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錄目錄 免疫及內分泌系統


八卦内功:从不健康没自信的家庭主妇变成开朗健康的“少女”!

朋友鼓励我学习“八卦内功”,而我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因为我想走路都会感到晕,怎么还能绕着树走圈?于是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从今年6月开始走八卦,没想到效果不可思议!现在我的腿和膝盖消肿了,抬腿不再成问题,可以再做家务和轻松地帮孙子冲凉了!


在减压班里,我手术后的小腿终于长肌肉了!

于是今年8月我报名参加“7天禅修减压班”。上课的前面几天,我站着修练《大光明修持法》时,左腿和膝盖是又酸又痛。第4天,我无意间发现左小腿部位开始长出肌肉来,按一按感觉有弹性哦!我的小腿终于长肉了,我真的非常开心!


健康人生重新启航

健身班第2天,我就感觉比以前有精神了,头脑变得清晰起来。第3天,在驾车去禅堂的路上,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想在早晨带领大家念诵《金菩提圣经》。于是,我便在途中练习背诵,没想到短短三十多分钟,我居然背下来了!


禅修减压班:血糖正常了,奇迹真的发生在我身上!Stress Relief Meditation Class: A miracle for me – blood glucose level normalized!

在两年多前,我就得了糖尿病。近年我才开始吃降糖药,同时也控制我的饮食,很少吃淀粉类食物如饭和面,只吃沙律。但是血糖还是徘徊在8 mmol/L 至 9 mmol/L的范围,处于不健康水平。这几天来上课,由于馋嘴,我吃了不该吃的粥和面食,心里有点担心血糖会飙升,就在家里检验血糖。我非常惊讶的发现血糖指数是5.7 mmol/L!我以为这指数有误,就去给医生再做检查。结果血糖指数竟然没有升高,而且真的是5.6 mmol/L,属于正常。(空腹正常值:3.9 mmol/L – 6.1 mmol/L)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严重疼痛消失 我不再依靠拐杖了

接受能量加持后,疼痛减轻了。走了“八卦”后,我没再吃止痛药了,双脚有力了,全身的疼痛减轻了,也不需要依靠拐杖走路了。上了健身班后,尾龙骨的疼痛消失了,腿部的疼痛也减少了,青筋几乎看不到了,黑斑也减少了。另外,我得糖尿病指数也降低了。


幸遇菩提 我脱胎换骨

我有糖尿病10年,糖尿病引发了各种并发症:肾功能很差、红斑狼疮、高血压、气喘、心跳、呼吸困难,全身浮肿,双脚肿得不能走路、便秘严重……就在我身心饱受折磨、生不如死之时,幸运之神悄然降临,我握住了重生的金钥匙!


糖尿病好转 皮肤痒和脚灼热消失

我从2000年开始有糖尿病,吃了药后血糖指数还是超过10 mmol/L 。糖尿病引发了我一系列的身体问题:高血压、皮肤痒、脚灼热、睡眠等问题。


血糖得到控制 我不再忧郁

我的肠胃一直以来都非常敏感和不适,从去年(2016年)11月开始加重,每次一吃东西就拉肚子,最后变成营养不良,整个人很疲倦。16年前我开始患有糖尿病,一直都用营养学知识来调整饮食控制血糖。那段时间我的糖尿病加重,指数一直往上攀升,吃了降血糖的药指数还是高,再也降不下来了。


糖尿病大大改善 大拇指恢复正常

走了“八卦”2个月后,我的拇指在不知不觉中就好了,现在可以正常灵活弯曲了。另外,走了“八卦”半年之后,我的体重减了7公斤,从103减到96公斤。


我身上的過敏已經完全好了

話說幾年前,我開始發病,醫生判定是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全身過敏症。因免疫系統失調,造成過敏體質,異位性皮膚炎,無法適應冷或熱的天氣,許多食物都無法食用,過敏發作時,全身癢,破,腫,痛,裂極致。。。。


血糖降到正常值

老婆以前只要一點點小事,她就會鬧得天翻地覆,整晚不跟我說話,體罰我通宵不許睡,但是現在的她變得溫柔,體貼….究竟她是做了甚麼事情徹底改變了..??


賓交: 十年的風濕一下全部好了

我是個快樂的人,在第四天上師《擊鼓高歌》加持調病時卻讓我哭的死去活來,就是這一哭,讓我痛苦了十年的風濕一下全部好了,


騰庭:菩提禪修把我變成了“開心果”

我自從禪修之後,每天堅持走八卦,現在血糖降低到5.7度。菩提禪修帶給我健康和快樂。我還學會感恩,與先生的關係和感情越來越好。我學會用柔軟和感恩對待先生。先生也同樣的方式關心和照顧我。我的脾氣、性格都變好了,與先生一起散步時,先生都要拉著我的手,讓我感到親密的關係又回到了30年前。


善享:二級提升後的承擔

這次二級班的感受,先說身體部份。我有鼻子過敏的問題,上課前三天,非常非常嚴重,流鼻水,整個鼻子是塞住的。上課之後,整個狀況就改善了; 在禪修課程當中,我的胃一直是脹氣的,但是沒有不舒服,我直覺應該是在調整胃氣;我幾乎是不長痘痘的人,從第三天開始,拼命的長,冒得很誇張,自己覺得是在排毒。


麥克:“不治之症”治愈了

我很感動地給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收獲。我已經患糖尿病1型20多年了,腹部腎臟部位一直疼痛,妨礙我的生活。


平覺:入菩提三個月,整個人產生了巨大變化

我自幼生長在台灣,大約在高中時期隨著母親和弟弟到北美矽谷留學定居。由於自小在基督教背景的家庭中長大,因此來到美國以後在親友介紹之下,也就自然而然地進入了教會。