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


八卦 让我告别多年的失眠和便秘

修练八卦内功一两个月后,某一天,我感觉到耳朵有一鼓气从內往外出,瞬间耳朵通畅了,听觉回复正常。现在的我,每晚倒头就睡,一觉到天亮,不再便秘、排泄顺畅,视觉清晰!我的人生观开阔了、人缘更好,同事们都察觉到我更开朗、笑容更灿烂了!


小腿不再抽筋 听力恢复

2015年8月,我因为细菌感染住院长达21天。由于住院费用庞大,最后我在还没有完成治疗的情况下被迫出院。这场大病使我的体力越来越弱、两条小腿常常抽筋,严重地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让我感到很无奈。


曾患腦瘤的孩子現在已经上大學了

孩子的腦瘤已經把神經都壓傷了,醫生曾說:“這人沒用了,救了也沒用"。幸運的是,在師父的加持護佑下,孩子現在上大學了,而且成績還很好,他很努力、很陽光,很多人喜歡他。


蘭策:菩提,讓他再一次的進步

我想要與各位分享一件關於高能量的加持:十幾年前,我罹患耳鳴症,看了耳鼻喉科都不見功效,前幾次班上的高能量加持之後,有好了一點點。昨天再次接受高能量加持時,我叫了很大一聲,我想很多人都有聽到,我的耳鳴現在已經好了。


黃靜柔:心情越來越開朗

我這一生很幸運,享受了榮華富貴,唯獨就是從小身體不好,結婚後在家相夫教子,先生對我也很呵護,但是因為患有梅尼爾症,每天頭昏腦脹,這一生只能躺在床上,沒甚麼樂趣。二三十年來我尋尋覓覓了很多道場,可能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專注力不夠,念經也是雜念紛飛,晚上也很神經質、睡不著覺,眼睛都是黑眼圈,ㄧ位朋友建議我來菩提。


LindsayStelzer

這是我第三次參加菩提禪修班學習,九月份我第一次參加禪修班。


刘星兰的禅修故事

1、七岁时的一次交通意外,导致我脊椎下端、坐骨神经、骨髓受伤,42年来未曾好转过。曾接受好多年的中西医冶疗,并于近期很积极的进行前卫性的中韩式针孔释血(微创疗法)……等等妙方都没有进步。还应所有医生、理疗师的吩咐,从不敢盘腿而坐于地上,(因为那是42年来都无法做到的,且有伤害性于我的尾椎髓的坐姿)。


Lindsay Stelzer:听力恢复如常

一個半年前從印第安娜州前來紐約曼哈頓定居的美國人Lindsay Stelzer,也前來參加學習班。他的左耳在幾年前組團玩流行音樂時,因為聲音太響,左耳失去了30%-40%的聽力。在觀看見證錄映帶時,聽到陳棋右耳失聰8年,恢復了聽力,他想,如果我也那麼幸運就好了,結果,他就聽到”蔔”的一聲,耳朵的聽力恢復了!他已決定參加9月份禪堂開辦的二級班。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174&extra=page%3D1#.VBu4hPmSw3A


李镇强:禅修后老年退化现象减轻

我年纪大了,身体出现老年人器官功能退化的现象和病症,随着参加菩提禅修,在身体方面受益良多。 首先,我耳鸣、失聪,耳边只能听到蝉叫声,却听不到其他声音,经过禅修后,我欣喜地发觉这些病症消失了:蝉鸣声消失,听觉恢复正常!眼睛白内障在禅修后也有好转,视觉变得清晰了! 脚后跟原本因为神经末梢的功能退化而变得麻木,脚趾的触觉感很差,禅修后,脚部感觉又恢复了。睡眠也更好了! 在精神方面,头脑感觉比较敏锐,反应快了,能继续保持生活的活力,工作时也更有坚持下去的自信心,不会因为年纪大而恐惧退缩。 http://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6102&extra=page%3D1#.VBwKCvmSw3A


遲傑:耳鳴消失

我是在超市碰到好久不見的朋友,她向我講述了“菩提禪修”的神奇和她學習禪修三個月的收穫。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參加了這次的健身班。


许荣珍:太多受益了!

—-新加坡禅堂5月八天健身班见证分享       在师兄调理时,我的肩胛骨疼痛消失了;在修练大光明时,我的小腿僵硬、抽筋,我真心地祈请金菩提上师加持,果真腿部轻松,不痛了,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做下去;高举的双臂不再那么酸痛;一开始,我听不见大光明音乐声里细微的声音,第三天我可以听见了。我原本有胃酸的毛病,又很贪吃,一天要吃5餐。但在禅修课上,我辟谷了:我不吃也不饿,见到同修享用美味的午餐,我竟然无动于衷,胃酸、胀风都不再出现;我以前减一公斤都很难,辟谷8天后,体重减轻了3公斤。 http://www.putihome.org/bbs/viewthread.php?tid=33662&extra=page%3D1#.U9nwyvmSw3A


徐孟淳:不僅耳朵聽見了,還戒菸成功!

     我是在我工作的素食餐廳看到禪修與健康的雜誌,裡面的內容完全說到我心坎裡,我就抽了空來禪堂,也請了袈裟,我已經學佛好多年、看了很多佛經,我覺得袈裟幾乎融合所有佛經的精華,把佛法最艱深的部分化為最簡單易行的方式來展現,這樣的展現真的是非常符合現代人所需要的。


Michael:只要是充滿了信心,就一定會有收穫!

在十月份的時候,參加了菩提禪修閉關班,身上又發生一件神奇的事情。一日,發現耳朵很癢,於是就找了一個髮夾摳耳朵,結果可能用力過度,把耳朵裡面摳破了,很痛,後來發現什麼聽不見了,只能聽到嗡嗡聲。這件事困擾了我四天,因為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我都要工作,只有在星期六、日才有時間來參加閉關班。


蔡和:參加了閉關班第二天,我的耳朵可以聽清楚了!

蔡和 一九八七年來到美國之後,我的耳朵還是一直在流膿。我以為美國的醫學會很好,但是耳疾依然無法痊癒,看醫生也沒有用。兩三年前,法院叫我去聽審,後來醫生有開證明我的耳朵聽力有障礙,之後我就再不用去法庭聽證了。


琨添:能量加持讓我恢復了聽力!

我是琨添,在學校謮書時參加了射擊隊,由於年輕好強,練習射擊時不肯用防耳工具,終於把右耳搞坏了!這40年來飽受耳鳴之苦,距離超過兩步以外跟我対話,我就不能百分百聽清楚!醫生讓我戴助聽器,但我覺得自己還不老,不願意戴。


悟明:经过调理全家人的身体及病情大有好转!

        悟明,来自韩国首尔,金善根教授的妻子。 二零一二年八月来到釜山禅堂时,不仅患有腰腿痛、便秘、风湿性关节炎,而且面色铁青发灰。经过禅堂老师调理一个月之后,便秘消失,腰腿痛及关节炎疼痛减轻,面色越来越好。


陈桃花:我还要继续修练,继续体会……

我很感谢姐姐新加坡的朋友,是她介绍我们来参加这次神奇之旅。 我从来没想过人可以不吃饭也不饿,在这个班上我辟谷了3天半,瘦了1.5公斤,不仅没有觉得累,精神还更加好,身体越来越健康、快乐,身体素质也有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