许多人都不敢出门,禅堂”也去不了。禪堂即刻组织了百人念佛祈福組。 我被安排担任行政关怀组长。通过Whatsapp联系大家一起在网络念佛祈福,每天需要总结汇报出席率。同时与多位师姐分别用电话问候关怀缺席的学员,鼓励大家一起坚持每天在网络上,跟随师父的法音念佛祈福,祝福大家都平安吉祥。 师父在网络念佛班上,引导我们真诚念佛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改变我们的面相,还有我们的手掌会变得饱满,五岳丰盈。 师父传授的念佛法太棒了! 在《与佛同行念佛班》圆满后,我发现手掌上的五岳明显的隆起。 我更大的受益家人支持我! 我需要联系来自不同城市的组员,汇报每天参与的人数。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但家人并没有表示不满。让我开心的是孩子对我的态度的改善。以前不会坐下来和我聊天,现在会主动和我交谈。更开心的是老公对我担任禅堂志工的态度改善了,他说我们店里的生意记录从简,让我轻松的担任禪堂的行政关怀。 我体验到了:帮人就是帮自己”,自然能获佛师父的大加持! 真心感恩师父,让我有一个温馨家庭,一家人开心幸福。 祈请师父继续在网络开念佛班,让更多有缘人受益。 我会在网络祈福继续服务,接引更多参加过师父网络念佛班的学员加入祈福组。如我们的大组长鼓励我们,2021年底,千岛国印尼网络百人祈福组将有希望达到500名成员。 真诚感恩师父传授的菩提念佛法!


先生自动帮忙做家务事

就在七天内,奇迹真的出现了! 原本我家师兄是一位不喜欢做家务事的大男人,家里的大小事物都是我一个人负责。就在念佛班的第七天,我擦完楼上的地板准备下楼时,我很惊讶的见到我家师兄自动提着拖把在擦地! 晚饭后也会帮忙清洗碗碟。那一幕情景真的很感动,也很想用手机拍下来做纪念 。


”快乐圆满念佛班“: 女儿找到好工作,先生开始为亲友点灯祝福!

在这次的”快乐圆满念佛班“ 的前几天,女儿因工作合约期满要去新公司面试。我担心疫情期间找工作比较困难,于是就为她在面试当天点了一盏灯。我也在念佛班直播时留言,祈请金菩提宗师和佛菩萨加持女儿一切顺利。到了课程第六天的下午,女儿满心欢喜地说有两家公司都想聘请她!她选择了较大规模的公司,工作地点比目前的更好,薪金还长了$500!


为女儿念佛, 她的工作顺利了!

金菩提宗师《坚持的重要性》的开示让我放下所有的家务事,坚持且专心地与大家一同诵念一小时的佛号。傍晚女儿放工回家,心情愉快地说老板与她面谈之后,已了解并很支持她之前对一些工作事项的建议,让她的心平静了许多。感恩宗师和所有护持网路念佛共修的志工们!


“禅修减压班”让我爱跟大伯全家聊天了!

我大伯一家每年有三四次来我家玩,而我通常只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不会参与他们的交谈。在今年9月,我参加了禅堂主办的“禅修减压班”,课程的第四天正好是星期六。我下课后回到家时,大伯他们一家人已经来了。我赶紧下厨准备晚餐,和大家一起吃饭,饭后还一起聊天,尤其跟侄儿聊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