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錄目錄


近30年尾椎骨痛消失

我懷著女兒的時候,後背不小心碰到了壁櫥角,後來後背尾椎處越來越痛,找過很多中醫推拿、針灸,但都沒有好,看西醫也無效。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將近30年。另外,我有鼻竇炎至少6年了,這些年裡,我的鼻竇炎幾乎每個月都會發作一次,每次發作還會引發傷風感冒、發燒、咳嗽等,讓我病上好幾天。我開始學習走「八卦」,沒想到,「八卦內功」給我的身體帶來了巨大的改善。


禅修后,鼻子不再敏感

我大概在6岁时就开始有鼻窦炎,鼻子常常不通畅,每天早晨起床都有很多鼻涕,每星期都要喷通畅鼻子的药物3次左右以减缓鼻塞的症状。2016年10月,在妈妈的介绍下我参加了菩提禅修念佛班,没想到受益很大。念佛班圆满后,我的鼻子通畅了很多,早上起来鼻涕减少了,不用再喷药了。现在我早上起来基本没有鼻涕了。


解救五十肩

我患五十肩已經有20多年了,我第一次參加菩提禪修健身班。在這期健身班上,老師為我們做能量加持時,我感到從頸椎骨一直到右側肩胛骨,有一股強大的能量進入,之後肩膀的疼痛便緩解了。


花粉過敏 一招致勝

禪修前,我有嚴重的花粉過敏症。數年來,每到花開的季節,大家賞花踏青,陶醉於大自然的美麗之時,我卻要承受嚴重花粉過敏症的痛苦。然而幸運的是,我有機會參加了菩提禪修8天半健身班。短短4天後,我的呼吸就順暢了,臉上也開始消腫,流眼淚和鼻涕的症狀也基本上沒有了!我很慶幸今生有機會結緣禪修,遇見菩提禪修,如同迎來了我生命的春天!


神奇的能量加持紙

我的鄰居一遇到冷天,就又打噴嚏又流鼻涕。我給他幾張金菩提宗師加持的能量加持紙,幾天之後就得到緩解,而且牙疼病也得到恢復了。


50年鼻子敏感、20年耳水不平衡不再困扰我

自从2016年,我学习走“八卦”后,我就很用心地学和坚持每天走“八卦”,因为我要摆脱以上让我痛苦的身体问题。经过百日筑基后,我的鼻子敏感明显好转,这让我信心加倍。 至今(2020年11月27日) ,我已走“八卦”4年了,我的脊椎不正问题已获得改善,虽然我没再去求证医生,但是身体左边的头部、手脚部位的麻痹以及颈部僵硬问题已经没有了。耳水不平衡也没再复发了,直到现在。还有我的鼻子敏感问题也已经好了,身体的抵抗力也变强了,不再成为药罐子。


解除10多年鼻炎的困扰

我目前走八卦已经有1年多了,自从我坚持每天走八卦开始至今,我的颈椎和双腿没再算通过。走八卦1年后,我鼻炎的症状已经全部消失了,不再依赖药物。最近,我每次走八卦时都能闻到阵阵檀香,身心轻松自在。


走八卦让我摆脱从小的先天性鼻敏感

我的右手臂没再痛过,也没再脱臼过,恢复了臂力,还可以练单杠悬垂,之前是不可能做到这个运动的。自从我走八卦后,胃灼烧的症状没再出现过,当然眼前发黑、冒冷汗、手抖的症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我的胃胀风也没再出现过。


走八卦7天,赶走20多年的鼻窦炎

到现在我“走八卦”已经2年的时间,从未停止过。在我“走八卦”的过程中,太太也成为了八卦点的点长。因为很受益,所以我们团队拼命推广“八卦内功”,到现在有40多人和我们一起“走八卦”。


陳定夫:膝蓋長骨刺,禪修後,疼痛消失

感恩雷師兄的介紹,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菩提禪修的課程。剛開始時,師兄介紹我先看看網路上的禪修見證,而我比較感興趣的是網站中禪修內容的部分,一接觸,內心便起了歡喜心,我懷著信心來到了這裡。


持彩師姐:腎結石排出来了!

我和我先生是從波士頓來的。我先生06年開始練,而我是今年八月份才開始的。之前我老公總是要我來,我不肯,我說如果你高血壓、冠心病好了我就來。結果沒想到他高血壓真的好很多了,都不用吃藥了。


Dan:每次誦念後都有說不出的輕松感!

閱曆豐富的Dan自3歲一次意外摔傷鼻子後,只能用嘴呼吸,而第四天他忽然發覺能用鼻子呼吸了,欣喜若狂,給大家演示用鼻子呼吸的樣子惹來一片笑聲和掌聲。


容證:改變了我身體上的許多老毛病,我得到了健康!

容證: 二零一二年的九月份,第一次參加健身班。這次的健身班,已經是第四個健身班了,每一個班上我都有收穫,這是第一次和大家分享:         二十幾年的“五十肩”完全不痛了 我有五十肩的毛病二十幾年了,非常疼痛,都不能將手舉高。去看中醫、針灸,還喝了中藥,雖然不痛了,但還是不能舉高,不能舉到背後去。


王傑:信息纸疗愈“阳光过敏症”!

信息纸疗愈“阳光过敏症”        我的胳膊只要陽光一曬,就容易起疙瘩。中國和美國的藥物全部都已經試過,都沒有多大的用處。有些藥物使用後,只可以消下去一點。有的藥膏塗上了,根本沒有作用,而且越塗越糟糕,反而更加嚴重。胳膊皮膚變成黑色,也開始有點疼痛。我的先生讓我去醫院看,因為我本身很害怕去醫院就一直沒去。


新加坡何莉芳:禪修讓我「脫網」重生

深陷病痛之網 我原本是個很樂觀的人,但過去的十年裡,我就像被一張病痛的網深深纏繞著,身體種種不健康狀況乃至疼痛,總讓我在沮喪、無奈中掙扎、窒息,我對生活感到很灰心,彷彿失去了希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